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48章 拒绝

第48章 拒绝

        小竹子震惊的看着苏子慕。

        刚刚他们两大两小是在这里对峙,但是对峙的内容是:苏子慕执意要和苏落一起去真定,苏落觉得路途远不安全不带他,小竹子想要劝苏子慕算了,苏子慕不听,非要去,而春杏则劝苏落带上小竹子一起去,好歹有个帮手,但苏子慕不同意小竹子去真定。

        这怎么一眨眼,到苏子慕嘴里,成这个了?

        小竹子人都听劈叉了。

        苏子慕抱着箫誉的大腿不撒手,小脸上还挂了两颗可怜巴巴的泪珠子,一张脸简直怕的要死,“萧大哥,我大哥有时候脑子不大好使,你别和她一般计较。”

        苏落:哈?

        磨牙低喝,“苏子慕!”

        苏子慕抱着箫誉大腿没撒手,躲到箫誉身后去,朝他姐道:“我又没瞎说,你就是有时候脑子不大好使,但凡脑子好使的,为什么今天不等萧大哥来你就要自己先走?”

        说完,仰头告状,“萧大哥,要不是我拦住她,她今儿就走了,都不等你,你得和她好好说道说道。”

        苏落都气笑了。

        这到底谁亲弟弟啊。

        还告状!

        合着你刚刚那一通闹是为了拦住我拖延时间啊。

        箫誉一脸受伤看着苏落:“原来是不想等我才要提前走吗?苏大兄弟不必如此的,你要是真不想让我去,觉得我给你丢人了,你可以直接说,我不上赶着讨嫌的,原是我不配了。”

        苏落简直有嘴说不清,“不是这个意思。”

        箫誉巴巴看着他,“那是什么意思?是怕我抢了你的生意吗?我不明白,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咱们都说好了今儿一起去送货,今儿怎么你就要甩了我自己走,肯定是因为我不好,我就知道,我从小到大就惹人嫌,没人喜欢我。”

        说完,箫誉还低头,用脚尖踢了踢旁边的小石头子。

        苏子慕:......会还是你会!

        隔壁平安:......茶还是你茶!

        小竹子:......大男人还兴这么娘们唧唧的说话?

        春杏:......小姐,说啊,说你要和他一起去,说啊,说!

        苏落:......

        呼的泄出一口气。

        等拉了骡子车出门,箫誉赶车,苏落侧坐旁边,一路沉默出了春溪镇,苏落终究没忍住,偏头朝箫誉道:“萧大哥,我不是那个意思。”

        箫誉赶着骡子车,“那我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昨天说的好好的,今儿一早你就自己变卦了,我刚刚想了半天都不知道我哪里做错了,昨天分开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是我昨天买的红糖不合你口味让你恼了?还是......”

        箫誉脑中忽然灵光一现,想到昨天回春堂老大夫的话。

        “你来这个的时候,脾气本来就大?”

        箫誉转头看苏落,一双疑惑的目光只把苏落看了个面红耳赤。

        这人怎么回事!

        这种事也是一男一女能挂在嘴边讨论的?

        可箫誉目光太纯净了,苏落又忍不住觉得是不是她自己想的太多了......懊恼的挠了一下脑袋,苏落道:“都不是,就是,就是吧,萧大哥,我不打算成亲的。”

        苏落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干脆破罐子破摔直接说。

        她不想拖累箫誉,也不能吊着人家,得把话说明白了。

        箫誉哪能不知道苏落是因为这个,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一脸震惊加受伤的道:“你不打算成亲就不让我和你一起去真定?你这,你如果实在不想说为什么不带我去真定,其实也不用这么硬编个理由的,我好歹也不是个傻子。”

        苏落:哈?!

        这给苏落整不会了。

        箫誉顿了一下,又道:“再说了,你不打算成亲,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打算成亲啊。

        我要是喜欢谁,一旦喜欢上了,肯定会卯足了劲儿的去追,不把人追到手绝不放弃的。”

        略微一个停顿,箫誉做出一脸恍然大悟,看着苏落。

        “你是不是因为我知道你是女扮男装了,怕以后我成亲了就对你和子慕不好了,所以要疏远我?怎么会,我成亲了也会对你们好啊,毕竟你这不是带着我发家致富呢?谁跟钱过不去呢。”

        苏落:......

        她费劲吧啦的琢磨了半宿,琢磨今儿如何与箫誉说清楚一些事。

        结果,就这?

        人家对她根本没有那方面的心思!

        她琢磨了个寂寞。

        虽然有点哭笑不得,但压在苏落心头的大石头没了,苏落眉宇间顿时轻松起来,“萧大哥,咱们好好赚钱。”

        箫誉瞥了她一眼,“嗯,好好赚钱,将来给我媳妇花。”

        说是好好赚钱,但赚钱哪有那么容易。

        将昨日说好的卤下水给那六家送去之后,箫誉和苏落驾着骡子车直接去了真定的屠户那边。

        原本想着拿了下水顺便签个长期订货的契约,结果他们才刚刚一提契约的事,屠户就一口拒绝了。

        卖肉的汉子手里提着锋利的刀,站在肉摊子后面,那刀一下一下的在一块猪皮上戳,他没有太多表情的看着苏落和箫誉,“我不签这个,我这里卖东西,都是来买的我直接卖,没听说过卖肉还要签契约的,不签不签。”

        苏落还想争取一下。

        结果那大哥皮笑肉不笑的直接抢了她的话,“签这个契约,你们是怕我以后下水涨价吧?这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你们卖你们的卤下水,还管得着我涨价呢?我以后要是涨价了,你们嫌贵去别的地方进下水呗。”

        把苏落想说的话全给他堵了回去。

        从这屠户这里离开,苏落朝箫誉道:“我怎么感觉不太对,之前来他这里买下水,他都是很热情的,还唯恐我不买了的样子,今儿怎么变了个人一样。”

        箫誉琢磨一下,“要么就是知道你往那几家供货,知道你需求量大,必须得从他这里进货,他想要拿捏你,要么就是背后受人指使了,咱们再去另外几家屠户那里看看吧。”

        真定县城一共四家卖猪肉的摊子,四家都整整齐齐的拒绝了苏落。

        买下水可以,价格目前也还是十三文一桶,但是,人家不签契约。

        京都。

        镇宁侯府。

        顾瑶转着手指上一颗通翠的祖母绿戒指,嘴角勾着漫笑,“办妥了?”

        旁边,立着当时被陈珩呵斥不许再来镇宁侯府伺候的那个顾婆子,顾婆子眉眼带着谄媚的笑,“小姐放心,真定县城里的所有屠户,老奴都打点好了,保准把那小贱人收拾的服服帖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