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大佬在下乡综艺洗白了在线阅读 - 174 白年糕

174 白年糕

        “你!”卓梵被怼的说不出话来,没涂粉底液的两只耳朵都红了,“谁会去乡下吃席,我土生土长城里人……”

        “土生土长?城里人?!”张琪这时候总算是追上了颜疏的脑回路,开始挑刺。

        卓梵更气了,跺了跺脚就走开了。

        “她这人怎么回事?是觉得城里人就比乡下人高一等吗?”张琪有点不理解的摇摇头,“这都什么年代了……”

        “就是。”张习习附和,“现在有钱人可都巴巴的往乡下跑,城里压力大,空气还不好,真不知道她在嘚瑟个什么劲儿。”

        颜疏也跟着点头,“她也是蛮有意思的。”

        这有意思明显不是什么好话,三人面面相觑,默契的笑了起来。

        远处的卓梵见她们一起笑,就觉得她们是在嘲笑自己,瞬间气的把手里的红酒杯顿在了桌子上,红酒洒出来沾到了她手背上,还溅了几滴到她的白裙子上。

        瞬间卓梵就绷不住了,气的疯狂抽纸巾擦手擦裙子,最后见实在擦不掉裙子上的酒渍,就把一团纸巾恨恨的扔在了垃圾桶里。

        她按住桌角拼命呼吸,半天,才冷静下来,眸子里闪烁着幽幽的光。

        不多时,剧组的人都来到了餐厅,容煜这时候和助理也进来了,手里还推着个三层的大蛋糕。

        “生日快乐!”剧组里会来事的纷纷鼓掌祝贺,还有人自动自发唱起生日快乐歌。

        生日快乐歌是谁都会唱的,就连颜疏也能跟着哼哼。

        “谢谢大家!”容煜高兴的吹灭了蛋糕上的蜡烛,接过助理递过来的刀就开始切蛋糕。

        切下第一块,容煜抬头在人群中找了半天,最后目光和颜疏交汇,他就把蛋糕向她递了出去。

        颜疏却没有要接那第一块蛋糕的意思,只移开目光装作没看到。

        恰好郑翩翩就站在颜疏前面,她早看穿了容煜那点小心思,见颜疏不接,她就伸手将蛋糕给接了过去,“谢谢寿星,这还是第一块蛋糕呢!放心啊,不会删你戏份!”

        众人都被郑翩翩一句玩笑逗得直笑。

        容煜垂眸掩去眼底失落,继续将蛋糕切完,“待会有表演,大家一边吃东西一边看表演,都玩的开心啊!”

        说完,容煜就端起一杯鸡尾酒向众人举了举。

        下面一阵欢呼,许多人举起手里杯子远远应和容煜。

        颜疏和张琪躲在后面,就见许多人穿的就是自己平时的衣服。

        “你看卓梵,穿的像是白年糕似得,一条立在那里,多尴尬啊。”张琪设身处地的为卓梵感到尴尬。

        很显然卓梵自己也是尴尬的,站在那里端着一碟蛋糕,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颜疏被张琪的形容逗得直乐,“她应该已经抠出三室一厅了,再站一会儿,她应该能抠出一套大别野。”

        张琪和张习习一起哈哈直笑。

        卓梵心里快懊悔死了,被一群穿着平时衣服的人包围着,她穿着礼服就格外显眼。

        偏偏这时候还有个不长眼的男配走到她身边,很惊讶的问,“梵梵,你这是要上台表演吗?”

        “没有!”卓梵气呼呼的端着红酒转身就走,看见颜疏既然站在桌边聊天,她眼珠子一转,就往三人身边走。

        经过颜疏身边时,她故意踩住自己的裙摆,将手里的红酒状似不经意的全泼在了颜疏的衣服上。

        即便颜疏反应已经够快了,但卫衣前襟还是被卓梵淋的透透的。

        “快擦擦!”张习习见状,立刻抽出纸巾给颜疏擦衣服。

        而卓梵则是扶着桌子站在一边,特别不走心的道:“不好意思啊,二楼有间休息室,里面有给客人的备用衣服,要不你去换一件吧。”

        这时候已经四月末了,白天虽说还算温暖,但晚上依旧得穿厚外套。

        此时餐厅虽然开了空调,但出去了外面温度可是不高,任谁穿着湿了的衣服出去都不会好受。

        颜疏皱眉看着自己的衣服,又看了一眼一脸得意的卓梵,总觉得这里面有哪里不对。

        但因衣服是不得不换了,她也只能点头对张习习道:“陪我去二楼换衣服吧。”

        “我也去我也去。”张琪也跟着举手。

        卓梵见这两人都要跟着,立刻开口阻止,“那个更衣室不大,你们都去的话会有点拥挤。”

        “没事,我可以在外面等。”张琪也觉得卓梵让颜疏一个人去换衣服这事有点古怪。

        “又不是小学生了,怎么去哪里都要手拉手。”卓梵翻了个白眼,没再管这三人,径自转身离开。

        颜疏见她走远,这才对张习习和张琪道:“我想看看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你们别跟着我,我自己去。”

        “那你小心点啊。”张习习担心的嘱咐道。

        “走廊里应该都有监控,你放心去,十分钟你没下来我们就上去找你。”

        颜疏点点头,转身就上了二楼。

        服务员领着颜疏到了那间更衣室,更衣室的确不大,卓梵在这一点上并未撒谎。

        不过颜疏并没有在更衣室里换衣服,而是拿了一件t恤和外套就出了更衣室,去了距离更衣室不远的卫生间里将衣服给换了。

        将被泼了酒的卫衣搭在臂弯里,颜疏这才往外走。

        然而还不等她走出卫生间,就见容煜也穿着一件被泼了红酒的衬衫往更衣室走。

        他一边走,还一边提着衬衫不让它贴到皮肤上,即便看不见他的神情,颜疏都觉得容煜脸上的神情一定不大好看。

        她没有立刻出去,而是站在卫生间门口,看着容煜进了更衣室,又过了两分钟,才从卫生间离开。

        “你再不回来我们就去找你了!”张琪拉着颜疏将人带到角落里,“你是不知道,刚才卓梵也不知道是喝醉了还是脑子瓦特了,居然又把容煜泼了一身红酒,我看刚才容煜好像也去换衣服了,你们没在更衣室遇上吧?”

        颜疏一听张琪这话,立刻明白了卓梵这是想干什么。

        她摇了摇头,压低声音对张琪和张习习道:“没有,我刚才是在卫生间换的衣服。”

        两人都悄悄对颜疏竖起大拇指。

        “姐,还得是你。”张习习给颜疏的警惕性打十分。

        “不过卓梵不知道,她可能会借我们前后进入更衣室这一点搞事情。”颜疏环视一周,没有看到那条白年糕,“我去向餐厅要一下监控,你们去保姆车上等我。”

        她不准备在这儿待了,张琪和张习习闻言点点头,乖乖出了餐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