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大佬在下乡综艺洗白了在线阅读 - 78 一手瓜的执念

78 一手瓜的执念

        “我和你说几遍了,不要去危险的地方,你什么时候能把我的话放在心上!”颜擎的声音从卫琳澜手机里传出来。

        卫琳澜被震的把手机拿远了点。

        颜疏带着张习习往边上走了走,以防听到什么不该听的。

        而卫琳澜却毫不在意被人听见,接着电话还跟在颜疏和张习习身后。

        “不去怎么能吃一手瓜,不吃一手瓜我会死的。”卫琳澜小小声解释。

        颜疏听了一耳朵,好像有点明白为什么卫琳澜会知道路茗茗被陈总原配抽过的事了……

        接下来卫琳澜和颜擎那边再说什么颜疏就没再听了,因为盛珩遇走到了她身边。

        “习习去找你帮忙了。”颜疏几乎可以肯定了。

        但盛珩遇却摇了摇头,“不是,是学姐提前给我发了消息。”

        颜疏刚才还奇怪为什么卫琳澜就那么放心和她一起进包厢呢,敢情是已经找好了援兵啊。

        她失笑,“谢谢你,盛老师。”

        虽然她自己也能应付得来,但能动用盛珩遇就不动用武力,这很好。

        “不用谢。”盛珩遇脸还有点黑,“你下次能不能……”

        “能不能什么?”颜疏侧头看他,神情依旧平静淡然。

        盛珩遇被她这一眼看的心绪平静了些,顿了顿才道:“能不能不要随便就去赴这种局,那个老色批一看就不怀好意。”

        “你怎么知道他是老色批?”颜疏有点好笑的看着盛珩遇,“写他脸上了啊?”

        “就……一看就知道啊,你别多问了,我不知道怎么解释。”盛珩遇不想脏了颜疏的耳朵,干脆闭紧了嘴巴不再提这事儿。

        然而颜疏见他反应好玩,起了玩笑的心思。

        “哦~你指的是他潜规则年轻女孩这事儿吧。”颜疏点点头,“但我觉得他可能有心无力,他刚才还点了十几串羊腰子呢。”

        最后这句话是颜疏压低了声音说的。

        除了颜疏和盛珩遇,就连走在颜疏身边的张习习,都没听清她最后一句说了些什么。

        而盛珩遇几乎是立刻明白了颜疏的意思。

        他耳根红红的看向颜疏,也学着她的样子压低声音,“不许再想了,让他们自己发烂发臭!”

        “好的盛老师。”颜疏看着盛珩遇那红的几乎要滴血的耳垂,有点不厚道的笑了。

        还挺纯情。

        没多久,卫琳澜打完电话,上前两步走在颜疏身边。

        “刚才颜亮说,路茗茗要进《暗涌》,是真的吗?”卫琳澜看向盛珩遇,眼睛里闪烁着小星星。

        要是搁以前,颜疏见她这样,可能会怀疑卫琳澜是对盛珩遇有意思。

        但搁现在,颜疏很清楚,她这是对盛珩遇嘴里可能会说出的瓜感兴趣。

        “颜亮找尤老板谈过,说是要投资五百万,让路茗茗进组演个女配。”盛珩遇像是在讲什么笑话。

        五百万丢在这种大制作面前,真的连一点水花都砸不起来,也不知道颜亮是怎么想的。

        卫琳澜了然的点点头,“看来路茗茗在颜亮心里不怎么值钱啊,才五百万,他给之前那个小情人庆生的时候可是买了辆一千万的车呢。”

        颜疏听得好奇,“颜亮不就是朱颜一个小经理吗,他手里哪来这么多钱?”

        盛珩遇不喜欢聊这些八卦,但卫琳澜喜欢啊。

        她津津有味的道:“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架不住他嫁了个有钱的老婆啊。”

        颜疏被卫琳澜的说法逗笑了,“软饭硬吃?”

