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大佬在下乡综艺洗白了在线阅读 - 80 特等奖

80 特等奖

        喻幼星从小就是个戏精,她虽不是科班,但就是有信心自己能演好。

        但她也没有盲目自信,在来毛遂自荐之前,她还特意找了表演老师学了一个星期呢。

        “陈越,你和她搭一下戏,就演玉蝶知道自己被林傥利用,找他对峙那段戏。”厉竞炎边说,边安排人给喻幼星拿了剧本。

        林傥是陈越演的男二的名字,而玉蝶,就是喻幼星要试的角色了。

        玉蝶这个角色就是个歌女,在林傥开的百乐门里工作,她暗恋林傥很久了,但一直不敢表白。

        她清楚林傥的真实身份,但却依旧愿意相信他是个好人。

        在剧本前期,玉蝶这个角色是最纯粹澄澈的。

        而林傥在明知玉蝶对他的心意时,利用这份心意,把她送上敌人的床,将被敌人抓住的秋痕换了出来。

        玉蝶回来后找林傥对峙,却发现林傥正在医院照顾秋痕,看到这这一切的玉蝶几乎被逼疯……

        “你把我送去齐公馆,就是为了救她出来?”玉蝶声音颤抖,一手紧紧抓着自己胸前的衣服,一手指着病床上还昏迷着的秋痕。

        林傥皱了皱眉,伸手把病房门关上,“你小点声,她刚睡着。”

        玉蝶本来一颗还跳动的心像是突然被他这句话给攥住了,她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她喜欢了三年的人。

        “这种时候,你居然怕我吵醒她?”玉蝶声音里带了点神经质的意味。

        林傥也怕玉蝶在医院里发疯,这才放软了声音安慰她道:“我知道你在齐公馆受苦了,但幸好有你,秋痕才不至于死在他们手上,我和她都很感谢你。”

        “谁要你们这不值钱的感谢!”玉蝶挥开林傥搭在她肩头的手,抬手扇了他一巴掌,“你们会不得好死的!”

        这段戏到此结束,结束后,喻幼星还有点沉浸在玉蝶的情绪中缓不过来,一个人站在角落里面壁。

        颜疏走过去将人带过来坐下,盛珩遇拍拍她脑袋以示鼓励,没有说话,只是抬眸看着厉竞炎,等他给喻幼星一个痛快。

        厉竞炎靠坐在椅子上,表情严肃又郑重,眉心还微微蹙着。

        喻幼星刚缓过来,抬头看到他这个表情,还以为自己是凉了。

        “没事的导演,不用我也可以的,大不了我等下次再找其他剧组试试。”喻幼星开解自己道。

        厉竞炎叹了口气,“虽然不尽完美,但却有玉蝶的神韵和感觉,这个角色给你了,你好好演。”

        说完,他很平常的抬了抬手,“好了,开始读剧本吧。”

        “我能演了吗!”喻幼星还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瞪大双眼看了看颜疏又看了看盛珩遇。

        “可以了。”颜疏失笑。

        盛珩遇也被她的反应逗笑了,“去那边坐好,读剧本了。”

        “好嘞!”喻幼星元气满满,像是打了鸡血。

        《暗涌》剧组的工作进行的有条不紊,而被尤寻安安排解了约的宋月明却麻爪了。

        只因她同时参演的三个剧组,有两个都和她解了约。

        尤其是另一个和她解约的剧组导演还是厉竞炎的圈内好友。

        要是这个剧组和她解约不是厉竞炎从中作梗就有鬼了!

        “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宋月明恨恨咬牙,“我又不是演不好,凭什么强行要求我参加剧本围读!”

        宋月明经纪人还算清醒,见她这幅样子,并没有拱火,而是安慰道:“现在情况已经是这样了,你就别想着那两部解约的剧了,演好剩下来这个吧。”

        “哼。”宋月明面上没有反驳,心里却暗戳戳把《暗涌》剧组整个记恨上了。

        “好了,剧本围读到这里就差不多了,咱们冯大编剧过几天会把调整修改后的剧本发给你们,接下来咱们就排演下大戏就行。”厉竞炎给大家放了两天假。

        众人欢呼好哦,都急不可耐的准备先回酒店睡他个昏天黑地。

        颜疏也是有些累了,回到房间里洗漱一番后就准备休息了。

        岂料就在这个时候,朱曳却给她打了个电话过来。

        她强打精神接起电话,就听那边传来朱曳惊喜的声音。

        “颜颜,你写的《战长亭》拿了特等奖!书协这边给你准备了三万的奖金,不过奖金不多,你就当那个彩头,主要是你这篇《战长亭》是完整的,很大程度上可以帮助专家补全缺失的部分!”朱曳的声音听起来很激动,“有个专门研究大渊诗歌的老教授把你那篇《战长亭》拿走研究了,如果有结果的话,他说可以推荐你上央视一档还在策划中的国风类节目。”

        颜疏听完她说的话,瞬间就清醒了。

        她的第一反应就是,三万挺多的啊。

        其次就是,原来《战长亭》之前失传了吗?

        “好的,那我需要做什么吗?”颜疏客气的问道。

        朱曳那边顿了顿,“其实也不需要你做什么,就是老教授说想找你讨论下这篇长诗,但是他不用微信,他说想去你剧组找你。”

        颜疏失笑,“要不您让他直接给我打电话?”

        “恩……我本来也是这么说的,但他刚才告诉我说,他已经快到影视城那边了。”朱曳也有点无奈了。

        “那您把教授的电话给我吧,我先联系一下他。”颜疏没想到,自己一个武将,有一天居然要和人讨论诗词歌赋。

        不过事已至此,只能先和那位教授见面看看了。

        朱曳道了声好,把老教授的电话发给了颜疏。

        颜疏挂了和朱曳的电话后,直接就给老教授打了过去。

        老教授那边接的很快。

        颜疏简单做了个自我介绍,那边盛教授立刻高兴又爽朗的笑起来。

        “小颜啊!不好意思啊,我这几天可能要过来打扰你一下!”盛教授在那头道。

        “没事的,您现在在哪里,有住的地方了吗?要不我去接您?”颜疏可不放心老人家大晚上还在外面待着。

        “没事的,我孙子好像也在你剧组,我已经打电话叫他来接我了。”盛教授道,“他叫盛珩遇,你认识他吗?”

        颜疏一听,瞬间失笑。

        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可是如果盛教授是盛珩遇的爷爷,那他应该知道他们已经订婚了,怎么还会问她认不认识盛珩遇?

        颜疏感觉有点奇怪。

        “我认识盛老师。”颜疏又和盛教授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她这时候也没有睡意了,干脆在睡衣外面套了件黑风衣,带着口罩就要出门。

        “颜颜你去哪里?这都八点了?”张习习刚洗完澡出来,就见颜疏要往外走。

        “我待会再和你解释。”颜疏对她挥挥手,没再多说,干脆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