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大佬在下乡综艺洗白了在线阅读 - 100 谁来救救他!

100 谁来救救他!

        【遇人不疏超话】

        置顶的拉郎视频再次更新,主要素材就是第三期直播的片段。

        其中有盛珩遇和颜疏在颜家祠门口碰面时对视的那一眼,也有颜疏站在颜家祠外等盛珩遇的那段,还有两人并肩坐在空荡荡的大巴车上的片段。

        每一个对视、每次互动,都被众多列文虎克女孩拿出来细细品味。

        这则拉郎视频下面,就是一条有理有据的九宫格分析贴。

        帖子第一张图是颜疏盛珩遇在颜家祠门口相遇的照片,第二张是盛珩遇帮颜疏放行李的照片,第三张是盛珩遇拿到心愿卡时下意识的看向颜疏的那一眼等等等等。

        下面的评论已经讨论疯了。

        臭臭子:yrbsszd我已经说腻了,xql这一期太甜了,我真看麻了!

        呦吼:别人家的cp粉抠糖吃,我们家的蒸煮倒好,直接把糖往我们嘴里倒!

        云胡不喜:我就想问问遇哥,大巴车那么多空位置,为什么非要和老婆贴贴,是生怕我们看不出你们的关系是吧。

        成事不足:颜颜紧张盛老师手指的时候也很甜啊,颜颜在看他的手指,他却在直勾勾的盯着老婆,当时盛老师心里应该高兴坏了吧,想的肯定是,啊,老婆在心疼我诶。

        啾啾:救命,楼上姐妹说到我心坎上了!

        镜子里的小鬼头:颜颜还给盛老师买篮球了,她好宠他啊!

        椰子味儿:吸氧.jpg,民政局已经给你们搬来了,啥时候结婚给个准话!

        ……

        被讨论的蒸煮还不知道自己从手指缝里给cp粉撒了多少糖。

        此时节目组的摄像机全部关闭,其余几位嘉宾也已经休息去了。

        村子安静平和,只有零星几声狗叫在远处回响。

        从邻居家窗户中透出的微弱灯光勉强照亮了院子前面的空地,颜疏就着这点微弱灯光,在院子前头大树下的石桌边坐下。

        她手里拿着一瓶碘酒和一卷纱布,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她也没回头,直接道:“过来,我给你换掉手上的纱布。”

        盛珩遇隔着丛丛绣球花,看见了颜疏清瘦的背影。

        “你不回头看就知道是我?”盛珩遇没看见颜疏的时候还有点紧张,但在见到她的那一刻,他的心情却莫名平静下来,只有丛丛欣喜如同绣球花一般挤挤挨挨的填满了他一整颗心。

        颜疏侧头看向他,唇边带着点笑意,“你的脚步声很有规律,不轻不重,很好辨认。”

        盛珩遇在她对面坐下,将手伸向颜疏,状似不经意的问,“你是谁的脚步声都能听出来,还是只能听出我的?”

        “熟悉的人,我一般都会记住他们的脚步声。”颜疏不解风情道,一边说一边解开了盛珩遇手指上缠着的纱布,很轻柔的用沾了碘酒的棉签擦拭伤口边缘的细绒线。

        盛珩遇蜷了蜷那根受伤的手指,挠了一下颜疏握着他手指的食指。

        “陈越的脚步声你也能听出来吗?”盛珩遇像是个执拗的小孩儿,想从颜疏嘴里得到满意的答案。

        颜疏挑眉看向盛珩遇,有点好笑的抿了抿唇。

        白天的时候她还以为盛珩遇不是很在意她和陈越出去都说了什么呢,没想到是在这里等着她。

        “恩,能听出来。”颜疏用话勾着盛珩遇,手下不停,一点一点清理干净盛珩遇伤口边的绒线,重新为他涂上一层碘酒,“他比你的脚步轻,还比你走的慢。”

        “你听得还真仔细。”盛珩遇酸唧唧的道,一边说,一边把另一条手臂撑在桌面上,俯身往颜疏的方向倾身过去,由下自上的撩起眼皮看着颜疏,“他中午找你出去……都说了什么?”

        他的声音很轻,像是有些底气不足。

        见颜疏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他又垂眸看着自己被颜疏握住的那根手指,失落的摇了摇头,“算了,你要是不想说……”

        颜疏麻利的把盛珩遇的手指用薄薄的纱布包好,这才抬眸看向他。

        “可以告诉你,不过你不准有情绪。”颜疏提前给他打预防针。

        盛珩遇听她这么说,几乎就可以确定陈越中午都说了什么。

        他皱眉盯着颜疏,有点不爽的道:“他是不是向你告白了?”

