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67章 找上

第67章 找上

        驸马爷当年战死沙场,却不是为战而亡。

        他是背后中了那淬了毒的箭,遭暗算而死。

        战场枉死,当年的调查却只推出一个新兵蛋子做替罪羊,驸马爷的事就那么不了了之。

        别人能不了了之,可长公主和小王爷却不能,他们母子俩的时间,永远停在了五年前。

        那一年,那一月,那一天,那一刻,过不去的。

        箫誉就是从那时候起,改头换面。

        那年箫誉才多大,才十四,十四岁,就要逼着自己一夜长大,十四岁,为了查驸马爷死亡的真相,毫无实权的他成了皇上手里一把阴暗的刀。

        顶着狼藉名声,裹着皇恩浩荡,成了皇上手里见不得人的刀。

        平安心疼的看着他家王爷,默了好一会儿,哑着嗓子道:“咱们已经找到凶手了,给驸马爷报仇,指日可待的。”

        箫誉眼睛虚无的看着某一处,没说话。

        素日里或放荡或嚣张的气势全然不见,这一刻,如豆灯火下,他只剩落寞。

        苏落站在箫誉家门外,犹豫了好久,举起敲门的手终究是没有敲出去。

        箫誉从她家离开的时候,那脸色哪怕被竭力掩饰了的,也太过难看,瞧着那么伤心那么难过,甚至带着绝望。

        苏落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说的不对,让箫誉突然这样。

        箫誉前脚从她家离开,她只犹豫了一瞬,后脚就追了出来。

        结果在箫誉家门口站了足有一刻钟,也没去敲这门。

        敲开了,说什么?

        若是问他你为什么看上去那么难过......箫誉若是肯说,当时就不会仓促离开。

        有些话,当时没问出口,事后就再也找不到问的机会。

        之后几天,箫誉又和平常一样,嬉皮笑脸来蹭饭,温润如玉谈事情,骚断腿的撩拨人......

        苏子慕和小竹子每天卯初起床,两人斗志昂扬的去隔壁找平安练功夫。

        有了张大哥张二哥的稳定供货,真定那边当初签下的六单生意如今需求量稳中向好,苏落在张二哥的帮助下,又在津南那边的酒楼酒馆食肆签了几单。

        卤下水的生意算是一下子全面打开。

        每天搓洗下水,入锅卤煮就要耗费苏落和春杏几乎整整一天的时间,这还是有小竹子全力帮忙的情况下。

        “这样下去能把人累死,明儿我抽空去一趟牙行吧,看是买两个人回来合适还是雇两个人合适。”苏落将一条肥肠用灰面搓洗干净,扔到盆子里,用胳膊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朝春杏道。

        春杏有些犹豫,“反正我每天也没别的事做,就忙这些呗,雇人买人的,得多少钱,万一弄个心术不正的回来......”

        正说话,门外响起一道响亮的声音,“听明白啦!”

        整整齐齐一道小孩子的吼声落下,苏子慕二五八万似的从外面进来。

        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他身后跟着张小川等六七个附近的小孩儿。

        苏子慕几步走到小竹子跟前,挨着小竹子后背站定,膝盖还在人家背上顶了顶,然后朝苏落道:

        “苏大,现在,我正式宣布,我们搓洗下水小分队,正式成立,从今儿起,我,苏子慕,作为大队长,他张小川,作为副队长,将带领我们余下五名队员,来搓洗下水,作为报酬,你要每天支付我们每人五个铜板。”

        苏落看着苏子慕。

        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她弟弟这是抽的哪门子疯。

        这小孩儿自从离开镇宁侯府,就生长的有点信马由缰。

        张小川站在旁边,唯恐苏落不同意,赶紧道:“苏大哥,我们肯定能搓洗干净的,在正式接受你的雇佣之前,我们已经私下练习了好久,每次都有竹子哥检查,我们洗的特别干净。”

        他身后,几个小男孩七嘴八舌,“不干净我们不要钱。”

        小竹子将手里一块洗干净的猪肺放到盆里,抿了抿嘴,端着一张小酷脸,道:“他们是能洗的特别干净,我们之前在怪爷爷家练习了一个月。”

        “一个月?”苏落扬眉,一个月之前,她这下水生意还处于起步阶段呢,他们就练习上了?

        合着苏子慕天天在外面玩的不回家,是带人练习洗下水呢?

        苏子慕拍着小胸脯,“我掐指一算,大哥你这生意肯定能成,你赚大钱,给我们小孩儿赚个零花呗,一天五个铜板又不多。”

        苏落难以置信的看着苏子慕,“你们一个月前就开始练习,拿什么练习?”

        张小川嘴快,道:“每天竹子哥去津南县城买一桶下水回来,我们在怪爷爷家那里搓洗。”

        苏子慕唯恐苏落会责怪小竹子,“是我让小竹子去的,钱也是我给小竹子的。”

        苏落:......

        她当初离开镇宁侯府,为了预防丢钱,在春杏和苏子慕身上都放了钱。

        来了春溪镇之后,这钱她也没收回来。

        春杏的钱还纹丝没动呢,结果苏子慕倒是私下里悄悄花了?

        眼见苏落不说话,苏子慕给张小川使了个眼色,张小川带着几个小孩儿就冲向了地上那一大盆下水。

        就跟打山头似的,迅速霸占搓洗领地。

        几个孩子七嘴八舌。

        “苏大哥,我们今儿免费搓洗,你检查成果呗。”

        “对,洗不干净我们不收费。”

        “洗的干净,明儿我们就正式上工!”

        都是半大的小孩子,说话一套一套的,别看嘴上皮,手上动作一点不差,苏落站在旁边瞧着,他们搓洗的还真挺有模有样挺娴熟。

        “这事儿我得和你们家里大人说。”苏落道。

        苏子慕霍的从胸前掏出七八张宣纸,“这是我们的契约,萧大哥帮忙写好的,他们家长已经签字画押了,等你这里同意了,签个字,明儿我拿了官府去,就算是生效!”

        苏落目瞪口呆看着苏子慕。

        一个五岁大的屁孩子,给她拿出一叠契约来?

        这真是她弟弟?

        苏落将那契约接过来,苏子慕说这是箫誉帮忙写的,苏落仔细的看,嗯......箫誉的字真好看,看的她有点......手抖心跳?

        心思一敛,苏落认真看内容。

        内容和她与那些酒楼签订的内容差不多。

        大概齐也是质量当场检查,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之类的。

        捏着这叠契约,苏落现在都觉得有点一脚踩着云朵的感觉。

        咋这么离谱呢!

        虽然离谱又震惊。

        但是苏落仔细的瞧了这几个小孩儿搓洗的下水,的确是洗的干干净净。

        “砰,砰,砰。”

        院里正说话,外面传来敲门声,苏子慕他们一帮小孩注意力全在下水上,苏落转身去开门。

        大门一开,外面立着的一个容貌甜美衣着华贵的姑娘,俏生生的看着她,“请问,这里是箫誉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