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43章 本事

第43章 本事

        不愧是好酒的,这饭菜还一口没动呢,一群人就围着酒水说话了。

        福源酒楼的东家就是这酒馆东家口中的老赵,他笑着起身走到包间门口,冲外面吩咐一句,不过片刻,一个小伙计笑盈盈的将一只酒坛子抱了进来。

        “来,闻闻我这酒。”赵东家直接将坛子开封,用碗到了半碗,递到苏落跟前。

        苏落也不谦虚推辞,笑着接了,慢闻轻嗅,然后一扬眉梢,“这是红薯酒吧?用红薯和饼药酿造,饼药选的是嫩芽醪草和带着颗粒的米粉,这米粉是新打的白米和糯米参杂而成?”

        说着,苏落又闻了闻。

        “里面还调配了少许陈香,酒曲中带着陈香的香气,不过酿造时间不长,大概是.....三个月?”

        箫誉活像是捡了个大宝贝一样看着旁边的小姑娘。

        怎么能有人长得好看还有这么多本事呢?

        会煮卤下水,能吃苦,会独立,有野心......现在,还懂酒水?

        苏落在说起这些的时候,眼底是有光的。

        箫誉简直想要把人摁了桌上来一个深吻,越看越爱。

        他都不用看一桌子东家的反应,就凭苏落这一脸的自信就能断定,她说的没错。

        “说得好!”

        “可以啊,这都能猜出来?我老王喝了半辈子酒,今儿遇上能人了!”

        “老赵,你确定之前没有泄露?这也太神奇了,就好像他看着咱们酿的一样!”

        这酒是这几位东家闲来无事自己个酿着玩的,封存在福源酒楼。

        一只手还摁在酒坛子口上的福源酒楼东家老赵满目惊喜的看着苏落,转头朝旁边酒馆老板道:“你一个酒馆老板,也没有人家专业。”

        酒馆老板朝苏落笑道:“小伙子,要不你别卖卤下水了,来我酒馆吧,替我酿酒,我保证让你赚的不比卖卤下水少。”

        苏落忙道:“您说笑了,我也就是瞎猫撞上死耗子,恰好知道这些罢了,您再给我瞧别的,我就不知道了。”

        另一位东家笑问,“你瞧着年纪也不大,怎么知道的这么多,真是天赋?”

        苏落失笑,“不过是家母喜欢酿酒,我跟在家母身边耳濡目染。”

        箫誉有些意外苏落提到她母亲,斜睨着看了她一眼。

        对面酒馆东家立刻两眼放光,“哦?这意思,你母亲才是真正的高手?不知道方不方便引荐一二,我们酒馆求贤若渴。”

        “您抬举了,算不上高手的,她只是和您几位一样,喜好这个,平时爱自己捣鼓着酿着玩,不过我母亲几年前就过世了。”

        苏落本不想提最后一句的。

        现在的气氛实在太好了,她怕说了这个,气氛一下就降下来。

        可她能看得出,那酒馆老板是真的好酒,也是真的想要和懂酒的人结交,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说了。

        果然,这话一出,满屋子的热闹顿时一僵。

        苏落抿了一下唇,正要说话想要缓解一二,箫誉道:“您要有什么需要和我弟弟说一样的,只要是我弟弟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咱们就当交个朋友。”

        苏落赶紧接了箫誉这话,“是,是,就比如这个红薯酒,当时酿造的时候,要是酒曲的分量稍微再少点,肯定会更好喝的。”

        气氛降下来也是因为提到了已故之人,既然这卖卤下水的小兄弟俩有心要揭过这一篇儿缓和气氛,几位东家自然也就顺着他们的话题重新讨论起这酒水来。

        苏落从来没想过,这一趟真定之行,竟然会这么痛快。

        她在来之前,煎熬了三四天夜里睡不着,躺在那里就琢磨见了人怎么说话,人家拒绝她怎么还口周旋之类的,还给自己打气,就算被拒绝也不要气馁之类的。

        万万没想到,现在不仅签下了单子,还一下签了六家!

        一家福源酒楼,一家带堂食的小酒馆,一家客栈,另外三家是卖熟食的铺子。

        因着店面大小不一,各家的订单也不同,不过共同点是他们不像云祥酒楼那般一下签了半年的单子,这边签的都是活单。

        前一天送货的时候来确定第二天是否继续订货,订多少货。

        就是这样,苏落也心满意足了,起码敲门砖把门敲开了。

        从福源酒楼出来,苏落脸上带着收不住的笑,侧坐在骡子车上朝箫誉道:“萧大哥,咱们竟然成了。”

        那眼睛亮的发光,那脸蛋因为兴奋和激动带着沱红。

        她萧大哥只想在她眼睛上脸上嘴上吻一会儿。

        心痒难耐也得忍着,带着一身酒气,箫誉道:“他们签这单子,不是冲着卤下水的味道或者销量签的,是冲着你辨酒的那份本事。

        你没发现么,这几家,不论是什么生意,都和酒水打交道,而且这些东家本身也好酒。

        他们想要结交你。”

        因着想要结交苏落这个人,所以签下了苏落的卤下水。

        苏落还是头一次这样被人肯定。

        他们想要结交你这个人!

        不是因为某种别的什么,只是因为你这个人,你有这个本事,这是你自己的本事,和门楣背景无关。

        这个认知让苏落心里涨涨的。

        她在镇宁侯府五年,拼尽了全部的本事也没有得到任何想要得到的,她整个人活的像个笑话。

        现在,她竟然也是有本事的人了。

        箫誉驾着车,瞧着苏落在旁边兀自傻乐,着实是忍了又没忍住,暗道一句你招我的别怪我,伸手在人家姑娘头上揉了一把。

        苏落嘴角还带着笑,疑惑看向箫誉。

        箫誉占完便宜一本正经,“指路啊,不是去买下水么?被灌酒的是我,你醉了?”

        纵然是相谈甚欢,但箫誉也被灌了不少酒。

        索性他酒量好,倒也稳得住。

        那六家,每家只先定了一桶的量,但苏落对自己的东西有自信,她连着在三个屠户那里买了人家全部的下水,一共十桶,回程之后,还又去了一趟春溪镇的猪肉铺子。

        这屠户和苏落箫誉早已经熟悉,他们一来,屠户就笑着招呼,“今儿下水多,有三桶。”

        苏落不急着拿下水,而是跳下骡子车上前,笑道:“大哥,以后咱们这边的下水,我肯定长期定,我不光和你这里定,和真定那边也定,我和他们买是十三文一桶,咱们这价也调整一下吧,我也给你十三文。”

        以前都是十文一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