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大佬在下乡综艺洗白了在线阅读 - 86 继续

86 继续

        “不相干的都离远点啊,别围在这里。”厉竞炎怕颜疏和盛珩遇这两个头一次拍吻戏的不好意思,提前赶人清场。

        周围工作人员都知道下一场是吻戏,闻言就全笑着离开了拍摄场地周围。

        这是一场室内戏。

        池烈远和秋痕离开燕京的前一天晚上,池烈远在秋痕工作的百乐门里喝醉了酒。

        秋痕为了不让百乐门的打手拖死狗一样把她这个雇主拖出去,就很嫌弃的把他带到了自己房里。

        池烈远嚷嚷着还要继续喝,把秋痕房里的洋酒都给霍霍了。

        秋痕气不过,就和他一起喝。

        池烈远喝多了就开始哭,秋痕被他哭的脑仁疼,刚想把他打晕,就被池烈远拉过去抱在了怀里。

        秋痕从池烈远嘴里听了满耳朵的悔恨和伤怀,举到半空的手还是轻轻拍在了他的背上。

        就是在秋痕对池烈远放松警惕的这一会儿功夫,池烈远抬头,迷蒙的看着秋痕,凑上去在她唇上轻轻落下一吻。

        像是在索求安慰,又像是在确认这个世界上还有没有喜欢他这个存在的人。

        “别紧张。”盛珩遇和颜疏站在秋痕的房间里,嘴上叫颜疏别紧张,其实自己倒是先深呼吸了好几口气。

        颜疏见他紧张的嘴巴都抿成了一条直线,不由感觉他有点可爱。

        她一个大渊人都没觉得亲一下有多么值得紧张,怎么盛珩遇一个现代人,亲一下好像要他的命似得。

        “你别紧张才是。”颜疏怕盛珩遇面子挂不住,特意压低声音和他悄声说话,“你放轻松,就稍微碰一下,你只要发挥正常,咱们一条就能过。”

        “我没紧张,就是,就是有点不习惯。”盛珩遇一低头,就对上了颜疏那双带笑的眼睛。

        他耳根一红,心跳猛地就漏跳了一拍。

        “行,你不紧张,是我看错了。”颜疏抿唇笑,笑的眼尾微微往上勾出了漂亮的弧度。

        那弧度像个小勾子,勾的盛珩遇不敢再多看她一眼。

        “你俩准备好了吗?说半天小话了。”厉竞炎的声音通过小喇叭传过来。

        在场的工作人员为了不让颜疏和盛珩遇紧张,都没敢笑出声。

        盛珩遇又长出了一口气,见颜疏点头,才对厉竞炎比了个ok的手势。

        “第三十九场第一次拍摄!”

        池烈远喝的烂醉如泥,秋痕赶在打手前头,叫人帮忙把池烈远搬到了自己屋中。

        池烈远不肯老实待着,滑不留手的泥鳅一样从沙发上滑下去,又没骨头一样靠着墙站了起来,拿了秋痕放在酒柜里的洋酒。

        “不许喝我的酒!”秋痕好酒,这瓶酒还是她托林傥从国外买来的。

        她自己都没舍得喝一口呢,怎么可能给池烈远喝!

        然而池烈远一个醉鬼,真是一点道理都不讲。

        他仗着自己比秋痕高出一个脑袋,高举着酒瓶,在半空中就把这瓶酒给打开了。

        “我拿到了就是我的!”池烈远无赖道。

        秋痕看着池烈远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杀意,然而想到这人之后会给她五箱黄金,她也就忍住了没有动手。

        “真香!”池烈远举起酒瓶就把酒往喉管里倒。

        不少酒液顺着他的下巴滑下,沾湿了他白色的衬衫。

        “你!”秋痕看的心疼,伸手一把将被他霍霍了半瓶的酒抢了回来,仰头隔空也喝了大半瓶。

        与其让这他把自己的酒糟蹋完了,还不如她把剩下的全喝了!

