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42章 离谱

第42章 离谱

        苏落一脸亢奋凝在脸上,疑惑的看着箫誉,“不行?为什么不行?”

        箫誉想说,为什么不行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一个姑娘家家的坐在一群老爷们儿堆里陪酒?

        且不说别的,身体受得住?

        尤其是一群爱好喝酒的老爷们儿,你想和人家谈生意就不能拒绝人家的提酒,到时候一杯一杯往肚子里灌,喝坏了算谁的!

        有要喝的就有要心疼的。

        可这话箫誉没法说。

        他只能在苏落的目光里,道:“掌柜的不是说了吗,要给这些东家聊一聊什么酒水文化呢,你要是喝多了酒,能聊么?你以前喝过酒?知道自己酒量?知道自己酒品?喝多了不会发疯?”

        箫誉五连问,给苏落问了个哑口无言。

        她以前没喝过酒,不知道自己酒量,不知道自己酒品,不知道喝多了会不会发疯,尤其心底压着那么多事......

        可不喝生意就谈不成。

        箫誉叹了口气,“我喝。”

        苏落立刻摇头,“那不行,他们好几个人呢,咱们来求着人家谈生意,到时候人家要提酒你根本不能拒绝,喝坏了怎么办!”

        这倒是和她萧大哥心有灵犀了。

        箫誉心情略好,嘴角扬了一点笑,“喝不坏,你萧大哥酒量好着呢,一会儿让你瞧瞧本事,不要再和我推诿拉扯了,再拉扯生分了。”

        苏落是属实的过意不去。

        平时萧家这俩兄弟对他们的照顾和帮助就够多的了,她唯一的回报就是每天给人家送一两顿饭。

        搓了搓手指,苏落没拒绝,她理智的知道,箫誉说的是对的,她看着箫誉好看的桃花眼,带了一点商量的语气,“那,等这生意谈下来,我给你拿分红好不好?”

        商量的语气带着一股软和劲儿,听得人想要伸手捏捏她的嘴唇,还想尝一尝,这是什么嘴,怎么说话这么好听。

        苏落还准备了半肚子话,箫誉要是拒绝,她就拿那些话出来劝。

        结果箫誉眼皮都没眨一下,一点没和她虚客气,“行,那我跟着苏老板发财,我这算是凭本事入股吧?不是吃软饭的小白脸?”

        一句话给苏落逗笑了,心里那股子对不起箫誉的劲儿也散了大半。

        人家真心实意的帮她呢,她矫情什么劲儿。

        他俩正说着话,外面传来热闹的说笑声,紧跟着包间大门被掌柜的从外面推开,几个或胖或瘦,或高或矮的男子从外面鱼贯进来。

        便是掌柜的先前提到的那几位东家了。

        算上苏落和箫誉,一桌八人。

        掌柜的有心要帮苏落,将苏落带来的那些试吃的卤下水用碗装了,分了七份,混着满桌菜肴在各位东家跟前摆了一份,苏落和箫誉跟前一起摆了一份。

        兴许现在不会动筷子,但是酒若是喝好了,这卤下水吃也就吃了,这东西只要吃进嘴里,必定会觉得香。

        一切准备好,掌柜的给苏落递了个加油的眼神,笑着离开。

        “这是余杭一带盛行的金缕梅?”

        福源酒楼的东家从地上捞起一只酒坛子,刚刚开封,箫誉语气颇为随意的说了一句。

        原本桌上的气氛让苏落觉得有点不自在,那种不自在不是被人为难的不自在,也不是被人排挤的不自在,和从前在镇宁侯府家宴上的不自在完全不同。

        就是有点......单纯的一个小姑娘坐在一群大老爷们当中的那种不自在。

        苏落没见过什么大世面,能努力维持住面上的从容已经不错了。

        这幸亏是箫誉就在旁边呢,若单是她自己......若单是她自己,也许就没工夫考虑什么自在不自在了。

        人有依靠才会多想,没了依靠,也就无坚不摧了。

        箫誉一开口,苏落就像是被触发了什么开关,随着酒香气飘了出来,她跟了一句,“梅香味好浓,像是腊梅。”

        几位东家原以为这卖卤下水的小伙子只是单纯的为了推销他们家的卤下水而来陪酒,没想到倒是真的懂点。

        其间一个穿着颇为儒雅的东家笑着看向苏落,将福源酒楼东家倒出的第一杯酒直接递给了苏落,“小兄弟懂酒?不如猜猜这酒是几年份的?”

        要猜酒水的年份,那得尝。

        但箫誉不想让她喝,苏落也怕自己万一酒量当真不行,笑容晏晏间欠了欠身子接了那酒杯,苏落将杯盏往鼻尖儿一凑,闻了一下,皱了皱眉。

        那问话的东家便笑道:“如何?”

        其他人也含笑看着苏落。

        笑容没有恶意。

        箫誉也看她,“没事儿,说错了我们又不打你。”

        他一句声音不高不低恰到好处的玩笑话让苏落心中那点紧张一散,也让酒桌的气氛更好了些。

        苏落朝那几位东家道:“我闻着,不像是有年份的,像是刚酿了也就三五个月的,酒曲的香气还没有完全散开。”

        这话一出,登时惹得一桌子老爷们包括箫誉在内都大吃一惊。

        “这还能闻出来?真是奇了,这酒刚刚出窖四个月,小兄弟可不兴诓人啊,你之前是不是喝过啊?”

        箫誉接了这话,替苏落道:“我弟不能喝酒,一喝酒全身起疹子,我们家小本生意,哪喝得起这么贵的金缕梅。”

        顿了一下,他把自己跟前人家福源酒楼东家替他倒的那杯酒端起来,起身,“我敬各位大叔大伯一杯,感谢你们能给我们这种小本生意一个机会。”

        箫誉先前问人家酒水是金缕梅问的随意,现在敬酒又敬的郑重。

        一杯喝完,端起苏落刚刚接了的那一杯,也一口干了。

        他这态度让几位东家心里很是受用。

        一位东家啧啧两声,“你们当真没喝过?这我以前单是听人说,有人天赋异凛,靠闻就能闻出酒水的好劣,之前还不信,今儿倒是有点信了,那什么,老赵,你那儿不是有一坛子自酿的酒?拿出来,让咱们小兄弟闻一闻。”

        他话音一顿,看向苏落,眼底带了点热光。

        “小兄弟要是也能闻出这酒的门道来,今儿这单子,我们酒馆直接签你三桶的量。”

        苏落:......

        就目瞪口呆。

        以前她只听人说,男人们谈事情,桌上把酒喝好了,一切都好说。

        她还觉得离谱。

        这可真是......

        她能说,现在就盼着,越离谱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