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55章 陪着

第55章 陪着

        等这妇人过去,苏落转身离开,听得背后有包间门打开又合上,不过转眼,包间门又打开。

        “苏大兄弟?”

        苏落刚要走到楼梯口,背后忽然传来一道喊,带着一点不确定。

        苏落眉心微跳,在京都竟然有人叫她苏大兄弟?

        谁?

        苏落回头。

        真定那小酒馆的老板满目惊喜的从包间里走出来,朝苏落招手,“还真是你,我刚刚扫了一眼感觉背影像,也不敢确定,就疑惑的喊了一句,没想到真让我认出来了,苏大兄弟干什么去?”

        顾瑶还在包间里没出来,苏落不想在这里多留,更不想在这里攀谈。

        然而不等她开口,小酒馆的老板又道:“要是不忙,进来坐坐,正好我们这里品酒呢,你来帮忙看看。”

        人家邀请的真诚。

        苏落本就有心要做酒水生意,自然也想结交更多圈内人,略一犹豫就过去了。

        “我今儿还专门去春溪镇找你呢,结果你弟说你有事出去了,没想到在这里又遇上了,可见是缘分,老天爷都帮我呢,快,苏兄弟进来帮我把把关。”

        小酒馆老板连说带笑,上前迎了苏落两步,把人带进包间。

        一进去,苏落瞧见里面落座的人。

        七八个年龄不一的男子,都朝这边看来,全是脸生的,但在这些男子当中,坐着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正是刚刚她在过道里遇到的那位。

        那妇人也朝她看来,苏落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感觉那妇人眼底有一点点意外之色。

        意外什么?

        不等苏落心思泛起,小酒馆的老板朝她道:“这位是长公主殿下。”

        苏落顿时心头猛跳。

        长公主!

        竟然是长公主,淮南王的母亲,当今陛下的亲姐姐。

        苏落第一反应便是跪下行礼,“草民拜见......”

        不等苏落动作,长公主笑道:“以酒聚友,不讲那些虚的,不必多礼,坐吧。”

        “不用的,我们也不怎么行礼,在其他场合见了必定是要问安,但是进了这道门,坐在这里,咱们都是酒友。”酒馆老板笑呵呵替苏落拉开一把椅子,继续介绍,“这几位有的是京都这边的酒楼老板,有的是外地的,我现在说了你一时半刻也未必记得住,以后见得次数多了自然就知道了。”

        说着话,苏落落座,酒馆老板朝大家笑道:“这位就是我方才向你们提起的苏大兄弟。”

        显然酒馆老板已经将苏落闻酒辨酒的本事和大家说了,这话一出,顿时大家看苏落的目光就多了几分热切。

        其中一位年纪约莫六十多岁,穿着绛紫色长袍的男子笑着将自己面前一杯酒往前一推,“这是我们丰宁酒楼自创的酒,这次相聚我特意带来,苏大兄弟尝尝?”

        酒馆老板就道:“我们苏大兄弟不喝酒,喝酒过敏,只闻,闻就行了。”

        许是怕苏落拘束别扭,酒馆老板说完,亲自起身将那杯酒接了过来,送到苏落跟前,温声和她说:“你闻闻,什么酒,没关系,说错了也没事,随便说,什么都能说,没有忌讳。”

        长公主饶有兴趣的看着苏落。

        以前苏落在镇宁侯府的时候,她倒是没听说陈珩这位未婚妻还会辨酒,不过是听人说,徒有其表的草包一个,只有貌美,心机深重,手段上不得台面,为了笼络陈珩,无所不用其极。

        现在看来,许是和传言有些出入。

        长公主没说话,只含着笑看她。

        苏落看了长公主一眼,将那酒杯接过。

        坐在这里,又是这样的场合,苏落端着酒杯不免想起那日在真定的酒楼,箫誉就坐在她身边,眼里带着笑,那样温和的和她说:“没事儿,说错了我们又不打你。”

        带着几分促狭,但更多的是给苏落依靠。

        现在想到这个,苏落猝不及防落入一个陌生的环境,又见着了长公主的那种忐忑紧张的心情,骤然便舒缓几分。

        箫誉虽然人不在,但这句话陪着她呢。

        别怕,苏落。

        “那我就试试,若是说的不对,殿下和各位老板莫要见怪。”

        说完,苏落将那酒杯送至鼻尖,很轻的闻了闻,又闻了闻,心里有了判断,她将酒杯放下,“是葡萄酿造的果酒,用的是中秋节前成熟牛奶葡萄,种子源于西域,栽培应该是在中原,酒曲应该是在糯米中加了适量的豌豆,酒中带着豆香。”

        苏落最初刚说出这是葡萄果酒的时候,大家还只是别有兴趣的含笑看她。

        可当苏落连酒曲中有豌豆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一桌子的人,脸色就变了。

        爱酒的人,最亢奋不过遇上一个懂酒的知音。

        那丰宁酒楼的老板啪的一拍桌子,眼底冒着热光,亢奋起身,“还有什么?还能闻出什么?”

        其他人也看着苏落,几乎要屏气凝神,等她一个答案。

        苏落抿了抿嘴,脑子里将箫誉那句“没事儿,说错了我们又不打你。”又转了一遍,捏着手心潮乎乎的汗,忐忑又兴奋的道:“酿酒的木桶用的应该是橡木桶,但是这酒封存的时间应该不长,橡木桶的香气并没有太好的和酒水融合。”

        丰宁酒楼的老板简直如获至宝,啪啪拍掌,“说的好!”

        他嗓门大,因为激动而面色发红,眼底灼热。

        苏落一侧,真定那小酒馆的老板顿时大笑起来,“我没说错吧,我们苏大兄弟在这方面,绝对是高手。”

        长公主一直没说话,此时笑着道:“这位小兄弟看着年纪也不大,今年十四五岁?不知是,师从何人?”

        长公主叫她小兄弟,苏落一时间不知道长公主是没认出她还是给她面子。

        应该是没认出吧。

        她在镇宁侯府那几年,就见过长公主两三次,还是远远的见了一眼,她甚至都记不得这人就是长公主,人家何等身份,怎么可能记得她。

        深吸一口气,苏落恭顺回答,“回殿下的话,并未承师,不过是家母喜好酿酒,总在家中尝试各种酒水,或自己动手酿造,或买来品尝,我耳濡目染学了一星半点。”

        长公主有些意外。

        苏落十岁就来了镇宁侯府,这一手辨酒的本事,是十岁之前学的?

        “苏兄弟就有这样的本事,那你母亲岂不是更加厉害,不知可否引荐......”

        “咳咳!”丰宁酒楼的老板话没说完,被真定小酒馆的老板清着嗓子咳嗽打断。

        丰宁酒楼的老板颇为疑惑的看向他。

        苏落道:“我母亲五年前就过世了。”

        丰宁酒楼的老板顿时一脸意外,“我,这,对不起。”

        他一个六十多岁的酒楼老板,诚心和苏落一个十四五岁的小伙子道歉,冲的是苏落这份本事。

        苏落就又想起箫誉说的话:他们看中你的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