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大佬在下乡综艺洗白了在线阅读 - 99 院子外面等你

99 院子外面等你

        天色渐渐暗下来,小学操场上刚架起来的幕布前面,逐渐坐满了自己端着板凳过来的村民。

        大人的说话声和小孩的笑嚷声吵做一片,屏幕在此时慢慢亮起,众人目光立刻被亮起的屏幕吸引过去,嘈杂声渐渐平息。

        将电影对准在幕布上之后,盛珩遇和颜疏几人回到村民后面坐下。

        趁着夜色,盛珩遇不动声色的勾了勾颜疏的手指,见颜疏看着屏幕,嘴角却微微勾起,他才有些不大好意思的也跟着笑了起来。

        陈越坐在两人身边,他本是想低头调整一下板凳的,谁知却看到了盛珩遇牵住颜疏手指的一幕。

        像是被什么尖锐的东西直接戳在了心窝上,陈越眉头一皱,端着小板凳坐的远了点。

        卫琳澜本就看穿了盛珩遇和颜疏之间关系的改变,这时候也不愿意坐在小情侣边上吃狗粮,很识相的端着板凳坐在边上和颜擎发消息。

        而毫不知情的何玮思和林烛则还坐在两人身边,时不时还凑头和颜疏剧透一下电影情节。

        “盛老师大概在二十分钟左右出场……”林烛凑到颜疏耳边小声逼逼。

        盛珩遇就坐在颜疏身边,这时候自然也能听见林烛的话。

        他皱眉一脸不赞同的看着林烛,“你干脆告诉她我演了谁。”

        “不好意思盛老师,有点忍不住。”林烛做了个给自己嘴巴拉拉链的手势,乖乖坐直了身体,“我不说了。”

        颜疏好笑的看了盛珩遇一眼,没有说话,而是抬眸认真的看起了这部电影。

        电影开场没多久,皇帝将在猎场遇到的女子带回了宫中,当天晚上,皇帝就宠幸了这个女子,但第二天早上,皇帝就发了急病,整个御医院的御医都说皇帝没救了。

        当朝国师应皇后诏令进宫,他问了皇帝的起居和饮食,发现只有那名女子来历成谜,是个与从前不同的例外。

        他当即将那女子关押起来,用照妖镜照出了她的真面目,并用残酷的刑罚想让她显出原形。

        但那女子却始终喊冤,并说自己已经怀了龙子,让国师赶紧放了她。

        国师怕她说的是真的,就让御医来给她诊脉。

        谁知就在御医进入这座专门为妖女打造的监牢的时候,一缕黑烟飘进了牢中,附在了这女子身上。

        女子再抬头时神色已经变了,捆在她身上的锁链形如无物,直接就被她挣断了。

        国师和御医见状都感觉不对,转身想逃。

        谁知那女子却尖啸一声,冲过来就扭断了他们的脖子。

        ……

        “你不会是那团附身在妖女身上的黑雾吧?”颜疏这时候怕被镜头拍到两人相牵的手,已经勒令盛珩遇松开了她。

        盛珩遇摇摇头,“连张脸都没有,算什么客串,你继续看。”

        何玮思和林烛对视一眼,都是一副想说不敢说的着急模样,恨不能现在就告诉颜疏哪个是盛珩遇。

        电影剧情继续发展,妖女杀了国师和御医后,直接趁着夜色回了皇宫,用体内的黑影控制了不省人事的皇帝,让皇帝将她封为贵妃。

        她催动妖力让腹中胎儿逐渐成型长大,不过是三天,她就分娩生下了一个小婴孩。

        小婴孩浑身是血,但却在妖女和皇帝的注视下,只用了短短半天就长成了个浑身赤裸的少年。

        长如海藻的头发遮住了少年的脸和大半身体,妖妃不知为何有些惧怕自己产下的这个急速长大的儿子。

        不过犹豫再三,她还是壮着胆子上前拨开了少年脸上的头发,想要看清他的长相。

        谁知就在那少年脸上的头发被拨开的一瞬,一张长满了眼睛的脸就出现在了妖妃面前。

        颜疏看到这张诡异的脸,眉头不禁一皱,下意识的移开目光不敢再去看屏幕上的那张脸,但她这一转头,却对上了盛珩遇那双沉静黑亮的眸子。

        “是不是很丑?”盛珩遇有些无奈的看着颜疏,“还有点恶心……”

