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0章 心疼

第20章 心疼

        “对世子爷无利的人,都是活该吧,你那未婚妻活该被退婚,是因为她对你们镇宁侯府再无益处吗?

        当年镇宁侯拿着人家苏云平研制出来的药方子解决了乾州瘟疫,回京领了大功。

        你们怕被人戳脊梁骨,才把苏家那姐弟俩接回京,来彰显你们的仁义道德。

        怎么,现在是觉得风声过去了,没人会再提五年前的事,所以就可以把人家从家里赶出去了?

        既是把人赶出去了,那当年的功劳,要不要分给人家苏家人呢?”

        “滚开,轮不到你指手画脚!”陈珩一声怒吼,跟着隔壁包间传来一道摔门声。

        苏落骤然睁大了眼,连呼吸都停住了。

        什么意思?

        当年镇宁侯接自己和弟弟回府里,不是因为爹娘的救命之恩吗?怎么还有什么药方?

        是爹爹研制出了攻克瘟疫的药方?

        她怎么不知道。

        镇宁侯说,爹爹救了他的命,如今她爹娘没了,镇宁侯府就是她的家。

        陈珩说,她是他的未婚妻,他会保护她。

        她在镇宁侯府战战兢兢过了五年,这五年来,看着镇宁侯府上上下下的脸色,竭尽全力的讨好陈珩......苏落蓦的红了眼。

        心口像是有针脚密密麻麻的爬过。

        自己也是蠢,当年明明也觉得疑惑过,救命之恩何必要用婚约来回报,可那时候她才十岁,刚刚死了爹娘,正是怕的要命的时候,疑惑有过却也很快消散了。

        她要带着弟弟在新环境里活下去。

        后背抵靠着墙壁,苏落牙齿咬着嘴里那点嫩肉,偏过头去,拳头不受控的紧紧攥起,忍住眼底要兜不住的泪。

        这五年,算什么!

        她从镇宁侯府离开的时候,一点恨意没有,可现在,心头却翻天覆地的汹涌起无数情绪。

        “咦,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包间的门再次被推开,箫誉进来,一脸震惊的看着苏落,问出一句疑惑,跟着上前两步,满是关切,“怎么了?这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

        苏落没料到箫誉会突然进来。

        她不想在人前失态,连忙擦了一把眼泪,努力压下心头翻滚的情绪,嘴角扯了笑,“我要和云祥酒楼合作生意了,我激动地。”

        憋着眼泪,苏落的声音有点发哑。

        箫誉看在眼里,心头忽然就涌上酸疼。

        他正要说什么,却见苏落抹了一下眼角,脸上带着如常的笑意,“萧大哥怎么来这里了?是有什么事吗?”

        箫誉有些出神的看着苏落。

        不过眨眼功夫,这姑娘竟然就收拾好了仪态,甚至摆出了一副风轻云淡无事发生的面孔。

        箫誉一直以为,在隐忍这方面他无人能及,如今却甘拜下风。

        是什么成长环境能将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磨炼到如此地步。

        箫誉心疼又有些后悔。

        他原本设计这样一出,是想让苏落对陈珩彻底死心,甚至让苏落对陈珩生出敌意,这样他收拢人心才会方便很多,可现在,瞧着苏落的样子......

        反正谁心疼谁知道。

        箫誉心道,可去他大爷的吧,以后断然再不能用这种法子了。

        既然苏落避开了话题,箫誉也就没强迫,只顺着她的话音道:“我听平安和我说,你来云祥酒楼和人家谈合作,我不放心,过来看看,这是谈成了?”

        苏落笑道:“差不多,萧大哥来的正好,我们定了一个契约,到时候萧大哥帮我看看契约内容行不行,行的话签了字以后就能往云祥酒楼这边送货了。”

        苏落已经压下心头的所有负面情绪,眼底闪着亮晶晶的笑,看着箫誉。

        箫誉瞧着人,“好。”

        两人说着话,很快云祥酒楼的掌柜的拿了写好的契约过来,进门瞧见屋里又多了一位,朝箫誉看过去。

        这不是刚刚那边包间的那位客人吗?怎么来这里了?

        箫誉在掌柜的看来一瞬,笑道:“我是苏大兄弟的朋友,如今在白鹿书院读书,听说苏兄弟要和贵酒楼合作,我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

        掌柜的了然,原来是苏大请来的帮手,也就没再多言,只笑道:“正好,这契约拟好了,你们商量商量看还有没有添减。”

        苏落笑着接过,放到中间和箫誉一起看。

        两个人,基本是抵肩并头,离得这么近,苏落看的仔仔细细,箫誉看的心猿意马。

        契约内容基本就是她和掌柜的谈到的那些,全部看完,苏落看向箫誉,“可以吗?”

        箫誉朝她笑笑,然后对掌柜的道:“云祥酒楼不愧是镇上的大酒楼,做事就是地道,这契约上写的已经十分详尽,我们没什么可添的,只是一点,咱们抽个空,双方签了字,去官府盖个章?”

        掌柜的顿时笑起来,“不愧是读书人。”

        人家酒楼是诚心实意想要和苏落合作,并没觉得他们这要求过分,恰恰相反,掌柜的有点欣赏苏落的细致,更欣赏这位读书人的周到,做生意就该这样把问题摆在明面上,有一说一。

        双方达成一致,也没多耽误,彼此签了字就一起去了府衙。

        春溪镇隶属真定县衙,掌柜的时常来真定办事,在县衙有熟人,盖个章不过是眨眼功夫就完成的事。

        契约一式两份,一切敲定,苏落拿着那张薄薄的纸,心潮澎湃。

        “明儿一早,按照约定,我做出两桶的量,你们派人来拿。”

        “好,咱们合作愉快。”掌柜的看苏落,那目光和看自己的子女差不多,带了几分慈爱,“好好干,小伙子。”

        从真定回到春溪镇已经是暮色时分,今儿一天,苏落的情绪遭过大起大落,箫誉知道她需要独处,没多纠缠,两人在门口道别。

        苏子慕还在张小川家玩,声音隐隐约约传到这边院子里来,苏落能听见小孩儿的笑声,笑的是真开心,发自内心的开心。

        春杏在院子里搓洗下水,见她进来,连忙起身,“平安来找你呢,说是萧大哥要请你吃饭,我说你去了云祥酒楼,他找到你没?”

        苏落在外面,强绷着神经,逼着自己乐呵逼着自己从容逼着自己正常。

        可回了家,她那根绷着的弦就断了。

        “找到了,萧大哥和我一起与云祥酒楼定了契约,从明儿起,咱们往酒楼送卤下水,折腾一天,我乏了,先回屋躺会儿,你先忙着。”

        春杏一听已经定了契约,那就意味着,以后每日都要至少多卖出两桶的量,顿时喜上眉梢,暮霭昏暗,她在喜气洋洋里没察觉苏落眼角眉梢的那缕悲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