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60章 带走

第60章 带走

        “箫誉,你不要太过分!”镇宁侯黑着脸,怒火在身体游窜,鼓动着胸膛起伏。

        箫誉慢条斯理一掸自己衣袖口并不存在的灰,扬了一下眉梢,仿佛听到什么极好笑的话,“过分?那不敢,这两个字,在镇宁侯府,谁敢抢啊,谁过分能过分的了你们镇宁侯府。

        救命恩人的女儿都能带着婚约被赶走,你说......当年何必头脑冲动立下那婚约呢,这不是现打脸么,疼吗?

        疼也没办法,谁让侯爷糊涂呢,堂堂镇宁侯府的世子爷,怎么可能娶一个小药郎的女儿呢,何况那小药郎还夫妻双亡。

        能把人养五年,已经是镇宁侯府的仁慈了。

        是不是,侯爷?

        这既想立牌坊,还想睡汉子,娼妓都做不出这么不要脸的事。”

        箫誉说的实在激人怒火。

        陈珩眼瞧着镇宁侯让气的浑身哆嗦,黑着脸朝箫誉道:“我们的家事轮不到你在这里指手画脚,今儿这婚宴我们也没有请你,淮南王,不请自来却上门作乱?”

        箫誉冷哼,“是轮不着我指手画脚,我算个什么东西啊,哪能比得上镇宁侯府与顾大将军强强联姻,我也没打算指手画脚啊,这不是你们问我我才说的。

        我是来抓人的。

        大喜的日子,你们不愿意见我,我也未必多想见你们这种又当又立的,多晦气呢。

        痛快把人给我不就得了?”

        那边,顾长怀跟前早过去两个镇宁侯府的护卫,严严实实将顾长怀挡住。

        顾长怀朝箫誉怒道:“你凭什么就说我渎职,凭什么就说那死的不是行商是王昌闵,淮南王想要诬陷好人也不是这么个诬陷法,你这分明是借题发挥。”

        箫誉戏谑的看他,“凭什么?平安呐~”

        平安应道:“在。”

        “告诉他凭什么?”

        平安面无表情转向顾长明,“就凭这被判定为是王昌闵畏罪自杀的尸体,本人是个跛子,当年王昌闵乃是先帝爷钦点的状元郎,怎么?先帝爷点了个跛子啊?”

        平安话音一出,全场哗然。

        在场的不是经商的就是做官的,当年王昌闵畏罪自杀,多少人参与过事前又议论过事后。

        现在,尸体是个跛子?

        陈珩正要说话,那边负责抬王昌闵尸体的禁军已经将尸体从箱子里弄了出来,铺平展开在地上。

        埋了几年的尸体,腐烂的不像话,臭气熏天,让无数宾客退避三尺又忍不住瞧热闹看真相。

        尸体被展开的双腿并齐,双脚还在脚腕子上结结实实的长着呢,骨头没断,一眼就能看出,一条腿长,一条腿短。

        真是个跛子。

        在场的大小官员,多少和王昌闵都是同僚,自然知道,王昌闵并非跛子。

        当年负责王昌闵案件定案的刑部尚书顿时满头大汗,脸色刷白。

        这案子是他拍板定案的,是他说这是王昌闵畏罪自杀的尸体,这尸体......刑部尚书嗓子眼吞咽唾沫,“你,你怎么就知道这是王大人的尸体!”

        箫誉嗤笑,“多新鲜呢,我从王大人的坟里刨出来的,不是他的,难道是你的?”

        说着,箫誉仿佛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什么一样,冷笑起来,“原来是刑部尚书大人啊,这案子,当年你定的吧,连大理寺都没经过,你就直接拍板定案了,最后皇上见到宗卷的时候,这尸体早就被埋了吧?

        惊不惊喜?

        意不意外?

        这尸体让小王我给挖出来了。”

        这话说的多气人呢。

        刑部尚书脸都是绿的,腿上发软,有点站不住。

        实在是箫誉这人赃并获拿的有点忒准,忒特么缺德的准,谁闲的没事刨坟取乐呢。

        刑部尚书背后依靠的,并非是镇宁侯府这个世家,而是另外一家,那家支持的是二皇子,镇宁侯府支持四皇子,两家是有龃龉的。

        刑部尚书朝他依仗的那世家看去。

        世家那边,端的四平八稳。

        当年王昌闵的事,出手的可不止他们一家,真要牵扯起来,这几大世家,谁也逃不掉干系。

        现在淮南王的意思,明显是人家只要抓顾长怀,这明显是只针对镇宁侯府,至于摆出王昌闵的尸体,恐怕是为了威慑其他世家不要插手参合。

        谁都没有发话,想要将箫誉的意思再看明白点。

        箫誉瞧着其他人的反应,舌尖舔着嘴角笑了一下。

        “这案子能被刑部这样痛快的定了,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顾长怀渎职,如果顾长怀如实上报王家村的悍匪事件,刑部还能直接判定这尸体就是王大人畏罪自杀?这特么事发的时候,王大人都不在京都,哪来的畏罪自杀。”

        这是给其他世家吃一颗定心丸。

        他今儿只要顾长怀,别的一概不咎。

        大家谁也不是说就怕这混不吝小王爷,但是事情一旦闹起来,不免又要折戟损兵的,犯不上。

        舍掉一个顾长怀,保证了其他人的安全,将王昌闵这件被判错的案子全都推到顾长怀头上去,也算是一劳永逸,免得日后这案子再被翻出来,其他人跟着受牵连。

        几大世家谁都不说话,这态度已经相当明确。

        镇宁侯和陈珩让他们的态度气的发狂。

        箫誉懒得看他们几大世家暗戳戳的勾心斗角,挥了一下手,“带走!”

        之前有护卫护着顾长怀,可这尸体一出,世家们的态度一出,护卫也就迟疑了一下,就这一瞬的迟疑,让禁军直接将顾长怀给抓了。

        “放开我,放开!”顾长怀竭力挣扎,见挣脱不开,又朝镇宁侯道:“侯爷,侯爷救我,箫誉这是公报私仇。”

        不等被他喊话的镇宁侯开口,平安朝着顾长怀的肚子一脚踹了过去。

        “放肆,王爷的名讳也是你能直呼的?真是自大到连尊卑都没有了?”

        平安这一脚,用的力气极大,顾长怀顿时一口血让他踹了出来。

        箫誉皮笑肉不笑的看了顾长怀一眼,转头离开,才走一步,又忽然顿住,朝镇宁侯和陈珩道:“对了,陛下让我向世子爷说一句,恭贺新婚。”

        其他宾客顿时面容大变。

        陛下?

        意思是箫誉今儿来镇宁侯府大闹,是皇上的意思?

        还不等一众宾客思绪转过,箫誉又跟了一句,“对了,你们镇宁侯府该不会干出赶尽杀绝的事吧?当年苏落的爹娘为了救侯爷死在那场疫病里。

        现如今他们姐弟俩在陈珩大婚前离开镇宁侯府,不会曝尸荒野吧?

        婚约没了,命都没了,啧~以后谁还敢做好人好事呢。”

        箫誉带着讥诮戳镇宁侯府的脊梁骨,说完,转头走了。

        这话却让陈珩瞬间想到顾瑶对苏落的加害。

        如果顾瑶得手,如果苏落被抓或者被害死......会有人把这笔账算到镇宁侯府头上吗?

        到时候镇宁侯府为了保护羽毛,是不是就只能拼命的给苏落泼脏水,把她说成一个极度不堪极度下作的人......

        陈珩下垂的手,手指收拢,发狠捏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