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大佬在下乡综艺洗白了在线阅读 - 103 午休

103 午休

        在营销号将宋月明买水军黑颜疏的事情爆料出去之后,有心人终于翻出了她和《暗涌》剧组的关系。

        不过短短半天,“宋月明买水军黑颜疏”和“宋月明被《暗涌》解约”两个词条就冲上了热搜低位。

        得知这一切的宋月明的粉丝见自家正主才是“受委屈”的那个,立刻冲出来为她洗地。

        《一起生活吧》官微和《暗涌》官微同时被冲。

        月亮在我心:月月那么善良,怎么可能买水军黑ys,况且我们月月是二三线女艺人,为什么要去碰瓷一个十八线的小爱豆,你们想蹭热度想疯了吧!

        月明星稀:本来我是不想说的,但是我们月月之前无缘无故被《暗涌》解约的事情还没人给她做主呢,现在怎么还把屠刀对准受害者了呢?

        河蟹友爱:顶替月月的好像是shy的表妹,她是个完全没演过戏的新人,厉导这是收了多少钱啊,居然肯让资本qj他!

        可可爱爱:颜疏的黑子一年到头都不少吧,为什么现在要把锅甩在我们月月头上?

        ……

        一时间,宋月明成了广大路人同情的可怜人。

        被解约,被顶锅,可众人齐刷刷的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厉竞炎究竟是为什么要和宋月明解约。

        他们抓住了这个为宋月明伸张正义的机会,不仅大肆抹黑颜疏和《暗涌》剧组,还把盛珩遇和喻幼星全都拉出来痛骂了一遍。

        颜疏等人在学校吃完午饭回到家中,都没急着去午休,而是在客厅里面对面坐了下来。

        这时候直播已经关了,众人没了顾忌,都开始拿出手机关注早上的事态。

        “我去,宋月明居然还敢借着这件事为自己洗白!”何玮思见网上都是为宋月明说话的网友,气的不行。

        他之前在某档综艺节目里和宋月明合作过一次,对她的唯一印象就是排场大没礼貌。

        再加之他刚才已经从颜疏嘴里得知了宋月明解约的真想,这会儿就更加气愤了。

        颜疏却很淡定,“厉导那边有宋月明请假和轧戏的证据,她的粉丝和水军跳不了多久的,不需要为这件事生气。”

        卫琳澜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点点头,“宋月明之前在圈内的名声就不怎么好,就算是厉导那边的证据还不足以让她消停,我这里也有不少她的小尾巴。”

        盛珩遇知道自己学姐是个八卦集中站,这时候听她这么说,瞬间又放心了不少。

        “幼星那边你要不要发个消息去问问,不要让她被这件事影响了。”颜疏看向盛珩遇,关心的道。

        “不用,她心大的很。”盛珩遇对自己妹妹很了解。

        喻幼星现在生气估计是生气的,但是她生完气要做的第一件事,应该就是搞宋月明。

        那丫头从小就记仇,宋月明估计要不好过了。

        颜疏见他这么说,也就没再多问。

        李冉那边很快给颜疏发了消息。

        【我已经联系了厉导,他那边会配合我们澄清这件事,你安心录节目,别被影响。】

        【好的,麻烦你了冉姐。】

        【微微ok.jpg】

        见事情即将得到解决,颜疏就催促众人赶紧去休息。

        众人也没再干坐着,都各自分开进了屋。

        盛珩遇没急着进屋,见众人都关起门来,这才伸手牵住即将上楼梯的颜疏的手。

        “我睡不着。”盛珩遇一直没机会和颜疏独处,这时候握住她的手就不肯松。

        颜疏站在两阶楼梯上,刚好比盛珩遇高出了一截。

        她转身居高临下的看着盛珩遇,抬手捏了下他泛着红的耳垂。

        “早上课上的怎么样?”颜疏没有动,任由盛珩遇牵着。

        此时两人离得极近,颜疏能闻见盛珩遇身上淡淡的男士香水味道,不浓烈,像是雨后山泉,是种很小众的水调香。

        “小孩子太皮了,我光是让他们安静下来就花了十几分钟。”盛珩遇想起早上的那副场面,就下意识的皱眉。

        颜疏失笑,“你不喜欢小孩子?”

        “也不是不喜欢,就是不知道要怎么和他们相处。”盛珩遇抬手挠挠后脑勺,双眼亮晶晶的看向颜疏,“你呢,你喜欢小孩儿吗?”

        颜疏上辈子有大半时间都是在军营中度过的,军中也有年纪小的孩子,但在那种环境下,他们年纪再小,某种意义上也都不算是小孩儿了。

        她也不清楚自己喜不喜欢小孩儿,但从这几次和小孩儿的接触中可以感觉到,她应该是不讨厌的。

        “或许等我年纪再大一些,我会喜欢小孩儿。”颜疏抿唇点点头。

        盛珩遇把这事记在心上,重新有些忐忑的看向颜疏,“你困吗,想不想午睡?”

        “有点困。”颜疏点点头。

        自从来到这个没有战乱的时代,颜疏的确养成了很多惬意闲适的小习惯。

        诸如午睡、晚上睡觉不带刀又或是外出的时候只带一只手机。

        “那你去休息吧。”盛珩遇有些失望的垂下眼皮,慢慢松开了握着颜疏的那只手。

        岂料颜疏却在这时反手握住了他,将他重新带到沙发边坐下。

        “我也可以在沙发上小睡一会儿。”颜疏被盛珩遇那副笑模样弄得有些心软。

        “好!”盛珩遇没想到颜疏居然会这么说,立刻殷勤的就把小毯子拿过来盖在了她的腿上,“你想喝水或是吃点水果吗?”

        “不用。”颜疏在沙发上侧身躺下。

        因为这个沙发够大,所以即便她躺下了,留下的空位也足够盛珩遇坐在上头。

        不过盛珩遇却不想离颜疏太远,在她躺下后,他就走过去坐在了沙发前的地毯上,靠在她头脸的位置静静的看论文。

        “你是要提前毕业了吗?”颜疏闭着眼睛,小小声的问。

        盛珩遇早有提前毕业的打算,早就找时间修满了学分,这时候就差论文和答辩了。

        “恩,我已经和导师还有家里都说好了。”盛珩遇一偏头,就看见了颜疏那张被压得微微变形的脸。

        她唇瓣殷红,此时因为侧躺被挤压的微微嘟起,薄薄一层眼皮下,眼球在微微转动,长而卷翘的睫毛因为说话而轻轻抖动。

        光是这么静静的看着颜疏,盛珩遇就觉得心中鼓胀,恨不能时间就停在这一刻,让他能这样和颜疏不言不语的待在一起。

        “你很优秀,盛老师。”颜疏都快睡着了也没忘了夸盛珩遇。

        盛珩遇唇角勾起,小声嘀咕,“我不优秀怎么让你喜欢我……”

        “你说什么?”颜疏睡得迷迷糊糊,没听清盛珩遇说了什么,睫毛微微抖动,就睁开了眼睛。

        一睁眼,她就对上了盛珩遇那双盛满情愫的眸子。

        盛珩遇不闪不避,就这样直视颜疏。

        两人谁都没有说话,就这么自然的越靠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