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章 离开

第1章 离开

        寒冬腊月,西北风似刀子一般往人身上戳。

        苏落攥着帕子立在镇宁侯府世子爷陈珩的门前,不知是被风吹得还是如何,身子细微的抖着。

        “苏姑娘怎么又来了,你明知道世子爷不喜你,偏要日日这样往前凑,这都凑了五年了世子爷也没有回心转意,你不累,老奴瞧着都替你累。

        人活一张脸,苏姑娘好歹也顾些颜面吧。”

        陈珩院子里负责屋里洒扫的婆子立在廊下,隔着三五个台阶的高度,居高临下斜睨着苏落,眼底带着嫌恶的不耐烦,嘴里的话直白又难听。

        苏落咬着唇捏着帕,呼吸颤了好几颤,心头像是让人剜了一刀似的疼。

        她没理这婆子,眼睛望着那扇关着的门,不过一扇木门,外面说什么,里面的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这婆子说的这般难听,但屋里没有一点反应,那就是默许了。

        陈珩是她订了婚约的未婚夫,五年前,苏落十岁,就有这婚约了。

        深吸了口气,将酸涩咽下,将眼泪逼回,苏落站的笔直,带着股子执拗,“子慕烧的厉害,吃了五日的药都不管事,世子爷能帮忙请一请太医过来瞧瞧吗?”

        屋里依旧一点动静没有。

        倒是身后传来一声嗤笑。

        “苏姑娘要给弟弟瞧病,自己去太医院请太医啊,装模作样的来表哥这里做什么。

        当年不过是你爹居心叵测从死人堆里救了侯爷,侯爷心善,念在你爹娘后来都死在那场疫病中,便将你和你弟弟都接回了镇宁侯府养着。

        养条狗还知道知恩图报呢,苏姑娘倒是玩的一手挟恩图报。

        表哥从不喜你,你这样纠缠他,不觉得难堪吗?

        强扭的瓜不甜,这个道理你也不懂?”

        说话的是陈珩的表妹,镇宁侯夫人的娘家侄女,顾瑶。

        五年前,镇宁侯督办乾州瘟疫,因着瘟疫肆虐,镇宁侯累狠了倒在了灾民堆儿里,是苏落的爹爹发现了他,将镇宁侯从死人堆里扒拉出来,见还有一口气,咬牙把人背回了自己家。

        那场疫病着实凶猛。

        苏落的爹爹汤汤水水的喂活了镇宁侯,自己和妻子却没扛过去,疫病还未退散便双双一命呜呼。

        那时候苏落才十岁,她弟弟苏子慕才刚刚出生,尚未足月。

        镇宁侯感念这份救命之恩,便将苏落苏子慕姐弟俩带回了镇宁侯府,并给苏落和镇宁侯府的世子陈珩定了这份婚约。

        这五年来,陈珩就是苏落心尖上的男人。

        十岁的她哪懂什么情情爱爱,她只知道,陈珩以后就是她的夫君,这里以后就是她的家。

        爹娘双亡,人生地不熟,她带着弟弟战战兢兢的活在镇宁侯府,一切以这个男人为中心,他喜的便是她喜的,他厌的便是她厌的。她用尽一切去讨好他。

        追了五年,眼瞧着到了成亲的日子,镇宁侯夫人将自己的娘家侄女接了过来,说是要给陈珩相看八字。

        满京都都知道,苏落是镇宁侯府养在府里的世子夫人。

        现在,镇宁侯夫人却突然要给陈珩和顾瑶相看八字,而满府上下,除了苏落,竟无一人再提之前的婚约。

        顾瑶说完,与苏落擦肩而过,嗤笑鄙夷间,上了台阶,推门进了陈珩的屋,转眼里面传来顾瑶娇滴滴的声音,“表哥,我想去别院看梅花,姑母说今儿夜里必定下雪,明儿在别院赏梅好不好。”

        苏落没有听到陈珩的回答,却听到顾瑶一阵欢笑,“我就知道表哥最好了。”

        喉咙忽然更的生疼,鼻子根酸的眼泪直往外冒,苏落朝后踉跄了半步,仰头冲着灰扑扑的天眨了眨眼,将那要汹涌而出的眼泪憋了回去。

        “你记着,你是我的未婚妻,日后谁若敢欺负你,只管告诉我!”

        苏落跌跌撞撞往自己的院子里走,耳边脑海都是五年前的那一幕。

        她初来乍到被侯府的小主子们欺负,是陈珩挡在了她面前,狠狠的教训了一番那些人,他训斥完人,回头垂眼和她说这样的话,将她那条被抢走的项链塞回她的手里。

        原来......只有她把这句话记在心里了。

        强扭的瓜不甜,不甜便......罢了。

        从陈珩的院子到苏落自己的小院,一路走回去,被西北风吹着,苏落让吹了个彻头彻尾的清醒。

        五岁的苏子慕发着高烧,额头上盖着帕子,昏睡在床榻上,一张脸让烧的通红。

        苏落推门进来,守在苏子慕跟前的婢女春杏立刻起身迎过去,“世子爷怎么说?”

        苏落攥着手指,嘴角扯了一点笑,摇了摇头。

        春杏瞪大了眼,“世子爷不肯答应?还为着昨天的事生气呢?小姐没有解释一下吗?那项链是小姐至关重要的东西,顾小姐平白无故将那项链毁了,小姐难道还不能发火了?”

        苏落没同春杏说,她连陈珩的面都没见到。

        在今天之前,她还恼恨顾瑶毁了她的项链,其实不过是条再普通不过的链子,之所以贵重也是那项链是当年陈珩给她抢回来的,在她这里意义不同。

        昨儿顾瑶不知为何,莫名其妙忽然将那项链从她脖子上一把扯了下来,摔在地上踩了两脚。

        她气不过,扬手给了顾瑶一巴掌。

        顾瑶哭着告状到了陈珩面前。

        她也委屈,她想要解释,也解释了,说那项链贵重,但陈珩皱着眉,沉着脸,看着她,满面的不耐烦,“不过一条项链,再贵重也不能打人,婚事我已经同你说过,我会处理,你闹什么,还嫌不够乱吗!”

        是啊。

        闹什么呢!

        既是强扭的瓜不甜,她不扭就是了。

        “你替我去一趟夫人那里,就说感谢夫人这些年的养育之恩,我本该亲自去辞别的,只是子慕病的实在厉害,我怕过去了给夫人带了病气。”

        春杏一脸震惊,“小姐?”

        苏落拉了春杏的手,“你伺候我和子慕五年,这份情我心里记着,只是一来你的卖身契在侯府,二来你跟着我和子慕离开多半也要吃苦。”

        不等苏落说完,春杏眼泪珠子噼里啪啦就落,她拼命摇头,“小姐,世子爷心里有你的,奴婢再去求求世子爷。”

        苏落抬手给春杏抹掉眼泪,“当是替我再做最后一件事了,我若是亲自过去,夫人未必想看见我,何必闹得两厢不快,你过去了,话带到了,她也就知道我的意思,自然也会给你另做安排。”

        ps:男二陈珩上场,姐妹们,可以开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