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9章 想好

第39章 想好

        陈珩这段时间过得实在不算好。

        原本皇上已经答应了不再追究他码头那件事,但不知怎么,外面谣言四起,有说皇上自私无能的,有说镇宁侯府背叛世家投靠保皇党的。

        乌糟糟的一堆谣言成天被御史劈头盖脸的往御书房砸。

        皇上好面子,哪能经得住这种话。

        一面要应付皇上那边的责罚,一面还要应付其他世家的怀疑,同时还得应付家里。

        那天和苏落分别之后,陈珩回家找母亲要了当年立下的婚书,那婚书......果然是没有了。

        婚书没有了不算,府里已经择出了吉日,三日后他和顾瑶大婚。

        这亲他不想结,他和顾瑶和母亲都说的清清楚楚,他想娶苏落,结果当天晚上,他吃的宵夜里被人下了点药。

        他不知道是母亲的意思还是顾瑶的意思,总之......

        他还没来得及质问顾瑶是不是对苏子慕的药方子做了手脚,就和顾瑶已经有了夫妻之实。

        他必须得娶顾瑶了。

        可......难道真的让苏落做妾?苏落怎么肯同意呢!

        胸口堵着一腔烦闷,陈珩从马车下来,仰头看了一眼福源酒楼的匾额,偏头问金宝,“他们都到了?”

        金宝立刻道:“真定各大药堂的东家,津南各大药堂的东家,全都到了,就等世子爷上去了。”

        如今药价高的已经完全超出了普通百姓的承受能力,老百姓买不起药,药堂赚不到老百姓的钱就只能更加依附于世家,世家想要的效果已经达到了。

        掌控了药堂,下一步就是推出特价药。

        老百姓买得起,但是......药效大打折扣,药堂和世家双赢。

        陈珩刚进酒楼,看到一道纤瘦的背影上了二楼,他脚下步子一顿,连呼吸都停了一瞬,跟着拳头一捏,大步就朝二楼追了上去。

        苏落跟着酒楼的掌柜的进了二楼一个闲置的包间。

        “这是我带来试吃的,您尝尝味道,下水这东西,听着腌臜,但我这个做的味道真的好,不好我也没脸凑到您这么高级的酒楼里来。

        您看,这是我和春溪镇的酒楼定的契约,起初他们每天要两桶,现在涨到每天三桶,可见食客是喜欢的。

        矜贵的老爷们未必瞧得上咱这东西,但酒楼的食客不也有家境稍好的寻常百姓么,您说是不。”

        苏落这次没往脸上瞎涂乱抹,就淡淡的抹黑一点,小麦色的皮肤看着健康活力,她一双大眼睛带着笑,眉眼弯弯的看着掌柜的,怎么瞧都是一个精神小伙。

        掌柜的不愿意尝这卤下水,但是他也听说了,春溪镇有户人家天天都来城东的屠户那里拉下水。

        少则一桶,多则两三桶。

        现在苏落将这云祥酒楼的订单摆在面前,他还有什么想不明白的。

        再不情愿,伸手不打笑脸人,掌柜的也勉强拿起筷子夹了一口送进嘴里。

        苏落感觉自己就跟伺候皇上吃饭的小内侍似的,这一刻看着掌柜的嘴,都屏气凝神了。

        等掌柜的一口咽下,她忙道:“您觉得怎么样?吃着还行吗?您见多识广的,吃到的美味也多,只要您觉得能入口,哪怕咱们这生意谈不成,我也高兴的。”

        苏落说的卑微又带着哄人的意思。

        门口。

        金宝看了陈珩一眼,低声问,“爷,进去吗?”

        陈珩没说话,只从那半开的门缝里瞧见苏落一脸期冀的眉眼含笑的站在那里,看着那试吃的掌柜的。

        曾几何时,苏落也这样眉眼含笑的站在他的桌案旁,一脸期待的等他吃一口她刚刚做出来的小点心。

        可他事多,忙的紧,从来没有当着她的面吃过一口,每次她欢欢喜喜送来,他都打发她快点离开不要耽误他正事。

        想起上两次和苏落的见面,那个对着他眉眼弯弯的姑娘似乎没再对他那么笑过,陈珩只觉得心口窝钝钝的难受。

        他没说话,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屋里。

        掌柜的一筷子吃完,没吭声,但跟着又夹了一筷子。

        相比刚才,这次他细嚼慢咽,仔细砸么滋味,苏落也不催,静静的等他。

        等掌柜的这一口咽下去,苏落亮了眼神,“好吃吗?”

        陈珩简直难以忍受苏落用这样的目光对着别的男人说话,哪怕这个别的男人是个四五十岁的老头子,他也受不了。

        砰。

        陈珩一脚踹开门。

        包间里,苏落和掌柜的齐齐吓一跳。

        掌柜的不认识陈珩是谁,但见陈珩穿的华贵,真定这地方虽不是什么大地方,但紧挨着京都,时常有大人物路过,他惊怒之下没敢放肆,怒火在眼中一闪而过,起身朝陈珩笑道:“这位客官,您有什么吩咐?”

        陈珩连看都没看掌柜的一眼,一双眼睛冒火一样盯着苏落。

        苏落心头骂了一句冤家路窄,怎么又遇上了。

        要是让陈珩给她搅合了,哪怕陈珩只搅合这一家,后面那几家她也谈不成了。

        苏落隐约知道陈珩的怒火从哪来,她追了陈珩整整五年,若是不知道这个男人占有欲强就对不起那五年的付出了。

        眼见金宝就要朝掌柜的开口,苏落抢在金宝说出那句“请您回避一下”之前,率先开口。

        “这是我做的一点卤味,想要卖给酒楼,您要尝一下吗?”

        前面两次,苏落见陈珩,都没有什么好脸色,更谈不上热情,但现在她却端了笑容。

        陈珩皱着眉,没动。

        苏落这笑,让他觉得还不如不笑呢。

        她是怕他搅合了她的生意,才这样朝他笑,在她心里,他就是这种人?

        下垂的手捏拳,手指让捏的直响,盛怒在胸中翻滚,陈珩正要开口,忽的想到,苏落不肯给他做妾,那如果......

        苏落想要凭着这小生意在离开镇宁侯府以后过得更好?

        可做生意谈何容易!

        一样小吃凭着滋味好就想在酒楼里卖出去?

        也未免太痴人说梦。

        如果他在苏落谈生意谈的头破血流,如果他在苏落在外面过得走投无路的时候伸一把手呢?帮她把这生意做起来呢?

        那苏落必定就愿意做他的外室了!

        做外室,他可以允许苏落继续做她的小生意,只要她喜欢,他愿意这样宠着她。

        心思在脑中一闪而过,陈珩面上的怒火消散大半,他看了苏落一眼,朝掌柜的道:“走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