        “对,很形象。”卫琳澜给颜疏比了个大拇指。

        几人回到酒店时已接近晚上十点了,他们也没再闲聊,各自就休息去了。

        颜疏和张习习住的是个两室一厅的套间,所以早上六点的闹钟响起的时候,就只吵醒了颜疏自己。

        洗漱一番之后,颜疏戴上蓝牙耳机走出酒店晨跑。

        这个影视基地很大,虽说此时才六点出头,但来往接送群众演员的大巴车已经在周围穿行了。

        绕着酒店周围慢跑了半小时,颜疏回到酒店后面的花园里,慢条斯理的准备开始做晨间训练。

        “小颜,你怎么起这么早。”厉竞炎穿着个洗的发白的长袖t恤,穿着个大花裤衩,端着保温杯走到颜疏边上。

        颜疏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厉导早,我起来晨练。”

        “嚯,这习惯好,我孙子今年和你一般大,天天在家睡到十一二点,叫都叫不起来。”厉竞炎把手里的杯子搁在旁边的小桌子上,撸起袖子,模仿着颜疏的动作,和她一起打拳。

        两人这边静静的打拳,没注意到一个鬼鬼祟祟的人正往这边移动。

        “我已经到了他们的酒店,待会就去找厉导毛遂自荐!”喻幼星举着手机正在直播。

        她在小破站上是个有两百万粉丝的搞笑美妆博主,因为早就预告了今天要杀到《暗涌》剧组下榻的酒店找厉竞炎谈进组跑个龙套的事,所以即便现在还不到七点,她的直播间里依旧涌入了小一万观众。

        “我先去后花园转转,顺便带你们看下这个酒店的环境。”喻幼星一边说,一边把手机摄像头反转,开始给众人拍花园里的景象。

        她正盯着弹幕呢,就见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原本昏昏欲睡的弹幕开始一排排的刷过“卧槽”。

        “怎么回事?”喻幼星问观众。

        弹幕立刻有人提醒。

        “前方三点钟方向的大树后面,似乎是厉导和颜疏在打军体拳!”

        喻幼星被他们这么一提醒,这才注意到那边有个大花臂老头跟着个高挑的姑娘一起打拳。

        她跑前几步,这才看清了他们谁是谁。

        “不好意思,今天忘记戴隐形眼镜了。”喻幼星把手机摄像头反转过来,对镜头那边的观众道:“我直接上去莽了,待会给你们直播结果。”

        说着,也不管弹幕上成堆刷过的尖叫,就把直播给掐了。

        喻幼星虽是无心拍到颜疏和厉竞炎打拳的,但这段直播视频还是以极快的速度冲上了热搜。

        热搜话题也很奇葩,“《暗涌》剧组这么猎奇吗?女主演和导演早上六点竟在花园干出这种事?!”

        “厉导!颜颜姐!早上好!”喻幼星元气满满的冲到两人面前。

        颜疏有点惊讶她会出现在这里,但转念一想,她却又没那么惊讶了。

        她是盛珩遇表妹,盛珩遇在这里拍戏,她来探班很正常。

        “你好。”颜疏一边和她到招呼,一边手上动作不停。

        而厉竞炎就更淡定了,见到喻幼星就只是点了点头,“你是喻家那个小丫头吧,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

        “是吗!那咱们很有缘分啊厉导!”喻幼星十分激动,刚想张嘴毛遂自荐,就见厉竞炎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开心事情一般摇了摇头。

        “孽缘啊孽缘!”厉竞炎一边打拳,一边道,“那天我从你家回家的时候被我老伴抽了一巴掌,她很生气的问我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

        “为什么啊导演。”喻幼星不解。

        “因为我回家的时候换了件衣服。”厉竞炎微笑不语,给喻幼星留了最后的颜面。

        颜疏听出了厉竞炎的弦外之音,脸上带了迷之微笑。

        这是尿在了导演身上啊!

        而喻幼星也是顿了顿就明白过来了,明白之后,她的脸瞬间就涨红了。

        “我……三岁的喻幼星做的事,和二十岁的喻幼星没有关系!”喻幼星理直气壮!

        颜疏:“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