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1章 转变

第21章 转变

        和衣躺在床榻上,苏落将被子蒙到头上。

        光线彻底昏暗下来那一瞬,她兜了一天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人缩在被子里,抱成一团。

        “爹爹,娘......”

        父母过世五年,苏落从来没有哪一次像今日这样思念。

        甚至念出这几个字,都心如刀绞。

        春杏在外面搓洗下水的声音还很明显,苏落不敢哭出声,牙齿咬着被套,她低低的哭。

        去镇宁侯府五年,她讨好所有人,整日笑脸相迎,哪怕是爹娘的祭日,她怕镇宁侯府的人不高兴,也不敢太如何,可今儿的那些话,就那么猝不及防又粗暴直接的劈头盖脸砸向她。

        如果那些都是真的。

        苏落觉得自己像个上蹿下跳的小丑。

        从进镇宁侯府那一刻,只有十岁的她就记住了自己的身份,她是陈珩的未婚妻,她为了这个身份,用尽全部力量去做一个合格的未婚妻......

        苏落觉得愤怒又觉得委屈。

        哪怕是单纯的她努力了五年陈珩心里依旧没有她,她都没有这么委屈。

        没有就没有,她努力了也得不到的,她放弃就是。

        可她这五年的努力......是往爹娘在天之灵的心口捅刀子吧。

        “是女儿不孝,让弟弟委屈,也让爹娘在天之灵也不能安息。”

        苏落一把将头上的被子掀开,发狠的抹了一把眼泪,力气用的大,眼尾都让她擦红了。

        哭什么。

        无能才哭。

        她在这里哭,有的是人在笑。

        凭什么她要哭。

        断线了的泪珠子被发狠的抹掉,苏落起身,将揉乱的被子叠整齐,舀了一瓢水拧了帕子,擦了一把脸。

        春寒料峭,水缸里的水激的人头皮发麻。

        那股寒劲儿让苏落彻底头脑清醒过来。

        不论今儿那人说的是真是假,不论镇宁侯府有没有对不起她爹娘,现如今她没有本事和镇宁侯府相抗衡更无法给爹爹一份荣耀。

        她得好好努力,或许,有一天她就有这个本事了呢。

        春杏端着用灰面搓洗的一小盆大肠进来,晚上灯光昏暗,她没从苏落脸上看出什么不对,声音带着盈盈喜气,“刚刚我算了算,每天给云祥酒楼送两桶,再加上咱们自己卖的,这一天至少就得三桶的量,就怕屠户那边不能固定每天有那么多下水卖给咱们。”

        苏落将帕子挂好,“明天我去真定一趟,看能不能从那边的屠户手里定一下下水,能定到的,咱们都收了。”

        春杏一瞬间愣住,“真定?可真定和春溪镇离得这么远,每天来回收下水那得用多少时间。”

        苏落回来的路上就想好了,“明天去买辆骡子车吧,咱们家里做买卖的,有个车总要方便点,自己驾骡子车过去的话,来回也就一个时辰,快。”

        春杏眨眨眼,总觉得她家小姐好像不太对劲,“就算是骡子车快,咱们也不能把真定的下水都收了吧,咱们要不了那么多啊。”

        正说话,外面响起苏子慕的声音。

        “大哥,大哥!”

        小孩儿声音叫的急,苏落和春杏连忙奔出去。

        “怎么了?”苏落跨出门槛朝苏子慕看过去。

        苏子慕喘着大粗气,脸上带着惊恐,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在月色下泛着不安,“我看见陈珩了,就在巷子口。”

        春杏顿时吸了口冷气。

        苏子慕吓得不行,“姐,你要跟他回去吗?你要回去吗?是要回去吗?”

        苏子慕反复的和苏落确认,脸上的那股小表情更是让苏落那被刀尖戳过的心不好受。

        几步上前将苏子慕抱起来,苏落在他脸蛋上亲了亲,“子慕放心,姐不和他回去。”

        “姐姐确定?如果他非要让你回呢?不回就跟打张小川他爹那样打咱们呢?”

        春杏后背抵靠着门板,心跳的砰砰的。

        说实话,当时听说码头那些人是被镇宁侯府的人打的时候,她惊得都喘不上气。

        她在镇宁侯府做了那么多年丫鬟,从来不知道镇宁侯府会对百姓下手。

        可现在事实摆在眼前,春杏也害怕陈珩会那样对她们。

        苏落揉揉子慕的小脑袋,“子慕放心,姐姐答应你咱们不与他回去就一定不与他回去,别害怕,明儿和姐姐去街上挑骡子车,咱们买骡子车。”

        苏子慕一听这个,顿时眼睛亮起来,“真的?咱们要买骡子车?骡子能骑不?像骑马那样?陈铭就有一匹小马,我多看了两眼他还用针扎我,有什么了不起。”

        “他用针扎你?”苏落一颗心快让弟弟给揉搓烂了,到底还有多少是她不知道的。

        春杏也有点意外,她也不知道这一遭呢。

        苏子慕像是没察觉苏落的痛苦,点点头,撅着小嘴巴,一脸委屈,“嗯啊,他用针戳我手指头,还警告我,我要是告诉你,就让我从府里滚出去。”

        苏落抱着苏子慕的手收紧了收紧。

        莫说是听到了今日那番话,就是没有听到,她也断然不会再回镇宁侯府了。

        安抚了苏子慕,苏落问他,“你在巷子口哪里见到陈珩的?他在做什么?”

        苏子慕拧了拧手指头,“我见他带着金宝去了一户人家里,张小川说,那户人家住的是伺候世子夫人的。”

        伺候世子夫人的?

        那日在肉铺子前遇上的那个伺候顾瑶的婆子?

        她唯恐陈珩来找她,结果人家就算是来了这条巷子,来找的也是顾瑶的人。

        苏落舌尖抵了一下嘴角,“行,姐知道了,子慕去洗手吧,咱们一会儿吃饭,这几天别往外跑了。”

        苏落将苏子慕放下,苏子慕没再多说别的乖乖去洗手。

        春杏吸了口气凑到苏落跟前。

        春溪镇住着伺候顾瑶的人,春杏也听说了,小街这边街坊邻居闲来无事也就聊聊镇上的八卦事,现在镇上最大的八卦就是镇宁侯府的人打了码头的苦力。

        那伺候顾瑶的婆子自然也就成了大家谈论的话题。

        “世子爷怎么去了她家了?”春杏有点不解。

        苏落想了想,道:“明儿买骡子车的时候,顺便再买两条狗吧,买猎狗。”

        这回答的牛头不对马嘴的,春杏顿时一皱眼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