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大佬在下乡综艺洗白了在线阅读 - 164 史实原貌

164 史实原貌

        光是这第一段就拍了一天,等颜疏回到家时,就发现大腿内侧已经因为长时间骑马而被磨破了,裤子几乎都穿不住。

        她没有将这事告诉家里人,而是嘱咐张习习给她买了一管药膏带回了自己房间里。

        简单洗了个澡,颜疏只穿了个睡裙就出来了。

        她拿起放在桌上的药膏准备涂在伤处,却听手机一响,拿起来一看,才发现是盛珩遇的视频通话。

        颜疏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接了起来。

        那边的盛珩遇似乎也是刚洗完澡,身上穿着睡衣。

        “你看起来有点累。”盛珩遇对颜疏的细枝末节都很了解了,此时虽说是隔着镜头,但只看她一眼,他就察觉到了颜疏的状态不对。

        颜疏对盛珩遇笑了笑,也没瞒着他,拿着摄像头就将伤处给他看了一眼。

        “骑马骑太久了,腿磨破了,有点疼。”颜疏以往就算是受再重的伤,都不会轻易将痛苦与别人说。

        那时候她不能让旁人察觉她的软弱,更不能让人知道她也是个普通女人,会痛,会害怕。

        所有的痛楚和情绪她都得自己消化。

        但在这里,有盛珩遇,颜疏觉得自己大可将痛苦展露出来。

        盛珩遇眉头一皱,声音中是显而易见的心疼,“那你明天的拍摄还要骑马吗?”

        “要骑。”颜疏点点头,见他担心的都把脸贴到镜头上了,就补充道:“不过今晚涂了药膏,明天应该会好一点,不用担心。”

        为了转移盛珩遇的注意力,颜疏又问,“你那边怎么样了?”

        “我这边一切都好。”盛珩遇其实挺累的,一边和颜疏视频,一边眼皮子都打架了,但为了多看几眼颜疏,他还是坚持没有闭眼睡觉。

        颜疏刚涂完药抬起头来,就见视频那边的盛珩遇正强打精神看着屏幕。

        “睡吧。”颜疏也有点心疼,但苦于两人还是异地,所以她也只是伸手碰了下手机屏幕上那人微皱的眉头。

        似乎是因为得到了颜疏的准许,那边的盛珩遇眼皮一下就合上了,不过两秒,就睡得人事不知了。

        颜疏没有立刻挂掉视频,而是将手机就架在床边,听着盛珩遇的呼吸声和他一起入睡。

        “宝贝。”盛珩遇的声音在颜疏醒来的第一时间就响了起来。

        颜疏一时没反应过来,还以为盛珩遇就在她身边呢,伸手就向身侧摸过去,想搂住他的脖子。

        岂料一伸手却摸了个空。

        这边的盛珩遇就见颜疏闭着眼睛摸不到他就皱了皱眉,那张他日思夜想的脸上还带了点怅然。

        他心里有点堵得慌,“我在这里。”

        颜疏睁开眼,就见视频那头盛珩遇已经洗漱完毕换好了衣服,似乎是要出门去了。

        “我也起床准备去拍摄了。”颜疏揉揉眼,对视频那头的盛珩遇露出了个纯然的笑意,“以后我不演戏了,我们应该就有更多的时间在一起了。”

        她最初想做编剧,其实并没有带上这个初衷,但时至今日,颜疏觉得她做的决定还真是挺有先见之明的。

        盛珩遇闻言并没有很开心,反倒是叹了口气,“可我们还是要各忙各的,好想退休啊!”

        “行了,现在不挣钱老了拿什么养老,快去工作!”颜疏对他一笑,“我也要去忙了。”

        “知道了,我这就去挣钱养家!”盛珩遇也就是感叹一声,随后就挂断了视频。

        颜疏到达摄影棚的时候,就发现容煜已经在化妆了。

        “早上好啊颜颜!”容煜本来正在面无表情的抬着头让化妆师给他化妆,但一见到颜疏,他立刻甜甜的笑了起来,把正在给他化妆的化妆师都惊呆了。

        颜疏对他点点头打了个招呼,没有多说什么,带着张习习就进了另一间化妆室。

        看着颜疏离开的背影,容煜脸上的笑慢慢收敛。

        他看着镜中慢慢变得锐利的眉眼,缓慢的勾起了唇角。

        颜疏换好衣服化好妆走到拍摄场地中,就见场景已经全部搭建起来了。

        容煜换上了一身黑色滚金边的皇帝龙衮,头上戴着的帝冕垂下的冕旈微微遮住了他被画的有些阴鸷的眉眼。

        他居高临下的晲了颜疏一眼,神情淡漠又空洞,还别说,真和颜疏最后看到的渊厉帝的那个眼神有点相似。

        颜疏翻身上马,手中的弓箭已经收起来挂在了一边,她身后是二十名颜疏亲卫。

        叶导拿起小喇叭,“都准备好了吗?”

        颜疏和容煜都点了点头。

        今天的大渊和以往的任何一天都很相似,颜疏看着近在眼前的京都城门,神情轻松,甚至有些愉悦。

        她想家了,连进宫述职都想免了,一心就想直接回家。

        但让她感觉有些异常的是,平时一直开启的城门,今天居然在白天关闭了。

        “城中发生何事了?”颜疏问手下的斥候。

        斥候摇摇头,“并没有接到京中传来的消息。”

        颜疏眉头微皱,莫名有种不详的预感。

        果然还不等她手下副将再次叫门,城楼上就出现了渊厉帝的身影。

        渊厉帝居高临下的看着颜疏,不多时,他的身边出现了一排排弓弩手,而在颜疏和二十颜家亲卫周围,则是出现了一圈火木仓兵。

        “将军!”身边亲卫开始有些慌乱。

        但颜疏却抬手握拳,让他们冷静下来。

        她领头翻身下马,那些亲卫也跟着下马。

        “见过皇上。”颜疏带着亲卫肃容跪下。

        即便她已经察觉到渊厉帝对她的杀意,但为了那万分之一能活下来的希望,颜疏也是不得不跪。

        渊厉帝哼笑了一声,“你还敢回来。”

        “臣为何不敢回来?”颜疏觉得渊厉帝这话问的奇怪。

        她明明是大胜而归,为什么渊厉帝却用看敌军的眼神看着她?

        颜疏有些干裂的嘴唇紧抿,抬头再看渊厉帝时,目光变得十分锐利。

        “沟通异族,意欲谋反,这些罪名足够你死一万次了!”渊厉帝连举证都不屑了,干脆张嘴就来。

        颜疏惊呆了,“敢问皇上可有证据!”

        “你祖父和兄长的证词可算证据,你书房里与异族往来的信件可算证据!”渊厉帝向着身后一伸手,立刻有人将一叠书信递到了他手中。

        颜疏仔细分辨,就见站在他身后的是叶无颐。

        听到渊厉帝提及祖父和兄长,颜疏面色一变,“我祖父和兄长如今在哪里!”

        “刑部大牢。”渊厉帝云淡风轻的道,一边说,还一边将那一叠书信从墙头扔了下来。

        颜疏眼见那些伪造的信件如同雪花一样纷纷而下,心就凉了半截。

        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她也不跪了,干脆带着二十亲卫站了起来。

        抬头看向上面的渊厉帝,颜疏目光森寒,“我这二十亲卫都与此事不相关,放他们走。”

        “不相关,他们如何不相关!”渊厉帝冷嘲一声,干脆也不再和颜疏废话,直接道:“给我通通原地诛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