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大佬在下乡综艺洗白了在线阅读 - 165 求婚

165 求婚

        只听渊厉帝一声令下,城头上的弓弩手和包围住颜疏等人的火木仓兵都将手中兵器对准了他们。

        颜疏目眦欲裂,对手下亲卫道:“我颜家军绝不屈服!”

        说完,她当先举起手中落野弓,对着周围的火木仓兵射出一剑,但于此同时,城楼上的弩箭如雨而下,火木仓兵也开始填弹,对准他们射出一轮又一轮的木仓弹。

        硝烟味弥漫在这片颜疏守护住的安宁之地,颜家军在她的带领下杀到了最后一刻。

        颜疏身上插满了箭矢,身上未被板甲护住的地方也被木仓弹灼烧成一片黑色,但她始终没有倒下,用短剑和落野弓不停的反击。

        但敌我双方人数差距终究太过悬殊,颜疏与二十颜家亲卫相继倒地。

        在闭上眼的前一刻,颜疏望着碧蓝的天际,耳边听到的是自己的呼吸声。

        她其实已经很疲惫了,多年征战,她终于可以休息了。

        只是父亲和兄长……

        颜疏眼角滑落一滴泪来。

        多年前的亲身体会和如今的再次演绎似乎是融为了一体,颜疏再次体会到了濒死前那种不甘却又宁静的心绪。

        渊厉帝就站在城楼上旁观了这一切,他的眼中没什么情绪,有的只是冷漠和阴鸷。

        “去,为颜将军收尸,另外,将两千颜家亲军全部诛杀,尸首你们自行处理。”渊厉帝没敢多看颜疏的尸体一眼,交代了一句之后转身就离开了。

        这一段换着不同的角度又拍了很久,等到拍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我看你骑了两天的马,手都被缰绳勒破了,这个药膏很管用,你试试。”容煜换完衣服出来,遇到正要离开的颜疏,立刻追上来将一管药膏递给颜疏。

        颜疏低头看了一眼容煜手里的药膏,笑着道:“不用了,谢谢。”

        说完,颜疏抬脚就想离开,但容煜却在颜疏身后用可怜兮兮的声音道:“我只是想和你做朋友都不行吗?就是一管药膏而已。”

        “但我已经有了。”颜疏转头看了容煜一眼,“谢谢你的好意。”

        至于做朋友,颜疏觉得还是算了。

        她不太擅长和心眼太多的人做朋友。

        “你好绝情啊颜颜。”容煜低低的叹了口气,正想再说什么呢,却有一个身着黑色大衣戴着黑色口罩和棒球帽的高大男人从他身边擦了过去,走过去时还故意撞了一下他的肩膀。

        “不好意思。”男人略含不爽的声音从口罩下传来。

        容煜皱眉刚想说什么,就见那边的颜疏在听见这人的声音后,突然转过身来,一脸别有意味的看着那个男人。

        “不是说今天一天的戏?”颜疏似笑非笑的看着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盛珩遇。

        盛珩遇将口罩拉到下巴上,凑过去牵住颜疏的手,低头亲了她一下,“骗你的。”

        容煜站在身后见两人亲近,气的差点背过去,脸上的笑也没了。

        他没打算自讨没趣,不等那两人再说话,他就带着助理匆匆走了。

        盛珩遇这时候才转头看了一眼容煜的背影,酸酸的哼了一声,“颜老师魅力也太大了,怎么到哪里都有人给你献殷勤。”

        “给你献殷勤的也不少。”颜疏捏了捏他撅起来的嘴。

        盛珩遇眨巴了几下眼睛,装傻,“我不记得了。”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上了保姆车。

        “跟我走呗。”盛珩遇在颜疏耳边恳求道。

        颜疏几乎没怎么思索就点点头,“那我先给家里打个电话。”

        朱曳得知颜疏要和盛珩遇在外边住之后,也没多说什么,只关心了两人几句就把电话挂了。

        两人先把张习习给送回了酒店,保姆车才调转车头,往盛珩遇买在市中心的一套公寓去了。

        “你腿上的伤怎么样了?”刚回到家,盛珩遇就把颜疏推在沙发上坐下,要求她把裤腿撩开。

        颜疏也不别扭,直接把伤处给盛珩遇看了。

        “今天骑马时间不是很久,不是特别疼。”颜疏皱眉看着大腿内侧两片红的发紫的伤处,忍住了想要倒抽气的冲动。

        盛珩遇在颜疏面前蹲下,看着她的伤处眉头皱的死紧,“这还不疼,我给你涂药。”

        说着,盛珩遇就从胸口处的口袋里掏出了一管药膏,从茶几下拿出棉签,就半跪着给颜疏一点点的涂药膏。

        颜疏一低头,就能看见盛珩遇皱着眉头认认真真的在给她涂药。

        她心中十分熨帖,伸手就摸了摸盛珩遇的脑袋。

        “你这个样子,好像要求婚啊。”颜疏开玩笑道。

        岂料盛珩遇在听了这话后手却一抖,抬眸一脸惊诧的看着她,“你怎么知道的,是不是颜擎给你泄密了!”

        见他是这个反应,颜疏也呆掉了,“你……还真打算在这种时候向我求婚?”

        颜疏低头看了眼自己光着的腿和红肿的伤处,无奈扶额,“你还真是出其不意。”

        “我……我就是那天做梦梦见你要和别人走了,心里难受,第二天起来第一个想法就是去买戒指,再来给你戴上,其他的也没多想。”盛珩遇也觉得这个时机选的不够好,懊恼的耳根发红。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在仔仔细细的给颜疏涂药。

        颜疏见他懊恼的咬牙,就好笑的摸了摸他通红的耳朵,“给我戴上吧。”

        “你说什么!”盛珩遇在听到颜疏话的那一瞬间心跳就快了起来,他抬头紧张的看着颜疏,喉结上下一滚,“你的意思是,你答应我的求婚了!”

        “不,不对!”盛珩遇小心翼翼的收回正在给颜疏涂药的手,在她面前郑重的单膝跪好,“我还没求呢,仪式感要给足!”

        说完,盛珩遇就从大衣内袋里掏出了一个戒指盒,打开戒指盒,露出里面一只他专门找人设计的戒指。

        抬头看着颜疏,盛珩遇紧张的手都有点发抖,“颜疏,你愿意嫁给我吗?”

        颜疏拿过边上的毯子盖在腿上,笑的眉眼弯弯,“我愿意。”

        盛珩遇不知为何感觉鼻子有点发酸,眼睛都跟着湿润了。

        他拿出那个带着落野弓设计元素的戒指,颤颤巍巍的给颜疏戴上,“我……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我也是。”颜疏弯腰双手捧住盛珩遇的脸,在他唇上啵唧亲了一口,“你明天如果不回剧组的话,我们去把证领了吧。”

        “这么急吗!”盛珩遇高兴的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说完才觉得自己这是说错话了,“我的意思是,明天就能领证?!”

        颜疏见他那个傻样,忍不住又笑了,“对啊,还是说盛老师需要时间再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