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大佬在下乡综艺洗白了在线阅读 - 92 颜家祠

92 颜家祠

        由于嘉宾之间不可以互相交流彼此选了什么地点,所以直到颜疏吃完饭回到颜家祠门口时,她都不知道待会这里会不会来人,来的又会是谁。

        颜疏带着直播镜头买票进入颜家祠,穿过牌楼进去,前方就是开阔的庭院。

        庭院正中摆着后世人修筑的颜将军像。

        颜疏看着那个身着大渊制式铠甲的将军像,有些怀念又感觉有点无奈。

        光看脸,颜疏可是一点都认不出来这是哪位颜将军。

        “现在就可以开始讲解了。”节目组工作人员提醒道。

        颜疏点点头,十分随意的开启了导游模式。

        “我们现在看到的这座雕像是颜将军像,不看雕像下面的介绍,光凭着这位将军的装束,我先来猜一下他的身份。”颜疏又仔细看了看那座雕像。

        “手握长枪,腰间挎双剑,这应该是颜挚颜老将军。”颜疏说完,唇边溢出点怀念的笑意。

        她以前曾问过祖父,为什么他擅使长枪,却还要在腰间挎剑。

        当时颜挚的原话是什么颜疏已经忘记了,但大概的意思颜疏却还记得。

        颜挚说,那两把剑是颜家先烈陪着高祖打天下时用的剑,它们不仅是剑,还是颜家军的魂。

        到哪儿,颜家军都不能丢了魂。

        颜疏鼻头酸涩,脸上却还是笑着的。

        她又将颜挚将军之所以挎剑的原因讲了一遍,紧接着就迈步往祠堂内走了。

        “我之前跟团去过颜家祠,当时导游不是这么说的呀,颜颜说错了吧??”

        “她估计连颜家祠的介绍都没看就来了,能不说错才有鬼吧。”

        “历史书上都说了,颜挚将军的双剑是拿来备用的,怎么到颜疏这里,就成了颜家先烈传下来的剑了?”

        “啊这……她不会是九漏鱼吧,连这个都能说错。”

        “学历史的在此,可以证明颜疏说的的确有误,没有史料能证明,颜挚将军的双剑是颜家祖上传下来的。”

        “不知道就被瞎说啊,万一真有人信了怎么办!”

        “……”

        颜疏还不知道弹幕上已经因为她的这段话而吵成了一片,这时候她已经进了祠内。

        因为这阵子不年不节,也不是休息日,所以来祠堂参观的人可谓少之又少。

        故而等颜疏在祠堂中众多颜家牌位前跪下的时候,祠堂里就只剩了她一个人游客,还有安静跟着拍摄的工作人员。

        祠堂屋顶挑得很高,秋日里给人一种庄严肃穆,又清冷幽静的感觉。

        颜疏没说话,先是对着祖宗排位磕了三个头,然后才站起来,一一看过那些牌位。

        “我也姓颜,所以拜一下祖宗。”颜疏轻声解释,又向镜头介绍道,“这位颜犹在将军是颜挚将军独子,平生最爱喝酒下棋,但却是个臭棋篓子,和自己的孩子下棋有时候都会耍赖,所以了解他的人都不会和他下棋。”

        “为什么颜疏说的像是认识颜犹在将军一样?像是她亲眼见过人家一样,有没有研究这方面的出来说下她说的对不对啊?”

        “颜犹在将军四十几岁就死了,关于他的记载少之又少,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

        “额,不是姓颜的就能碰瓷颜家的,还是不要乱认祖宗吧,颜将军的棺材板要盖不住了哦。”

        ……

        颜疏继续介绍,“这位颜煜将军是颜犹在的长子,他一生最喜舞文弄墨,但却碍于家族使命不得不领军厮杀,因为一些原因,他一生都未曾娶妻。”

        学过历史的都知道,这位颜煜活到三十岁左右就死了,死因至今无人知晓。

        颜疏却并不想提起兄长死因,只有些更咽的顿了顿,平复了心情之后,才介绍那个立在颜煜边上的牌位。

        这个牌位很特别,上面只有姓氏,本该写名字的地方只刻了一把长弓。

        只看那刻的简单的弓一眼,颜疏就禁不住笑出了声。

        “不好意思,我只是有点意外,居然会有人把弓刻在牌位上。”连个名字都不愿给她留下。

        弹幕见她在祠堂里还这样笑,一时又吵了起来。

        “她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啊,居然当着别人的牌位笑!”

        “学过历史的都知道吧,这位颜将军名字没有流传下来,所以才用她惯用的武器落野弓来纪念她,怎么看颜疏这反应,她像是啥都不知道一样??”

        “九漏鱼实锤了吧,不仅没学过这段历史,还自己瞎编颜家军的故事,你这么会编,怎么不去写小说啊?”

        “兴许颜颜就是没怎么关注过这段历史呢?”

        “上过中学的应该都知道,你家颜颜没上过中学吗?”

        ……

        “这位颜将军历史上没有留下名字,时至今日,大家讨论最多的还是她的功过,和她的死因。”颜疏像是在说一个不相关的陌生人。

        “我今天说点关于这位将军不常被讨论的部分吧。”颜疏笑笑,“他是颜犹在次女,颜煜的妹妹,早年也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后来因为颜犹在去世,颜煜断了一条腿,她才得到去战场历练的机会。”

        颜疏正说着呢,就见祠堂外头来了个带着黑框眼镜的男大学生。

        那学生见里面正在录节目,就没有进来,但听颜疏说道这里,他还是有点忍不住了。

        “不对吧,颜煜什么时候断过腿,这史书上压根没有记载。”男大学生身上穿着纽扣扣到顶的衬衫,一脸不赞同的看着颜疏。

        颜疏挑眉,“那你有证据证明,颜煜不曾断腿吗?”

        “我……我没有证据。”男生是个大渊历史方面的研究生。

        他当然清楚,关于颜家军的事情,历史上的记载非常少。

        “不过既然书上没有,那也就无法证实你说的是对的,既然不能证明是对的,那你就不能乱说。”男生坚持道。

        颜疏也不和他吵,“建议你回去看看《渊厉帝本纪》第十篇,其中是这样写的,‘孤之使医治足,必愈,以兵权付卿。’”

        “渊厉帝说,等我让御医帮你把腿治好,再把兵权重新交还给你,但渊厉帝后期迫于形势,重新把兵权还给颜家时,兵符却是落在了我……颜小将军手上。”颜疏接着层层分析,“如果颜煜当时的腿已经痊愈了,他又怎么可能让自己还不满二十岁的妹妹接下兵符,带兵前往边疆?”

        男生没想到颜疏居然会有理有据的反驳他,一时竟不知该作何应对,只能尴尬的红着脸站在门口。

        半晌,他才不服气的嗫嚅道:“你这是狡辩,说不定只是因为那位不知姓名的颜将军比较厉害,渊厉帝才把兵权交给她的。”

        “你自己清楚,你这话有多站不住脚。”颜疏没再和这人多说,继续带着观众们往祠堂后面走。

        弹幕这时候也看呆了。

        “我靠,我本来以为颜疏全是乱说的,没想到她脸《渊厉帝本纪》都看过!”

        “看过一本书有什么了不起,她还不是根据文章自己瞎推测的。”

        “那个男生估计也没想到,自己一个专业的有一天会被个业余玩家这样打脸吧。”

        “哈哈哈,尤其是他还没什么证据拿来反驳颜疏,笑死。”

        “这就叫乱拳打死老师傅吧。”

        “只有我觉得颜疏反驳他的时候很帅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