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65章 亲脸

第65章 亲脸

        在见好就收这一点上,平安感觉,他家王爷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真牛掰!

        苏落家的正屋,箫誉和平安等着蹭饭,苏落和春杏在厨房热饭,苏子慕和小竹子在隔壁张小川家玩。

        屋里就他俩,平安小声朝箫誉道:“王爷,您就算是见好就收,也不能说人家苏姑娘是狗啊,这多不尊重人。”

        箫誉好心情的喝茶,瞥了平安一眼,“你听见了?”

        平安:......

        这不废话么!

        你们就在门口说话,我就在门里听墙根,就隔着那么薄一扇木门,能听不见么。

        箫誉嘴角噙着笑,一脸得意,“狗崽不好么?咱们家大黄虽然才三个月,但是我已经给她相准了相配的公狗,过一阵子就抱回去,那条公狗和我特别像。”

        平安嘴里一口茶差点特么的喷出去!

        见过变态的。

        没见过这么变自己个态的!

        之前在箫誉跟前面红耳赤的,现在苏落把饭端进来,已经一脸没好气了,甚至还瞪了箫誉一眼。

        平安忍着笑,低头扒拉饭。

        箫誉面色从容,完全没有把人惹怒的自觉,还十分从容的和苏落聊闲话。

        “我回来的路上听人说,巷子那边一家姓顾的,他们家顾婆子在镇宁侯府当差,说是得罪了主人家,让乱棍打死了,真的假的?”

        这事儿春杏今儿一早就听说了,快嘴点头,“真的,他们家人差点哭死,说是那顾婆子偷了主人家的东西让发现了,他们家连找上门都不敢,尸体都不敢收,就在乱葬岗扔着呢。”

        一想到苏落说,是顾婆子把她们的消息送到顾瑶耳朵里的,春杏就恨不得再去顾婆子尸体上踹两脚。

        小脸说的义愤填膺。

        正说话,苏子慕带着小竹子从外面回来。

        一进门,瞧见箫誉,苏子慕眼睛倏地一亮,蹬蹬蹬迈着小短腿跑到箫誉跟前,往人家大腿上一趴,“萧大哥!”

        睁着亮晶晶的眼睛,仰着头,白嫩嫩的脸上透着天真无邪,脆生生叫人。

        箫誉笑着捏了捏他的脸,“吃饭没?陪萧大哥吃点?”

        苏子慕摇头,趴在箫誉腿上没起来,道:“萧大哥,你终于回来了,我每天都想你想的睡不着觉。”

        旁边沉默寡言冷酷脸小竹子:......你在说什么鬼话!

        每天晚上睡得跟小猪仔似的,天天不是腿在我肚子上就是脑袋在我腿上,口水流我一身,这叫每天睡不着?

        箫誉让苏子慕哄得直笑,“这么想我?明儿带你去吃好吃的。”

        苏子慕嘿嘿笑,“我和我大哥一样想你,我大哥也想你想的睡不着。”

        猝不及防被点名,苏落差点手滑将手里的茶杯给扔了。

        这是能说的?

        苏落怒目瞪着苏子慕,走过去一把提溜了小孩儿衣领,将他从箫誉腿上扯下来,“胡说什么呢,没睡醒回屋睡去,没闭眼呢就说梦话了。”

        苏子慕一把死死抱住箫誉的腿,不撒手。

        “我又没胡说,萧大哥走的那天晚上,你没失眠到天亮?昨天晚上,你没失眠到后半夜?”

        苏落面红耳赤恨不得把这个弟弟原地埋了。

        苏子慕卖完姐姐,抱着箫誉的腿,央求人,“萧大哥,看在我和我大哥都这么想你的份上,能不能答应我一个小小的要求呀,我不要吃好吃,我就有一个小小的愿望。”

        小竹子抿了一下唇,有点紧张的看向箫誉。

        箫誉揉着苏子慕的脑袋,让这孩子哄得心花怒放,别说一个小小的要求,就是让他萧大哥给他摘月亮,他萧大哥估计也要努力一把。

        “什么愿望,说来听听。”箫誉干脆将苏子慕一把捞起,抱在自己腿上。

        苏子慕晃着小短腿,“我和小竹子想要学功夫,就学萧大哥在王家村那种从墙里面一下飞到墙外面的功夫,行不行,萧大哥?行不行?”

        说完,他啪的亲了箫誉脸颊一下。

        “我亲你一下你就答应了吧,你要不答应,要不然我让我大哥也......”

        “苏!子!慕!”苏落简直暴(尴)跳(尬)入(自)雷(闭),咬牙切齿一声吼,伸手过去,一把将苏子慕从箫誉腿上给揪下来,“你胡说八道什么!”

        苏子慕被他姐提溜着耳朵吼,小孩儿吓得缩着脖子,仰头,可怜巴巴,“我胡说什么了?我说萧大哥要是不答应,我就让大哥你也帮我求求情,给萧大哥做点好吃的,难道这话不应该说?”

        苏落:......

        火气都冲到天灵盖了,又蔫巴巴缩回去。

        也是也了个这啊。

        她还以为......

        箫誉不做人,扬眉,似笑非笑,看着苏落,“苏大兄弟想什么呢,难道你见子慕亲了我一下,你以为子慕也让你亲我一下呢?”

        苏落刷的一张脸通红,“我没有!”

        “哦?”箫誉尾音略扬。

        苏落红着脸凶巴巴,“吃完了吗,吃完赶紧走,我们要睡觉了!”

        箫誉忍不住,偏头就笑起来。

        苏落瞪着他,“不许笑,笑什么笑。”

        她火气大着呢,刚刚这人还说她是大黄,是狗!

        你才是狗,你全家都狗!

        箫誉忍了笑,嗓音略颤,“嗯,不笑。”

        说完,朝苏子慕眨了一下眼睛,“想学功夫啊?”

        问了苏子慕,又朝小竹子看去。

        小竹子没有苏子慕这么皮,就跟罚站似的贴着墙根站着,原本只是紧张的看着箫誉,见箫誉朝他看来,小竹子顿时表情一僵,整张脸看起来臭屁哄哄的。

        箫誉心道:什么怪脾气,这真是王昌闵的儿子?没听说王昌闵这么别扭啊。

        只看了小竹子一眼,又朝苏子慕看过去,“想学功夫可以,那得吃苦,不能怕累。”

        苏子慕立刻保证,“我不怕。”

        “行,那从明儿起,早上卯初起床,让你平安哥带你们练、”

        正吃饭的平安差点让包子噎死他自己。

        我真的会谢谢!

        你哄小舅子高兴,凭什么我要早起!

        等我不做随从了,等我告老还乡了,我就去写个话本子,名字我都想好了,《疯批小王爷的倒霉蛋小随从》,写出来一定火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