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8章 谋划

第28章 谋划

        苏落揉了一把弟弟的头,朝箫誉道:“萧大哥明儿还要去学堂呢,不用跟我奔......”

        箫誉没让苏落把话说完,直接打断了她,“学堂日日都能去,可是村子里的婚宴我还不知道什么样呢,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苏老板就让我去呗。”

        平安站在一侧,惊得浑身一个哆嗦。

        好家伙!

        您这还撒上娇了?

        真没眼看。

        箫誉铁了心非要跟着去,苏落没法拒绝,最后商议一下,明天全家一起去,定在巳时初出发。

        春杏眼见商量定了,她小心眼里揣着小心思,想让苏落和箫誉多亲近亲近,便回屋准备晚饭。

        苏子慕一听明儿能跟着去王家村,高兴地乐颠儿乐颠儿又和张小川带着狗崽崽玩去了。

        平安自然也十分有眼力见的自行退下。

        箫誉眼见四下无人,只有他和苏落,十分心满意足。

        “以后你有什么事,要是方便的话,和我商量商量呗,就比如今儿去真定的事,咱俩要是提前商量一下,你也不至于跑这么一趟。”

        顿了一下,又笑道:“不过也不白跑,不去这一趟,明儿村子里的婚宴还接不成呢。”

        苏落知道箫誉的意思,尤其今儿在真定遇到了陈珩,她当时表现的镇定,可心里说不惊慌那是假的。

        回程的路上都后怕的冒冷汗。

        现在让箫誉一句以后和我商量暖了一下,点点头,“嗯,我以后有事都和萧大哥商量。”

        箫誉垂着眼皮看着苏落,瞧着她乖巧的小模样,只想把人箍进怀里这样那样一下。

        啧~

        可惜不能。

        “那既是如此,我现在就和你商量个事呗。”

        苏落以为箫誉要说什么,立刻一脸郑重,“萧大哥你说。”

        箫誉朝那一排正房看过去,“你们刚搬来的时候,这院子也就简单规整了一下,现在你生意做得也挺稳定,要不咱把正房收拾出来,以后厢房就专门做饭和卖下水用。

        住人什么的,都还去正房?

        你看今儿,来了个谈生意的,都没法把人请屋里,天寒地冻的让人在院子里坐着,这也就是庄子上的人不计较。”

        箫誉一本正经的说来了个谈生意的,到让苏落有点不好意思,但心里又暗暗欢腾。

        谈生意的。

        她也是个谈生意的人了。

        正房本来就要修整,只是苏落这些日子一直没顾上,箫誉这么一说,她哪有不应的,“等明儿从王家村回来,我从镇子上雇个泥瓦匠,先把房顶修了,里面家具慢慢添置。”

        “不用,明儿咱们去王家村,让平安过来弄,保证咱们回来之前,平安给收拾的妥妥当当。”

        隔壁平安:......

        我可真是谢谢你祖宗十八代!

        春杏做熟饭,箫誉没在这边吃,端了一碗菜一碗卤下水,又拿了四个馒头,回自己那边了。

        又是蹭吃蹭喝的一天呢~

        这边就只苏落春杏和苏子慕吃饭,等吃过饭,苏子慕又抱着狗崽去院里玩了,春杏猛地一拍脑门,“看我这记性,我就说有个什么要紧事呢。”

        说着,春杏几步走到床榻边,从枕头底下翻出一个厚厚的信封。

        “今儿一早,徐大夫来买卤下水,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苏落一脸狐疑接过信封,厚厚的沉甸甸的一个信封,“徐大夫?”

        “嗯啊,就回春堂的徐大夫,给老张叔接腿的那个。”

        屋里原本只点了一根火烛,苏落要看信,太昏暗了,春杏从抽屉里又翻出一根给她点了。

        苏落坐在桌前,将信封撕开,取出里面厚厚的一摞信。

        隔壁。

        平安将桌上饭碗收拾下去后,立在旁边回禀,“徐行昨天奋笔疾书写了半宿,现在苏姑娘应该看到信了。”

        信上什么内容,箫誉一清二楚。

        徐行也没有提旁的,只将当年瘟疫的事和苏云平夫妻一夜暴毙的事详细说了一下。

        又提了一下镇宁侯府世子陈珩要将他强行带回太医院,大概是想要要他手里的药方子,他被南淮王救下,准备加入南淮王的阵营,与镇宁侯府对抗。

        他自责自己无力帮着苏落讨回婚约的公道,让苏落多多保重。

        有这样一封信,苏落对陈珩,该是彻底断绝了关系吧......

        其实箫誉到现在也不敢十分确定,苏落心里是不是就真的没有陈珩了,毕竟五年呢。

        他只能努努力,如果苏落心里还有陈珩,他就争取把她心里的那个陈珩给她挤走了,都换成他自己。

        手指微曲,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桌面上轻敲慢叩。

        平安继续回禀,“宫里刚刚传来消息,说镇宁侯府为了不让陈珩被抓,已经在漕运一事上做出妥协,愿意支持皇上重开漕运,但是有一个条件,陈珩要全程参与,陛下答应了。

        之后,恐怕用不了多久,陈珩就要来津南这边了。

        他要是在津南还好,如果来春溪镇,天长地久的,难免就和苏姑娘遇上了。”

        箫誉眼底带着讥诮,“皇上这是信不过我,才答应的,他既想制衡世家,又不完全放心的下我。”

        这话平安就没接。

        明面上,谁都觉得他家王爷过得肆意乖张全凭皇上恩宠......

        可好好的人,谁想带个一言不合就杀人放火的帽子,他家王爷的名声,全都是被皇上逼着,一步一步败坏了的。

        皇上拿他家王爷当那杀人放火的刀,但诀不给这刀翻身变成人的机会。

        箫誉顿了一下,又道:“哪能事事都遂了他们的心,告诉府里的人,把皇上和镇宁侯府的交易散播下去,之前只说镇宁侯府罔顾人命,现在把皇上也算进去,声势闹起来,另外,其他世家那边煽动一下,就说镇宁侯府有意要投靠皇上背叛世家。”

        谁都别想好过。

        平安应诺领命。

        他们在春溪镇一方太平,京都怕是要腥风血雨了。

        皇上这人,最好颜面,若是被流言蜚语讨伐攻击,说他无能说他德不配位说他不顾百姓生死......就算别的不说,气的吐口血肯定是能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