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45章 葵水

第45章 葵水

        苏落第二次从箫誉家落荒而逃。

        上一次是擦药,这一次是......

        她来月事了!

        箫誉竟然一脸关切的问她,你哪里受伤了。

        苏落跑出箫誉家院子的时候,脸还滚烫的冒着热气。

        为了给他家王爷留出发挥的空间,平安提完下水留在这边和春杏闲话,听到隔壁门开的动静他才离开。

        结果一出门遇上苏落顶个大红脸立在门口吹风。

        “苏姑......苏大,怎么了?”平安纳闷的看着苏落,心道该不是他家王爷终于忍不住露出了禽兽真面目,给人吓得吧。

        苏落没料到平安会突然出来,一个激灵摇头,“没,没事,你快回去吧,你大哥喝多了。”

        说完,苏落后退一步,和平安拉开距离,然后保持了一个始终以正面面对平安的姿势一步一步挪回了自己家,一进院子,啪,把门关上了。

        平安心道一声完了,转脚就往自家奔。

        一头冲进去,瞧见他家王爷一脸生无可恋的瘫在床榻上,平安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测。

        “王爷,您怎么就那么忍不住,你不说要循序渐进日久生情吗?你看你把苏姑娘吓得,直接把我关门外了,人家不和咱们来往了!你对人家做了啥!”

        垂死病中惊坐起!

        箫誉腾的坐起身看着平安,“你回来遇上她了?”

        平安翻个白眼,“这是重点吗?重点是,人家把我关门外了。”

        抓不住重点的萧小王爷一把抓了平安的胳膊,“你见着她的时候,她干什么呢?什么脸色?”

        平安盯着他家小王爷,飞快的舔了一下嘴皮,“什么脸色,好像没什么脸色,不过脸特别红。”

        “脸上有怒火没?有难过没?你给我仔细想。”

        平安尽管不太明白想这个干什么,但不妨碍他忠心耿耿执行命令,当真就原地不动保持一个翻白眼的姿势足足回想了一盏茶的功夫,然后信誓旦旦道:“没有,就红着脸,像是有点......难为情?”

        说完,又将话题拽回,“不是,王爷,到底什么情况啊?”

        箫誉松了平安的胳膊,翻身下地,穿了鞋提了外袍就朝外走,“这不是你能打听的。”

        扔下一句话,箫誉直奔回春堂。

        他进去的时候,药堂没人,因着上次救小竹子的事,药堂的老大夫和他也算是熟了,招呼道:“抓药?”

        箫誉一瞧就是身体康健不像有病要诊脉的。

        箫誉凑到老大夫跟前,胳膊往柜台一支,托了下巴,另一只手讪讪摸了摸鼻尖儿,“那个,和您咨询个事儿。”

        老大夫一脸狐疑看着他。

        箫誉咳了一下,清了清嗓子,“就十四五岁的小姑娘,要是没受什么伤,却突然身体出血了,这是......”

        杀人如麻的小王爷,硬是没好意思说可能是屁股或者大腿根之类的词

        他们家小姑娘呢,哪是能对外人说的。

        不过老大夫到底是过来人,一听就明白怎么回事,笑起来,“如果确实能排除外伤,那应该是来葵水了。”

        箫誉:......

        箫誉:!!!

        腾的,脸烧红起来。

        他想,最多也就是苏落染了什么难以启齿的病症,刚刚被他给说出来,苏落恼羞成怒跑了。

        葵水?

        打死他也想不到这上头去。

        老大夫见多识广,没多问,只笑着朝呆若木鸡的箫誉道:“如果是头一次来,家里最好是让长辈出面安抚安抚,没事儿,都是正常的,注意换洗衣物,平时别着凉,条件允许的话,喝点红糖水什么的。”

        箫誉收了魂儿,“这个,一般要多久?”

        “分人,有的人三五天,有的人五到七天,身体不好戚戚沥沥的也有,不过这就是病症了,得瞧病吃药,正常人普遍就是七天之内,每个月差不多固定的日子,前后脚。”

        老大夫一面说一面瞧着箫誉的表情。

        他只在最初的时候震惊尴尬,现在问起这些,倒是一幅虚心讨教的样子。

        这也不知道是给家里妹子问呢还是给心上人问呢,倒是个体贴的人,他可见过不少男子,一提女子的葵水,那就跟见了死人一样直呼倒霉晦气。

        箫誉这样的,少见,老大夫不免又多说两句,“来葵水的时候切莫累着,更不能有房里的事......”

        直到从回春堂出来,箫誉耳边都还嗡嗡的呢。

        葵水?!

        苏落女扮男装,他也不好买包红糖送过去,可他要是不买,苏落自己知道买不?

        那傻丫头今儿还打算和人家喝酒呢!

        这幸亏是没喝,来葵水还要陪酒,那不玩命呢。

        再者,她一下揽下那么多订货,今儿还要忙着搓洗下水,明儿还要起大早煮下水,大夫说不能累着,她这不累也不行啊。

        一路走,杀人如麻的小王爷一路琢磨,走到糖铺子门口,啪的一拍掌,琢磨个屁,不琢磨了,这么好的嘘寒问暖拉近感情的机会,他竟然还琢磨?

        脑子让鸟叼走了吧!

        不如就顺其自然,揭穿她这女扮男装的把戏,自己还能光明正大的打着我就是对你有意思的旗号靠近。

        不过,这样的话,他也得找个机会和苏落说一下自己的真实身份。

        俩人都瞒着身份,谁也别说谁骗谁,这有一个被揭穿了,另一个要是还瞒着就不太地道了。

        箫誉打定主意,进糖铺子里买了二斤红糖,顺便又要了一罐蜂蜜,出来转脚去旁边铺子里买了三斤鸡蛋又去衣裳铺子里给苏落挑了一套夹棉的衣裳。

        出门的时候,听见店老板说什么葵水布之类的,又顶着一张只要我不尴尬那尴尬的就是别人的脸,在店家惊疑好奇的目光下,硬着头皮给苏落买了一打十二条软绵的葵水布。

        用蓝布包了。

        还顺带了一个汤婆子。

        杂七杂八提了一大堆,南淮王萧小王爷去了苏落家。

        他去的时候院里一个人没有,就两只狗崽崽在院里玩呢,耳朵倒是灵,他一推门,两条狗嗖的转头看过来。

        见是他,摇着尾巴啊呜叫了两声,又去玩了。

        狗叫声到底惊动了屋里人,春杏从正房出来,见是箫誉,脸上一闪而过一抹慌张,“萧大哥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