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34章 好药

第34章 好药

        哥哥和悍匪殊死搏斗,王二只是晕倒在那里。

        等第二天发现哥哥生死未卜的身体被野兽拖走,作为弟弟,王二却动身离开了村子?

        “王二刚刚从外面回到村里的时候,挺阔绰吧。”箫誉默了好一会儿,突然笑问。

        族长点头,“毕竟王大人是做大官的,肯定是比咱们泥腿子有钱的,只是这几年,王二坐吃山空,再有钱也经不住。”

        箫誉又道:“那王二带了王大人的儿子回村,没听说王大人的夫人?”

        六七年前,箫誉才十三四岁,实在想不起来王昌闵是不是已经有了家室。

        族长沉沉叹了口气,“王二说,王大人出事,他夫人就跟着殉情了,就留下这么可怜的一个娃娃,刚开始那几年,王二对小竹子挺好的,村里有人给王二说媳妇,他都不肯娶,说要等小竹子大一大。

        后来他喝酒越来越严重,也不知道怎么就开始对小竹子动手,唉,作孽啊。”

        箫誉没再多问。

        族长知道的也就这么多。

        王二被捆着蜷缩在骡子车上,惊慌的一路眼珠子都在乱蹿,连春杏都觉得不太对劲,箫誉回头瞥了他一眼,没做理会。

        骡子车一路疾驰,直奔春溪镇。

        徐行已经不在回春堂做大夫,回春堂里坐诊的是另外一位老大夫,他们急匆匆把人抱进药堂,说是这孩子头破了个血窟窿,老大夫二话没说,直接就道:“先交二两银子才能上药缝合。”

        不是老大夫无情。

        医者救死扶伤,他给病人看病可以免费诊脉,可上药缝针都要用药堂的东西,现在药就这么个价。

        他没有贴钱的道理。

        看不起病的穷人太多了,他也贴补不过来。

        老大夫看着进来的人,瞧苏落身上的衣服打着补丁,一个老头明显就是庄稼人,犹豫了一瞬,又补充,“多退少补,到时候用不了这么多钱还退给你们的,这孩子头上的窟窿有点大,缝合之后得用点好药才行。”

        苏子慕跟着苏落,紧紧攥着苏落的手指头,“大哥。”

        小孩儿仰头看她,眼里全是祈求。

        既是都带人来了,苏落就一定会出这个钱,更不要说弟弟求她。

        今儿在王家村赚的那些钱全数被苏落拿出来放到柜台上,又摸出一个小荷包,里面装着她用来应急的几两银子,还是当时春杏在真定的当铺换来的,取了一两拿出来。

        收了钱,老大夫立刻让把小竹子抱进内室,“留一个人在这里看着就行,其他人去外面等。”

        族长没留下,出了药堂,他朝站在药堂门口的箫誉道:“小兄弟,真要去衙门?老叔和你说个情,算了吧,王二人是混账了些,可平时也没干啥坏事,这要真去衙门......”

        “叔,不是我非要去衙门,是不得不去,今儿这看病的钱,二两银子我们出了,等伤口缝合完,小竹子要是没救过来,王二会放过我们吗?”

        骡子车上的王二立刻疯狂摇头,表示自己不会纠缠。

        箫誉没理他,只朝族长道:“王二喝了酒都能去您家的婚宴上闹事,难不保日后日子过得不痛快,来找我们麻烦,我们做点小本生意,经不住闹事。

        这是其一,其二,如果小竹子被救活了,以后怎么办?

        救活了那得养伤,头上那么重的伤,那得至少养一个月吧,老叔觉得王二能照顾他?总不能我们花二两银子救了这孩子,再让王二给打死吧。

        到时候打死了,说不定他还要讹诈到我们身上。

        再说了,王大人就这么一根血脉,您也不想让这孩子吃苦吧。

        还是去一趟衙门吧,分辨清楚,对大家都好,今儿这二两银子我们大不了不要了,也让县令管管王二,以后不让他打孩子。”

        族长无法,只得留了小竹子在这里看病,他跟着箫誉和王二去衙门。

        箫誉说春溪镇离着津南衙门近,就去津南衙门吧,去真定的话,一个来回等他们回村就太晚了。

        族长哪会有什么意见。

        津南县令一听说南淮王又来了,顿时一个脑袋八个大,头疼的比在家辅导孩子功课都难受。

        “这祖宗,怎么就逮着我不放了,薅羊毛好歹也不能逮着一只羊往秃了薅啊......”骂骂咧咧,津南县令硬着头皮升堂。

        上次他被南淮王和镇宁侯府世子两面夹击,现在还有阴影呢。

        南淮王本人穿着一身粗布麻衣站在公堂底下,瞧上去似乎还要给他下跪行礼,吓得津南县令差点从公堂上栽下来。

        “行礼就算了,抓紧时间说重点,怎么回事?”啪的一拍惊堂木,津南县令连看都不敢看箫誉,直接朝另外两人看去。

        族长既是跟着一起来,箫誉又在,他就不可能说的偏颇,只将今日的事一五一十说了一遍。

        只是县令没问小竹子的亲爹是谁,他也就没说。

        津南县令一早就得了箫誉的示意,等族长说完,县令沉着脸拍着桌子,“畜生不如!虎毒尚且不食子,你竟然对着自己的儿子也下得去手?

        本官念在你儿子尚在病中无人照看,且饶你一次,再让本官知道你如此虐待孩子,定将你抓了大牢中。

        另外,人家好心救你儿子,你不领情感恩也就罢了,竟然还威胁纠缠?

        来人,打他十五大板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做人。

        日后若敢再纠缠人家,本官必不饶你。

        退堂!”

        被交待的话全部说完,津南县令就跟屁股着火似的火速退堂走了。

        只留下衙役一把抓了王二,噼里啪啦一顿板子伺候。

        虽然挨了一顿打,但是二两银子不用还了,还没被追究什么“杀人偿命”的罪,王二屁股疼归疼,心里却是踏实的。

        尤其是,这姓萧的没说他大哥的事,族长也没提他大哥的事。

        等他们从津南回了春溪镇,老大夫刚刚给小竹子缝好的伤口上敷了药。

        “幸亏你们当时及时处理了这伤口,用的又是顶好的药,这孩子算是保住一条命,不过这孩子还在发烧,你们最好是让他在药堂住两天,等退烧了再接回家,要不然若是有个什么意外,我怕你们赶来的不及时。”

        王二一听说还要在这里住两天,立刻嚷道:“我没钱。”

        他屁股疼的厉害,说话的时候冷气一吸一吸的,说完,一眼看到苏子慕焦灼的小脸,顿时扬了一下眉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