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大佬在下乡综艺洗白了在线阅读 - 175 限定钓系

175 限定钓系

        卓梵做贼心虚的早早离席,等到坐上了自己的保姆车,才气喘吁吁的将手机拿出来,看刚才拍摄的那几张照片。

        手机中,颜疏和容煜一前一后进入更衣室的照片拍摄的十分清晰,任谁看了前后这两张照片,都会自己脑补一出容煜生日会在更衣室和颜疏私下会面的大戏。

        卓梵的心扑通扑通狂跳,小助理见她情绪不太对,就关心道:“你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快走。”卓梵有点神经质的瞪了小助理一眼。

        小助理没敢再多问,立刻催促司机开车离开。

        而颜疏则是找到了餐厅的经理,以在走廊掉了一条项链为由让对方将监控拷贝给了她。

        那经理本来还想说给她看一遍就行了,为什么要拷贝。

        但被颜疏那么一笑,他就什么都忘了,等颜疏走了,他才不解的挠挠头。

        “她对我笑诶……算了算了。”

        颜疏带着拷贝的视频回到酒店,没有先动作,只等着卓梵先出招。

        她洗漱一番后就直接去了白天的练舞室,津津正在那里等着给她上声乐课。

        一堂声乐课下来,颜疏的嗓子就有点不舒服了。

        回到房间,她洗漱一番躺到床上,就接到了盛珩遇发来的视频通话。

        “嗓子怎么了?”盛珩遇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发现了颜疏嗓子不对劲。

        颜疏有点无奈的道:“刚才上声乐课错误用嗓,有点不太舒服。”

        “喝点什么比较有用?”盛珩遇立刻道,一边说还一边拿着手机开始百度。

        颜疏轻笑一声,“没事,休息到明天就好了,津津老师已经教会我怎么正确用嗓了。”

        “那就行。”盛珩遇点点头,“跳舞学的怎么样?你学起来是不是有点困难?”

        颜疏毕竟是个将军,让她拿刀杀人还容易点,让她跳舞,盛珩遇真觉得有点强人所难。

        但颜疏却笑着摇了摇头,“津津老师教的很认真,我今天已经学会了一支舞呢!”

        说着,颜疏就把张习习拍摄的跳舞花絮和跳一整支舞的视频全部发给了盛珩遇。

        盛珩遇拿出平板点开一看,起先是看的脸红,但随后他却又不高兴起来。

        看着贴在颜疏身后教她跳舞的津津,盛珩遇酸不拉几的道:“真没想到我有一天会吃一个舞蹈老师的醋。”

        颜疏噗嗤一声笑出来,“那你这醋吃的够曲折离奇的。”

        “你还笑我!”盛珩遇咬牙,“不过你跳的的确很好。”

        “你看过当年原主参加节目的表演视频吗?”颜疏状似不经意的问。

        盛珩遇不疑有他,摇了摇头,“没有,我一直很忙,哪有时间看选秀节目,再说了,原本那个颜疏是真的挺疯的,我看到她都害怕,哪里会去多关注她。”

        颜疏满意的点点头,“跳舞方面,我和她比起来还差了很多,得尽量补上,不然这个选秀节目导师的工作,我情愿不接。”

        “你可是颜将军,怎么可能比她差。”盛珩遇直勾勾的看着视频小窗口里的老婆,恨不能现在就飞到她身边去。

        无奈实际情况并不允许。

        颜疏趴在床上,也直直的看着镜头里的盛珩遇,“想你了。”

        因为趴着的缘故,颜疏的领口微微下垂,露出漂亮的锁骨和某些迷人的风景,此时她的脸颊由于刚洗完澡带了点薄红,唇瓣更是柔软而带着光泽。

        被这样的颜疏直白的表达想念,盛珩遇立刻就疯了,一直从脖子红到耳根,控制不住的有了反应。

        颜疏看出了盛珩遇的僵硬,还故意钓鱼,“等见面了,我跳舞给你看啊。”

        “好……好。”盛珩遇僵硬的难受,却依旧不舍得挂掉视频,见颜疏正笑的狡黠,立刻明白她这是故意的。

        盛珩遇深呼吸几个来回,才无奈的道:“别钓我了老婆,你都学坏了。”

        “今天的剧本是钓系狐狸精和她的纯情小狼狗,你不喜欢?”颜疏笑的要从床上滚下去了。

        “喜……喜欢,但是我们的剧本的走向似乎不太健康。”盛珩遇情不自禁脑补了一下颜疏带着狐狸尾巴和耳朵的样子,瞬间脸更红了,呼吸声也变得沉重了几分。

        颜疏见盛珩遇实在是憋得难受,立刻收好狐狸尾巴,“你是不是在想什么带颜色的东西?”

        “没有!”盛珩遇口是心非,打死不承认。

        颜疏笑的意味声长,“其实也不是不可以,下次见面,我可以给你带点小惊喜。”

        “真的吗?”盛珩遇见了鱼饵就上钩。

        颜疏简直要给他气笑了,“你还说你没想!”

        “不带你这样的!”盛珩遇把头埋进枕头里。

        “哈哈哈哈!”

        絮无漓的戏份逐渐接近尾声,今天要拍摄的是絮无漓废掉仲渊修为的一场戏。

        “师尊,你当真要毁掉我的修为?”仲渊的声音已经开始颤抖了。

        他紧握手中絮无漓送给他的本命剑,心里凉了一截。

        絮无漓神色依旧淡淡,“你已动情,再继续修炼无情道,只会让你走火入魔。”

        “你说的大义凛然,但你明明知道,此时我修为被废,明日的仙门斗法我就会被那些人踩在脚下!”仲渊垂死挣扎。

        游仙儿这时候终于找了过来,她跑上前挡在仲渊面前,开始添油加醋。

        “你为什么总打着为仲渊好的旗号来伤害他,你明明杀了他的父母,还想继续杀了他,为什么还要装出这样一幅好师尊的模样!”游仙儿一脸悲痛的看了眼仲渊,继续指责絮无漓,“你不觉得你太虚伪了吗?”

        絮无漓不喜这个让仲渊破戒的人,只一挥手,就将游仙儿给禁锢在了半空中。

        仲渊见状,挥剑直指絮无漓就想救下游仙儿,但絮无漓却失去了耐心,指尖涌起汹涌白雾直冲入仲渊心口。

        不过弹指,仲渊就被那股白雾冲击的栽倒在地,浑身修为尽废,经脉也被那股白雾冲的全数断裂,成了废人一个。

        仲渊疼的说不出话来,冷汗模糊了他的视线,在他晕倒的前一刻,他就见他爱慕了那么多年的师尊,挥袖转身离去。

        然而仲渊不知道的是,在他和游仙儿尽数失去意识之后,絮无漓再次重新出现,将他的经脉一一修复,随后才将两人丢在原地,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