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大佬在下乡综艺洗白了在线阅读 - 146 颜家军

146 颜家军

        被盛珩遇直接拒绝,陈太太和陈嘉禾的面色都不太好看。

        但陈太太却还是稳得住的,闻言不由一笑,“以前是不认识,但今天之后可就不是陌生人了,小盛还是太年轻了,不怎么喜欢多交朋友。有句话说得好,多个朋友多条路……”

        越听她说话,盛珩遇的眉头皱的越紧,但不等他开口,秦幼思就道:“也是,我家小盛太年轻了,和嘉禾这种女强人估计也说不上话,这微信就算加上了,估计也没有共同话题,孩子不愿意就算了吧,相信嘉禾也不会愿意加个还没毕业的大学生的。”

        秦幼思这话听着像是在说盛珩遇不配和陈嘉禾做朋友,但实际上,字里行间的却都在说两人不合适做朋友,你就别倒贴了。

        这陈太太也不是傻子,听秦幼思都这么说了,立刻意味不明的哼笑了一声,转身就往外走。

        陈嘉禾却在这时候对盛珩遇三人歉然一笑,“不好意思啊,我妈妈就是急脾气,你们别生她气。”

        说完,她才追着陈太太离开。

        目送母女两人离开别墅,秦幼思才优雅的翻了个白眼,“这母女两个都不是好东西,妈妈是个傻子,女儿还需要利用妈妈的傻来衬托自己的懂事知礼,也真是奇了怪了,这种人还能考个市状元?”

        盛珩遇和颜疏在秦幼思身边坐下。

        颜疏因为和这对母女并不熟悉,所以并未发表评价,转而问起盛教授的去向。

        “爸他一大清早就去了市图书馆,说三点之前就回来,看看时间,他应该快回来了。”秦幼思拍了拍颜疏的手背,转而提起卫琳澜怀孕的事,“颜擎和澜澜这么快就有孩子啦,你妈妈是不是高兴坏了,要做奶奶了!”

        “对,妈妈在家里一边织毛衣一边哼歌呢。”颜疏将家里人得知卫琳澜怀孕的反应一一讲述给秦幼思听。

        秦幼思听得哈哈直笑,盛珩遇不时插话,三人聊得正开心呢,就见提着个小包的盛教授刚好从外面回来了。

        “颜颜回来啦!”盛教授一看到颜疏,立刻眼前一亮,连那么大一个孙子坐在沙发上都没看见。

        “爷爷,您是看不见我吗?”盛珩遇无奈的看着盛教授,“好歹咱们爷孙这么多年,您要不要这么偏心?”

        盛教授伸手呼噜了一下盛珩遇的头发,“什么偏心,人的心本来就是偏的。”

        “过分了啊爷爷!”盛珩遇嘴上虽是这么说,却任由盛教授呼噜他的脑袋。

        颜疏见了盛教授也有点激动,立刻站起来,跟在盛教授身后,“教授,您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还叫教授呢。”盛教授笑眯眯的看着颜疏,“和小盛一起叫爷爷,我爱听这个。”

        颜疏也不扭捏,直接笑着叫道:“爷爷。”

        “哎!”盛教授应的干脆,直接对颜疏一挥手,“走,和爷爷去书房!”

        “好嘞!”颜疏立刻跟上。

        盛珩遇见两人就要往书房去,立刻站起来跟上,“我也去!”

        两人要说的话并不是什么秘密,所以即便他跟着,盛教授和颜疏也并未反对。

        进了书房,盛教授才把一个黑皮线装本子掏出来,很珍惜的反到其中一页。

        “关于你说的,渊厉帝曾围杀颜家军的那段历史,我的确找到了一点证据。”盛教授将本子转过去面对颜疏和盛珩遇,对她指了指上面摘抄的一段话。

        颜疏低头去看,就见那一段是盛教授从《渊厉帝本纪》里面摘抄下来的。

        这句话记载的是在颜家军回到城外的那一天所发生的事,本应记录颜家军踪迹的这一页对他们只字未提。

        在《渊厉帝本纪》中,颜家军在这一天像是消失了一般,只有零星琐事被记录在案,甚至史官还记录了那天是个晴天,天边有朵龙形云彩。

        “这里记载的的确太简单了,我又去翻阅了众多野史和其他文献,才从一本县志中发现了颜家军经过距离大渊京城只有五公里的小县城的这一段。”

        盛教授又指了指下面一段话,“不仅是这个县志记载了颜家军途经小镇时的光景,当时的大学士潘璟还在几天后写到会参加犒赏三军的活动,这都是颜家军曾班师回朝的铁证!”

        听到潘璟这个名字,颜疏不由受到了触动。

        《战长亭》的作者就是潘璟,潘璟也是她在朝中唯一一位文官朋友。

        “教授……爷爷,您知道潘璟被埋在哪里了吗?”颜疏眼眶有点发酸。

        盛教授摇摇头,“我认识的一位考古学教授曾经研究过潘璟,但他却始终没有找到潘璟的埋骨地,而且从某个时间点开始,潘璟就彻底消失在了《渊厉帝本纪》中,其他历史文献里也几乎找不到他的身影。那位教授怀疑潘璟因为得罪了渊厉帝被他秘密处死,不过我没找到资料佐证这一点,在这里就不做推论了。”

        颜疏稍微有点失望,盛珩遇在边上将她的神情变化尽收眼底,“你很喜欢这位潘璟大学士?”

        被盛珩遇这么一打断,颜疏这才回神,对他摇了摇头,“不是。”

        颜疏不知要怎么和盛珩遇解释,所以就只能糊弄过去,接着继续去看盛教授的笔记本。

        盛教授又接着道:“顺着这条线索,我又追寻了下去,就发现大渊之后的北明曾经在距离大渊都城十里地之外的一个山崖下发现了一个尸骨坑,据北明史料记载,那坑内人还没腐朽的衣服盔甲都是大渊制式的,粗略那么一数,那坑中起码有上千人之多。”

        听到上千之数,颜疏鼻腔猛然一酸,哽咽着咬紧牙关,才没让自己的眼泪从眼眶中落下来。

        她手底下足足两千四百名颜家军,没死在敌人刀刃下,却死在了渊厉帝手中,死后竟被那个昏君直接掩埋在了山崖下!

        颜疏胸口发紧,但面上还是竭力保持了平静。

        她定定的盯着盛教授的笔记本看了半天,随后才道:“谢谢爷爷帮我考证,有您在,那两千多名颜家军才终于得以重新在历史上找回姓名。”

        我替他们谢谢您。

        颜疏最后一句话并未说出口。

        她平复了一下情绪,半晌才道:“要在《大渊宝藏》中拍摄的脚本我已经写好了,待会发给您,您先看下。”

        “好。”盛教授点点头,随即就直接在书桌后面坐了下来,“我得就这个发现写一篇论文,这些颜家军不应被历史埋没。”

        颜疏心中感动,但她却没有多说什么,拉着一脸古怪的盛珩遇就出了书房。

        而坐在书桌后的盛教授却有点奇怪的抬起头,看着颜疏远去的背影嘀咕道:“我也没说是两千多名将士啊……”

        ------题外话------

        教授考证这里就是胡编的啊,大家看个乐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