        “有点。”颜疏看见那少年的第一刻,就知道那是盛珩遇。

        见盛珩遇尴尬的脚趾抠地,颜疏又凑到他耳边小声说,“不过,盛老师敢于为艺术献身,这很值得表扬,而且你演的很好。”

        盛珩遇被夸得耳尖泛红,不好意思的揉了揉耳朵,“你最好不是在骗我。”

        “我骗你干什么。”颜疏拉上林烛和何玮思,“不信你问他们。”

        盛珩遇见林烛和何玮思都看向他,神色又恢复成了平日的冷静疏离,只在嘴里咕咕哝哝,“不问他们我也知道我很优秀。”

        正在看直播的观众们只能通过固定机位观察几位嘉宾的上半身和正在播放电影屏幕。

        “当年我看《妖妃》的时候,被盛老师演的这个妖子吓得大半夜都没睡好觉!”

        “但是不得不说,十几岁的小盛身材就好好啊!”

        “prpr!年少不知老公好啊,这时候再看,真是口水直流。”

        “村里小孩子居多吧,真的不会吓到小孩子吗?”

        “全电影就这一个镜头比较瘆人,后面老公一直是包着脸的,光看身材、听声音还是很美好的!”

        “就是小妖子的结局不太好,我爆哭!”

        ……

        颜疏逐渐被电影情节吸引了过去,几乎没分神给盛珩遇。

        盛珩遇也没去打扰颜疏,而是静静的陪她看着电影。

        电影剧情慢慢来到结尾处,妖妃为了救回皇帝,将妖子骗到殿内,一刀剖开了他的胸膛,取出了那颗还在跳动的心脏。

        妖子死前拼命的伸手想要扯掉遮住他那么多只眼睛的白布,想要看看这个狠心的母亲,但直至他咽气,他也没能再看到这个女人一眼。

        妖妃将妖子的心脏烹煮入药,端到了皇帝的病榻前,喂无知无觉的皇帝喝下了这碗由妖子的心脏熬成的解药。

        然而喝完这碗药之后,皇帝并没有好转,甚至身上还出现了一道道黑色如同大理石一般的纹路,最终不过眨眼,皇帝就僵硬成了一块石雕,死在了妖妃怀里。

        那碗猩红的药汁从妖妃手中滑落,没喝完的药汁洒在她白色的衣角上,开出了一朵荼蘼花。

        看到这里,颜疏眼圈微微泛红,转头再看向盛珩遇时,有点像是在看一只可怜兮兮的小狗。

        “演这场戏的时候很难过吧。”颜疏很想伸手摸摸盛珩遇的脸颊。

        盛珩遇却摇摇头,“时间太久了,都有点忘了。”

        他没说的是,刚才再看这部电影的时候,这场戏带给他的那种压抑和绝望的情感再次袭击了他,让他心情有点低落。

        颜疏点点头,装作没有看见盛珩遇眼底的情绪,只在黑暗中悄悄握住了盛珩遇的手。

        盛珩遇无声的回握颜疏的手,两人谁都没再说话,但一种无言的平静和安宁却好似通过他们交握的手传递给了对方。

        两人手心的温度如同一团火苗,烘热了两颗心脏。

        电影散场,村民们逐渐离场,颜疏从他们身边经过时,偶尔还能听见有人在为妖子抱不平,还有人还在为妖子的离去抹眼泪。

        颜疏看了一眼妖子的饰演者盛珩遇,突然就觉得盛珩遇在她眼里像是在发着光。

        盛珩遇一边收拾设备,一边转眸看了颜疏一眼,那眼神像是在问,你看着我干什么。

        颜疏摇摇头没有说话,和众人一起收拾好了设备之后就回了小院。

        众人今天都累的不轻,没聊几句就各自收拾睡觉去了,直播镜头也在此时被关了。

        颜疏洗漱完毕,没有立刻去睡觉,而是拿出手机给盛珩遇发了条消息。

        【院子外面等你。】

        那边盛珩遇回的很快,就像是知道颜疏会主动找他一样。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