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 BEcp

        盛珩遇是知道这部剧的。

        这部剧叫《海清河晏》,是一部古装权谋正剧,剧本也曾递到他手里,但因为他当时太忙了就没有接下。

        当时他是很看好这部剧的,也有点惋惜和这部剧擦肩而过。

        那时的盛珩遇没想到,他竟然能在录综艺的时候和这部剧再次碰上。

        《海清河晏》的祝导听颜疏这么问,有些纠结的抿了抿嘴,半阖着眼睛思索了一番。

        “其实按照剧组正常安排,今天是拍不完的,不过既然你们只有今天一天时间,那我就把他们的戏份全挪到今天!”祝导决定任性一回。

        笑话,今天错过了这对大热cp,他还怎么找到另一对能和他们媲美的cp啊!

        该蹭的流量得蹭,这年头,地主家也没余粮啊!

        颜疏看向《一起生活吧》的导演,“您有意见吗?”

        “没有,二位老师尽管拍。”

        有了导演的点头认可,颜疏和盛珩遇就没再多言,直接任由祝导给他们安排造型师和化妆师。

        化妆期间,两人收到了祝导给他们递过来的剧本。

        颜疏看了一下,就发现这对北域皇帝皇后只有短短几段戏,但从这几段戏中却不难看出,这是一对怨偶。

        皇后是皇帝的母家硬塞给他的表妹,两人虽是青梅竹马,但皇帝却从未将皇后当做过爱人,就算是与她成了亲,也始终把她当表妹。

        可皇后却是从小就喜欢自己这位皇帝表兄,她本以为成亲后能和表哥琴瑟和鸣,没想到婚后等着她的却是始终冰冷的椒房宫殿。

        盛珩遇越看剧本眉头皱得越紧,最后整个表情都成了地铁老人看手机的表情包。

        “皇后为皇帝生为皇帝死,为皇帝哐哐撞大墙,皇帝就算不爱她,最后也不能为了震慑她的母族,就将她打入冷宫,仍由他那些宫妃欺负她吧?”盛珩遇当时看着这个剧本的时候没注意到这两人剧情的狗血之处,光顾着看北域和盛朝之间的争斗了。

        颜疏淡淡勾了勾唇角,眼底划过一抹讥讽,“自古帝王多薄情,况且你当皇后又是什么好人。”

        这种事情颜疏见得多了,早就见怪不怪。

        盛珩遇却不赞同的道:“我要是皇帝,是不可能这么对我的皇后的,不管皇后做了什么,我都能包容她。”

        他的语气十分笃定,说话的时候,还一瞬不瞬的盯着颜疏看,像是在对她保证什么一般。

        颜疏点点头,给盛珩遇竖了个大拇指,对他弯了弯眼睛,一副很温柔的样子,“盛老师的人品还是有保障的。”

        “不是……遇哥你说话就说话,看着颜颜干什么啊!偷笑偷笑!”

        “某些表决心的机会来了!”

        “啊啊啊啊好好磕,我为什么才入坑啊!这两人也太甜了!”

        “救!孩子要被甜无了!”

        ……

        不多时,两人化妆完毕,身上也都换好了戏份。

        因为北域地处偏远,所以两人身上穿的都是偏少数名族制式的古装。

        盛珩遇一身黑色滚金边袍子,而颜疏则是穿了一身火红色的衣裙。

        盛珩遇刚好这时候正站在颜疏身后,像是黑将红团团围在了怀里,黑与红混合,好似黑夜中静静盛开了一朵玫瑰。

        两人被工作人员引着去到片场,就见第一场戏是室内的一场文戏。

        皇帝在知道皇后与盛朝一女子有书信往来之后,问都不问,就将她打入了冷宫。

        皇后有心想要解释,皇帝却甩袖离去,晚上还宿在了贵妃房里……

        北域少帝看着跪在下首的皇后,脸上全是冷意,“证据确凿,你却还要开口狡辩,你当真让寡人心寒!”

        皇后脸上的表情从悲切到麻木,最后抬起头看向皇帝的时候,眼角挂着一滴将落未落的眼泪,“你一点都不信我?”

        “你让寡人如何信你!”皇帝将那一封封从境外带回来的书信丢在皇后脸上,“来人,把皇后请入昭宁殿,非诏不得外出!”

        见皇帝当真不给她一点解释的机会,皇后瞬间明悟,她的夫君这是在杀鸡儆猴。

        她不止一次见皇帝使出这一招对付他的敌人,那时她还觉得他们夫妻一体,这种事是万万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但今日一看,她才终于明白,她在皇帝心里,甚至还不如那些能给他带来好处的敌人。

        皇后站起身拍拍裙摆,没要宫人挟制,自己就走了出去。

        只是在她转身的时候,一滴眼泪才终于从她眼角滚落。

        这场戏拍的十分顺利,导演高兴的直给两人鼓掌。

        而近距离观看了几拍戏片段的观众们也都拍案叫绝。

        “这两人的表现力太绝了!”

        “我靠!求二位二搭!”

        “这部剧我要看!冲着这一对我也要看!”

        “啊啊啊!真配啊!导演吻戏能不能安排上!”

        “我觉得这两人又是be的命,别说吻戏了,估计拉拉手都悬!”

        ……

        也真是让观众们说着了,北域皇帝和皇后最终没能有个好的结局。

        大学纷飞的时候,皇帝在前线与盛朝大军厮杀,皇后则是从冷宫出来,坐镇宫中。

        皇帝重伤的消息从前线传回来的时候,宫内彻底乱了……

        “娘娘,咱们要不也逃吧!”皇后身边的小宫女刚从后宫回到金銮殿,见皇后依旧怔怔的坐在龙椅边上不肯离开,立刻劝道。

        皇后双眼赤红,但她始终抓紧了扶手没有落下一滴泪,“走,走去哪儿?”

        她不相信她那个英武不凡的表兄会被重伤,也不相信北域会就此覆灭。

        她是北域的皇后,更是他的妻子,她要为他守住这座城。

        “传我诏令,凡私逃出宫者,杀无赦!”皇后手里握着皇帝给她能调用皇城守备军的诏令,这时候才终于拿出来。

        小宫女没想到皇后还有底牌,顿时不敢再提要走的事,立刻去传皇后诏令。

        不多时,宫门口就杀的血流成河,皇帝最为宠爱的燕妃也赫然躺在血泊之中。

        然而就在此时,宫外一直在装疯卖傻的宁王却举兵造反,带着私人军队杀进了皇城。

        皇帝重伤的消息是真的,但伤却不致死。

        他与盛朝打了个平手,约定了和盛朝互不干涉之后,就秘密举兵往回赶。

        他回到国都那日,恰好撞见自己的弟弟宁王将皇后架到了城墙之上,当着他的面,宁王将皇后从城楼上推下。

        一朵荼蘼花在皇帝眼前绽开,那个始终会在夜里为他留一盏烛火的女人永远的离开了他。

        皇帝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才发觉了自己对皇后的感情,但这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观众们虽然看的是未经剪辑的现场版,但看到这里,还是哭的很大声。

        “呜哇呜哇!好惨啊这一对!比秋痕和池烈远还惨!”

        “这对cp在剧里难道就没有he的时候了吗?”

        “导演!你欠我的用什么还!”

        “导演编剧,你睡得着吗?我睡不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