        秋痕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不过片刻,那瓶子里的半瓶洋酒就全被秋痕下了肚。

        池烈远指着秋痕湿透了的衣襟哈哈大笑,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后背靠着沙发,笑着笑着却哭了。

        “你这酒真好喝,和我家老头子买的一样好喝。”池烈远哭的像个孩子,也不知是想酒,还是想那个老头子了,“我那天夜里偷偷回了趟家,发现外头守着的大头兵变了,屋里住的人也变了。虽然从外头看那里还和之前一样,但我就是能闻出来,我家里的味道变了,老头没了,真没了……”

        池烈远把头埋在膝盖上哭的伤心,哭声渐渐变大,逐渐他像是放飞自我了,哭的越发像个撒泼的孩子。

        秋痕被他这哭声吵得脑仁儿疼,张嘴劝了他两句无果之后,在他面前半蹲下来,抬手就想把他劈晕。

        可还不等她的手落到池烈远的脖颈上,原本哭的正起劲的人却抬手,一把搂住了她的腰,身子一转,就把她压在了沙发上。

        “给我放开!”颜疏原本觉得被盛珩遇抱一下并不会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但如今被他抱在怀里,颜疏却禁不住有些心跳加速。

        热烘烘的一个人将大脑袋凑在她颈窝处,喷洒出的呼吸毫无保留的染在她的耳廓和脖颈上。

        一种微妙的酥麻感从她被盛珩遇搂住的后腰一直蔓延到她的头脸上,让颜疏有一瞬间的失神。

        也幸好此时镜头中她是背面,才没让导演发现她的走神。

        “我不,我要你抱抱我!”池烈远像是撒娇要糖吃的小孩儿,抱着秋痕不肯撒手。

        秋痕从池烈远的声音中听到了更咽,恍惚中,她想到了以前那个被家人抛弃的自己。

        她好像也在某个无人的雨夜,躲在角落偷偷这样哭过。

        秋痕的手从池烈远脖颈上方滑下,落在了他的背上。

        她像是不怎么熟练一般在他背上胡乱拍了两下,嘴里生硬的威胁,“不许再哭了,再哭就把你丢出去。”

        “不,不要丢下我!”池烈远的声音闷闷的,脑袋埋在秋痕腰间不肯抬头。

        秋痕也是拿他没办法,“我还没拿到金子呢,不会丢下你的。”

        “真的!”池烈远惊喜的抬头,像是确认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一样直直盯着秋痕的眼睛。

        秋痕冷着脸点点头,伸手就想把池烈远箍在她腰间的手拨开。

        然而不等她把他的手掰下去,就见池烈远直起身来,凑上前……

        凑上前……

        盛珩遇觉得自己可以的,然而等他真的凑到了颜疏面前,看着她那饱满柔软的红唇,他却脑袋嗡的一声就空白了一片。

        颜疏正等着盛珩遇亲下来呢,就见盛珩遇在离她的唇只有一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卡!卡!”厉竞炎的声音从小喇叭里传来,“盛珩遇你干什么呢,亲啊!”

        “对不起导演!”盛珩遇也没有立刻挪动位置,而是道,“继续拍吧。”

        “第三十九场第二次拍摄!”

        顺着刚才的情绪,盛珩遇直起身,慢慢靠近颜疏,用一种十分别扭的姿势,将自己的唇慢慢印在了颜疏的唇上。

        两片温热的唇相贴,在感觉到颜疏的体温和呼吸的那一刻,盛珩遇的气息就乱了,一片红晕直接从他的脖颈就蔓延到了头脸上。

        而颜疏也是有些没想到和人亲吻原来是这样的感觉。

        她睁圆了眼睛,只觉唇上湿润柔软,鼻尖还能闻到盛珩遇身上淡淡的酒味儿。

        软的,但蛮奇怪的。

        感受着自己有些不规律的心跳,颜疏的耳根也悄悄染上了一点粉意。

        盛珩遇和颜疏还犹自不觉有哪里不对,但坐在监视器后面的厉竞炎却看的有点发笑。

        “卡!”厉竞炎都无奈了,“盛珩遇你是机器老化了吗,凑上去,亲一下,再分开,就三步,你为什么第一步要那么久!”

        “还有你颜疏,你之后应该推开他,给这个臭流氓一巴掌,为什么被亲一下就不会动了?”

        “那……那我们再来一条。”盛珩遇有点心虚,赶紧起身和颜疏拉开距离,不敢去看面前人的眼睛。

        颜疏拿手背贴了贴有点发烫的脸,也跟着道,“继续吧。”

        ------题外话------

        评论区有活动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