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54章 遇上

第54章 遇上

        苏落脑中思绪汹涌。

        如果她挣扎着将那屏风推倒,露出顾瑶,那就意味着,她没有退路了。

        陈珩这样好面子的人,必定会将她直接带回府中。

        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不能把顾瑶露出来,那......

        苏落原本一只手置于胸前,她奋力想要推开陈珩,但那使劲儿的手忽然泄了力气。

        陈珩裹着满心满肺的怒火压下,嘴唇就要胡乱落下的瞬间,感觉到身下的挣扎忽然停了。

        之前那挣扎那样激烈,苏落恨不得用光全身力气想要推开他,现在忽然不推了,倒是让陈珩一愣,他亲吻下来的动作停下,甚至头稍稍朝后撤了一点。

        苏落本是惊惧不安的脸上,此时毫无表情,她偏头望着一侧,陈珩看不到她的眼底,但能在她的面上看到四个字:生无可恋。

        陈珩一个激灵惊醒过来。

        他在做什么?

        对一个药郎的女儿用强?

        对一个口口声声说不想和他再有任何关系的女人用强?

        他陈珩什么女人得不到?犯得上用这样的手段去强迫一个女人?

        陈珩死死的盯着苏落,一面恼怒自己竟然冲动昏了头,一面恼怒苏落此刻的反应。

        就算被他用强,那是多少女人求之不得的事,苏落一脸不想活了的表情是什么意思,就这样嫌恶他?

        陈珩撑在一侧的手,手指用力的扣着桌面。

        苏落转头看他,眼底不带任何情绪,“世子爷明日就要和顾大将军的女儿成婚,明媒正娶,今日却在酒楼里和前未婚妻苟且?”

        苟且两字,像是带着刺,带着钩子,在陈珩的理智上狠狠的勾了一下。

        他瞬间放开了苏落。

        站直了身体,整理了一下衣袍。

        陈珩的骄傲,是从血液里透着的骄傲,岂能干出这种龌龊之事,他下颚微扬,透着高高在上,“你不配。”

        说完,转身离开。

        陈珩一走,苏落立刻起身,她甚至连劫后余生的喘一口气的时间都没有。

        顾瑶的贴身乳母就在门外,陈珩离开之后她不会立刻进来,但也不会等太久。

        苏落没有太多的时间。

        嗓间吞咽,仿佛要将全部的情绪暂且都咽到肚子里去,等到无人的时候再慢慢消化,此时只能顶着一张无坚不摧的脸,苏落走到屏风后面。

        她垂眼看眼泪流了满面的顾瑶。

        “不是我要上赶着回镇宁侯府,是我要离开镇宁侯府好好活着,这前提是,我好好活着,但凡我活不下去了,我过得不好了,我无路可走了,我就还会再来找陈珩。

        陈珩什么态度你听清楚了?

        所以,你若是但凡有点脑子,就不该为难我,你为难我,结果只能是为难你自己。”

        顾瑶一动不能动,一双眼呆滞的望着前方,眼泪珠子不停的落。

        苏落说完,垂眼看了她一瞬,俯身将那穴位上的银针拔下。

        收了银针,苏落转身离开。

        才一扭头,顾瑶忽然起身,眼里的泪珠子还未断,面上带着泼天的怒火,咬牙切齿,扬手一巴掌就朝苏落打过来。

        苏落抬手一挡,直视她,“你想清楚了再打!”

        曾经温顺到被她羞辱都不敢还嘴的苏落,此时却这样肆无忌惮的与她说话,顶撞她。

        可偏偏她这巴掌,落不下来。

        她现在打了苏落,苏落转头就会去找陈珩。

        陈珩亲口和苏落说,许她一个平妻,陈珩亲口和苏落说,他不喜自己。

        顾瑶恼羞成怒,却怒火没有发泄的口子,她连打人都打不得,最终僵持在半空的手狠狠一甩,直指大门,“滚!”

        苏落转身离开。

        就在顾瑶怒吼那一瞬,守在外面的贴身乳母终于是等不下去,破门而入,和苏落正面相遇,苏落看都没看她一眼,径直离开。

        那婆子也顾不上去看苏落,顾瑶已经哭得像个泪人一样,她健步如飞直扑顾瑶,“小姐!”

        苏落从包间出来,顺手给她们关了门。

        陈珩那句“我不喜她”就像是刀子一样在顾瑶心口反复的戳,苏落一走,她又跌坐在地,抱着腿哭得伤心欲绝。

        她想要将苏落彻底从陈珩心头挖走。

        她买通了真定和津南的全部屠户,她不许津南的屠户卖下水给苏落,不许真定的屠户和苏落签订长久的文书,只为一个缘由。

        等苏落在真定的生意稳定了,每天卖出的下水量大了,让那些屠户往下水里下点别的东西。

        到时候闹出人命,苏落难逃一个牢狱之灾。

        陈珩是镇宁侯府的世子,怎么会再和一个背负了命案的女人有瓜葛呢。

        她不杀人,她要诛心,可现在......被诛的,是她的心。

        顾瑶的贴身乳母心疼的不得了,左右劝慰不得,最终咬牙切齿的怒骂,“个贱胚子,到底说了什么,惹得小姐这样伤心,小姐别哭,明日大婚,眼睛肿着可如何是好。

        我看苏落就是故意的,见不得小姐明日大婚,才来故意捣乱。

        小姐莫让她得逞了。

        老奴必定给小姐出这口恶气。”

        出这口恶气,怎么出?

        他们前脚针对苏落,后脚苏落就会找到陈珩,再找到,可就不是现在这样的结局了。

        虽然陈珩临走的时候说,“你不配”,可顾瑶知道,那是气话,陈珩真正想说的,还是他先前那句,“和我回去吧。”

        顾瑶抓了乳母的手,眼泪珠子还在滚落,却来不及去擦,“你现在就去找顾婆子,让她把之前的事全部担下来,她要是担不住,我就让她的儿孙去担。”

        ......

        顾瑶陈珩要如何,苏落一点不想知道。

        从那包间出来,她才像是又活过来一样,大喘了几口气,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定了定心神正要抬脚离开,迎面遇上一位衣着华贵,气质矜贵的妇人。

        那妇人正朝她这边走,苏落忙侧身而立,给她让路。

        长公主眉心微皱,看着苏落。

        尽管女扮男装,但镇宁侯府这位世子的前未婚妻,长公主还是认得出来。

        没别的原因,只因这人长得实在出挑。

        明日陈珩和顾瑶大婚,怎么今儿......

        她才在上楼的时候遇上了陈珩,现在又在这里遇上了苏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