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8章 设计

第18章 设计

        春杏正在院子里洒扫,闻言手里的扫把没拿稳,手一滑,砰的落地,直接砸了脚背上。

        春杏硬是没有察觉出疼,惊恐的看向苏落。

        苏落一张脸,肉眼可见的就苍白了起来。

        箫誉就是故意说得,眼睁睁看着苏落的脸色变化,他也不说破,“苏兄弟忙着,我得去学堂了,码头那边今儿应该是不能去卖了,我估计码头再开工怎么也得等镇宁侯府这边松口。”

        撂下一句话,也不管院子里的人是什么神情心情,箫誉走了。

        他一走,春杏几步跑过去将大门插住,“小姐?”

        苏落就是躲着陈珩,要不是为了躲着陈珩,那日也不至于大清早的从真定逃到这里来。

        现在陈珩也来了春溪镇......

        苏落猛吸了两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他来春溪镇是为了码头那边的事,并不知道我就在春溪镇。”

        “如果知道了呢?”春杏大睁着眼,看着苏落。

        之前春杏还有规劝苏落回去的心,可现在她们在春溪镇过得好,尽管每天辛苦,可她能感觉得出来苏落和苏子慕每天都是真心实意的高高兴兴。

        她也不想回去。

        苏落想起那日在屠户肉铺子前听到的那些话,惶恐不安的心略略平静了几分,“知道了,也是桥归桥路归路,他是他的世子爷,我是我的小老百姓,两不相干。”

        话是这么说,可苏落心里其实还是怕的。

        她怕万一陈珩不肯放手,如果用强硬的手段非要将她带回镇宁侯府呢?或者陈珩心头有火,用对付码头那样的手段砸了她这小生意呢?

        但愿是她小人之心了。

        春杏瞧着苏落的脸色,惴惴不安,“那今儿,咱们还开张吗?”

        苏落定了定神,“开!”

        她这生意是在居民区这边做的,来买的都是穷苦人,怎么也做不到陈珩眼跟前去,没必要因为心头的不安就连钱都不赚了。

        再说了,她躲得了一时躲得了一世?该面对的,总要面对。

        春溪镇的一家客栈。

        陈珩和衣而睡,一夜都辗转难眠,早上起来的时候眼窝带着青色,脸上的倦容很浓。

        金宝伺候陈珩洗漱,准备了清粥小菜,陈珩用饭的时候他就回禀,“昨儿半夜查出来的,津南知府搭上了南淮王的关系,是南淮王让他咬住咱们的。”

        陈珩一愣,皱着眉嫌恶道:“那条疯狗果真是在替皇上办漕运的事?”

        说着,陈珩嘲蔑冷笑,“皇上真是病急乱投医,这是无人可用了?竟连他都用。”

        一夜没睡好,陈珩并没有多少食欲,吃了两口清粥便将筷子撂下,“徐行呢?”

        “昨儿从回春堂回家之后就一直在家里没出来,今儿一早药堂开门,他提着药箱出外诊,给几家腿受了伤的病人换药包扎。”

        陈珩瞧了一眼天色,“这么早?”

        “估计是打算和咱们进京,走之前想要给病人们做个回访吧,好多大夫交接之前都这样。”

        陈珩不太放在心上,随便听了听,起身,“走吧,先去回春堂,把他这里搞定了先让人把他送回京都,咱们再去津南府衙一趟。”

        金宝立刻应诺。

        结果陈珩在回春堂等了小半个时辰也没等到徐行。

        药堂的东家不在,小伙计看不下去,壮着胆子上前道:“大人,我们徐大夫今儿病人多,怕是要等晌午过后才能忙完呢,您看......”

        陈珩皱眉,“这么久?”

        小伙计也听人说,码头上的事是镇宁侯府做的,他不敢当着这位世子爷的面说徐行是给那些苦力工看病去了,只能赔笑道:“镇上就咱们一家药堂,没办法,您担待。”

        陈珩哪有这个耐心在这里耗着,有心让人干脆将徐行抓了带走,可一想到徐行和苏落的那种关系,这念头又打消。

        苏落不过是因为一个妻妾的位份和他闹脾气,又因为苏子慕的病对他有些误会,伤了心,离家出走,等他找到人解释清楚哄回来还是一家人。

        徐行那边有人盯着,他倒是不担心人会跑了,顿了顿,陈珩起身离开,“先去津南府衙。”

        既然津南知府是走了箫誉的关系,那他就去给津南知府讲清楚,到底是镇宁侯府厉害还是箫誉那混不吝厉害,真是猪油糊了心,竟然为了个箫誉敢得罪他。

        陈珩自以为找到了问题所在,解决起来也就十分痛快了,没想到,津南知府就像是吃了秤砣一样,一口咬死,昨儿抓的那些人,要送到京都去,事关镇宁侯府,他不敢直接断案,这案子得过刑部和大理寺。

        这案子要真过了刑部和大理寺,那就给皇上一个十足的理由朝镇宁侯府下手。

        陈珩怎么都想不到,他不过是解决一下码头上的苦力工,怎么就闹到这一步!

        不论陈珩怎么说,威逼也好利诱也罢,就是不肯松口,谈到最后,津南知府竟然甩给陈珩一句:“下官就是个替人办事的,世子爷要真想解决问题,不妨去找南淮王的人当面谈,也省的下官从中传话为难,南淮王的人就在春溪镇呢。”

        一句话差点让陈珩气的吐血,“箫誉的人就在春溪镇,你怎么不早说!”

        津南知府一脸冤枉,“世子爷也没问下官啊!”

        陈珩揣着一肚子火气几乎让气的原地炸了。

        从津南府衙出来,等回了春溪镇,打听到箫誉的人在云祥酒楼,他赶过去的时候,已经是晌午时分。

        箫誉翘着二郎腿坐在云祥酒楼的包间里,手里拿着个果子随意啃了一口,“怎么说知道了吗?”

        他面前立着一个随从,闻言点头,“王爷放心,卑职先拖着他,等王爷这边给了信号,卑职就引着陈珩往医药方面说,也提一下他的婚事。”

        箫誉摆摆手,“去吧。”

        等那随从从包间离开,箫誉转头朝窗外瞥了一眼,桃花眼勾着漫不经心,自言自语的嘀咕,“怎么还没来。”

        一刻钟前,他让平安去把苏落请过来,这春溪镇巴掌大的地方,就算是蜗牛爬也该爬来了,人怎么还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