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大佬在下乡综艺洗白了在线阅读 - 106 叫名字就好

106 叫名字就好

        盛小乖是秦幼思小时候随口给盛珩遇取的小名。

        等到盛珩遇上初中之后,他就没再让家里叫过这个小名。

        但家里人每次想逗他的时候,都会盛小乖盛小乖的叫,每当这时候,盛珩遇都会气鼓鼓的瞪着他们,一副气的不轻的模样。

        然而此时从颜疏嘴里听到这三个字,盛珩遇却丝毫气不起来,只是觉得十分羞耻。

        “别这么叫我!”盛珩遇像是不知道要拿颜疏怎么办,提了口气之后,又无奈的看着她,“换个其他的。”

        “遇哥?师兄?还是珩遇?”颜疏一边说,一边晃了晃盛珩遇和她交握在一起的手,“不满意吗?”

        听着颜疏那一声一声越来越亲密的称呼,盛珩遇的耳根慢慢红了。

        他轻咳一声掩饰住胸腔里呼之欲出的欣喜,“就叫名字好了。”

        “盛珩遇。”颜疏顺着他的心意叫了一声。

        盛珩遇嘴角勾起,轻轻应了一声。

        两人再次开车上路,因为车内没开直播镜头,所以两人都比下午的时候要放松。

        “你为什么会想去看落野弓?”盛珩遇有些好奇。

        他能感觉到颜疏对落野弓有种特别的执念。

        颜疏目光放的很远,像是回忆起了以前的事情。

        “你知道落野弓是谁送给那位颜将军的吗?”颜疏轻声问。

        “不知道。”盛珩遇不太了解这位女将军,摇了摇头。

        颜疏勾起唇角,像是想起了什么值得高兴的事,“落野弓是她十六岁生日的时候,她师父亲自做了送给她的。”

        “历史上似乎并没有留下关于这个师父的记载。”盛珩遇因为要去颜家祠,所以提前了解了关于颜家的历史。

        他看了不少关于颜家的历史文献,但却没有看到和这位师父相关的只言片语。

        但反观颜疏,他总感觉颜疏对历史上这位颜将军十分了解,甚至给了他一种颜疏和这位将军认识的错觉。

        “师父在我……她上战场之后就归隐了,他已经料到了颜将军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他自知帮不了将军,也不想看着她送命,就自行离开了。”颜疏的声音中带着种她自己都没察觉的遗憾。

        盛珩遇侧头看了颜疏一眼,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背。

        “我倒是觉得将军深明大义,做的是对的。她就算是知道师父说的没错,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外族入侵自己的国家,这样对比下来,我倒是觉得将军的师父有些怯懦了。”盛珩遇道。

        颜疏笑了笑,“师父不是怯懦,他只是觉得当时的大渊已经没救了。”

        “如果是你,你会怎么选?是和将军一起上战场,还是离这些纷争远远的?”颜疏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做这种不切实际的假设。

        但话到嘴边,她就是想这么问问盛珩遇。

        盛珩遇并未立刻回答,而是思索片刻后道:“我会和将军一起上战场。”

        说完,他又补充道:“当时渊厉帝荒淫无度,残暴无能,我最有可能做的事情可能会是谋反。”

        盛珩遇觉得很奇怪,“当时的颜将军明知这一点,你说她为什么不造反呢?”

        对啊,为什么她不造反呢。

        颜疏苦笑一声,当然是因为她颜家一家老小都被控制在了渊厉帝手里,而她在朝堂上处处被人掣肘。

        不过这话就不用和盛珩遇细说了。

        “应该有苦衷吧。”颜疏淡笑着看向盛珩遇。

        要是盛珩遇和她同朝为官,他会不会帮她?

        那时的情形会不会有所不同?

        盛珩遇不知颜疏复杂的心虚,只点点头没再多说。

        九点钟左右的时候,盛珩遇开车进入酒店地下停车场。

        两人领了房卡上楼入住,因为时间太晚了,所以两人都没再多说什么,各自洗洗就直接睡了。

        第二天早晨七点半,颜疏应节目组要求打开直播摄像头,先是带着gopro下楼买了点早餐,然后又提着早餐上楼敲响了盛珩遇的房门。

        正在看直播的观众这时候已经不少了。

        “昨晚颜颜和遇哥没有住一间房,差评。”

        “磕cp可以,但是能不能别说这种会让蒸煮尴尬的话。”

        “大家别舞的太厉害,毕竟他们还没官宣呢!”

        “什么呀,你说的好像是颜颜已经和遇哥在一起了一样,笑死!”

        “我不管我不管,遇人不疏就是真的!”

        ……

        “盛老师,你起床了吗?”颜疏敲了两遍发现没人应,拿出手机就给盛珩遇打了个电话。

        隔着门板,颜疏能听见一阵微弱的手机铃声从里面传来。

        那边盛珩遇似乎是接了电话,铃声消失。

        “颜颜……”盛珩遇还带着困意的声音从听筒那边传来。

        他还没怎么睡醒,下意识的就叫出了想叫了很久的称呼。

        颜疏听着话筒里的声音,有些庆幸自己没有开外放,只是那只靠近听筒的耳朵稍稍红了红,“该起床了,我给你捎带了点早餐……”

        颜疏话还没说完,就听见门后传来一阵急促的悉悉索索声,紧接着她就见眼前的房门被人拉开了。

        “抱歉,没听见敲门声。”盛珩遇头发睡得很乱,身上的睡衣领口半敞着,露出隐约的胸肌轮廓。

        他下意识的接过颜疏手里的早餐,伸手就想去牵她的手。

        颜疏却闪了下躲过他的手,对盛珩遇举了举手里的gopro,“直播已经开始了,盛老师先去洗漱吧。”

        “啊啊啊!老公身材好好啊!辣哭我!”

        “盛老师接了电话之后居然一点起床气都没有,爱了爱了!”

        “谁说盛老师没有起床气的,十年老粉可以证明,之前周鸣不止一次在微博抱怨自家艺人起床气很大!”

        “盛老师好双标啊,对颜颜好温柔~”

        “刚才盛老师是想牵颜颜的手吗??”

        “不是吧,他不是从颜疏手里拿早餐的吗?”

        “早餐刚才不是拿了,他又伸手,看这个角度,的确像是要牵颜颜啊。”

        ……

        cp粉手持放大镜,恨不能把所有细节都看的清清楚楚,但两位正主却装的像是没这回事一样,十分平静自然的就都进了屋。

        盛珩遇没急着拉开窗帘,而是打开了屋中的灯,他指着沙发对颜疏道:“你先坐,我洗个澡。”

        “好。”颜疏把早餐一一在茶几上摆开,就听浴室里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

        她也没等盛珩遇,拿起筷子就吃了个小笼包。

        此时的直播镜头是对着颜疏的,观众们只能看到颜疏和她背后的白墙,耳边能听见一点水声,但却看不见正对着颜疏的浴室门。

        没多一会儿,浴室中水声停下,只在下半身裹着浴巾的盛珩遇湿着头发走了出来。

        颜疏本来还在和观众们闲聊,一抬眸见到那块垒分明的胸膛,她也是一愣。

        “忘记带衣服了。”盛珩遇红着耳根对颜疏无声道。

        颜疏点点头收回目光,本以为这点细节不会引起观众们的注意,谁知她一低头,却见手机的直播界面上,已经被黄色的弹幕刷屏。

        “颜颜刚才是不是看到什么了!”

        “颜颜刚刚看到了什么,好好奇啊!”

        “给我康康,求求了!”

        “绝症,我,看看,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