        “你猜到了。”颜疏笑笑,点点头,“在他说穿之前我就委婉拒绝了他,以后还当朋友相处。他也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人,你别太和人鼻子不是鼻子。”

        “你还真会为他考虑。”盛珩遇哼了一声,“我又没拿他怎么样。”

        颜疏看的好笑,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是是是,你没拿他怎么样,就是打篮球的时候老抢他的球罢了。”

        “你又注意到了,你下午的时候是不是老看他了?”盛珩遇跟着站起来,拿起桌上的碘酒和纱布亦步亦趋的跟在颜疏身后,“他就进了五个球,我进了十几个呢!”

        “十二个,我帮你数了。”颜疏放慢脚步等盛珩遇走到身边,才转头看向他,“没看他,净看你了,还看到你把衣服撩起来擦汗了,身材练得不错啊盛老师。”

        颜疏的目光顺着盛珩遇的脸慢慢滑下,落到他腹肌的位置。

        虽说颜疏并未触碰到他,但这一刻,盛珩遇还是像被颜疏的眼神给烫到了。

        他轻咳一声移开视线,耳朵根立刻就红了。

        颜疏没再逗他,迈步往小院里走。

        然而就在她一脚要迈进去的那一刻,盛珩遇却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有点不好意思又有点别扭的道:“你要摸一下吗?”

        颜疏有点没听明白,转身看向盛珩遇,“摸什么?”

        盛珩遇问出这句话似乎就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勇气,见颜疏这么问,他立刻把手一松,三两步就进了院子,“没……没什么。”

        及至盛珩遇进了院子,颜疏才反应过来,盛珩遇说的应该是腹肌。

        借着黑暗的遮掩,颜疏笑的眉眼弯弯,追上去拍了下盛珩遇的肩膀,小声在他耳边道:“师兄话都说出口了,不至于反悔吧?”

        听见颜疏这一声师兄,盛珩遇的脚步就是一顿。

        他转身面对颜疏,一言不发的拉过颜疏的手,掀起毛衣下摆就把她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腹肌上。

        颜疏稍微愣了愣神,等反应过来之后,就发现自己的手掌下面是一层富有弹性和男性荷尔蒙的肌肉,另一个人皮肤的触感和温度通过手掌源源不断的传输到她的脸颊上。

        不过是短短一瞬,颜疏就感觉自己的脸颊腾的一下烧了起来。

        她仓促的收回手,蜷起手指,虚虚握住还残留着盛珩遇腹肌触感的那只手,有些不自然的转身背对盛珩遇。

        “练得很好,继续保持。”颜疏像是在阅兵,很公事公办的夸奖道。

        盛珩遇也是头一次做这种事,他的脸比颜疏还要红。

        听见颜疏这话,他有点僵硬的点了点头,“好的,明白。”

        何玮思睡着睡着有点口渴,摸着黑到客厅里接水喝。

        他正喝着呢,一抬头,就见窗外站着两个人影。

        “你俩干什么呢?”何玮思放下杯子,有点迷糊的问了一嘴。

        正问着呢,就见高一点的人伸手把矮一点的人的手按在了自己肚子上。

        何玮思:??!!

        窗外两人闻言,齐刷刷看向何玮思,倒是直接把何玮思给看清醒了。

        “大半夜的……搞得像是私会一样。”何玮思玩笑一般打哈哈,一边说,一边悄咪咪的后退,想要装作什么都没看见的样子退回去。

        盛珩遇不慌不忙看向颜疏,“能说吗?”

        颜疏点点头表示同意。

        她不会主动宣扬自己的感情状况,同时也不忌讳告知看见的朋友。

        总之只要盛珩遇不介意,她是无所谓的。

        盛珩遇见她点头,高兴的唇角微扬。

        他伸手握住颜疏的手,兴冲冲的和她十指紧扣,并将紧握的两只手举起来向何玮思挥了挥。

        “谈恋爱没见过啊。”盛珩遇得意道。

        何玮思一脸呆滞,心里已经开始吱哇乱叫。

        啊啊啊啊,谁来救救他!

        大半夜的出来喝水,为什么会被当成狗拖出来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