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大佬在下乡综艺洗白了在线阅读 - 70 作妖

70 作妖

        《战长亭》是当年与颜疏很相熟的一位状元郎在她上战场前写的,为的就是祝福颜疏旗开得胜,还讴歌了战士们的辛苦和不易。

        颜疏很少背那些酸诗,但这篇全文足有八百多字的《战长亭》,她却原原本本的背了下来。

        一篇《战长亭》写完,已经是一小时后了。

        颜疏用书将宣纸压牢,这才伸了伸懒腰,走出书房准备做早饭。

        然而不等颜疏将牛奶热好,就听见了一阵没什么规律的敲门声。

        这个点来敲门的,应该是盛珩遇。

        颜疏没多想,走过去就把门给拉开了。

        不过还不等她看清门外是个什么情形,就见喻幼星满头冷汗的向她倒了过来。

        “你怎么了?”颜疏眼疾手快扶住喻幼星,把她带到沙发上坐下,这才腾出手来打车,准备带她去医院。

        “我胃疼,浑身难受。”喻幼星疼的快要说不出话了,伏在沙发上像个小虾米。

        颜疏戴上口罩和茶几上的黑框眼镜,架起喻幼星就往外走。

        等她把喻幼星塞进出租车时,饶是颜疏体力再好,也累出了一脑门子汗。

        “师傅,麻烦稍微开的快点。”颜疏皱眉看着疼的睁不开眼的喻幼星,拿出手机给盛珩遇打了个电话。

        那边接的很快。

        “颜疏,怎么了?”

        “盛珩遇,住在你家的女孩儿生病了,我现在送她去医院,你在哪里?”

        “我已经在京市了,你待会把医院地址发我,我让她家里人过去照顾她。”

        “好。”

        颜疏没有和盛珩遇多说,立刻就挂了电话,把医院地址给盛珩遇发了过去。

        一路把喻幼星半抱进医院,颜疏带着她挂号看诊,最后得知喻幼星这是阑尾炎犯了。

        “那就割了吧。”喻幼星也是个狠人,得知需要做手术后,立刻强打精神把手术同意书给签了。

        院方似乎是接到了喻家的电话,所以喻幼星的手术安排的很快,五分钟还不到,喻幼星就被推进了手术室。

        这时候盛珩遇的电话又打了进来。

        “盛珩遇,她阑尾发炎,已经进手术室了。”

        颜疏还是头一次直面现代医学的冲击,一时还有些回不过神。

        “颜疏,这就是一场小手术,不会有问题的,你不用担心。那家医院喻家有持股,等喻幼星做完手术出来,有护工会照顾她,你先去忙吧。”

        “你不但心你的小女朋友吗?”颜疏没从盛珩遇的声音中听出着急关切的情绪,有些不理解的皱了皱眉。

        那边的盛珩遇愣了片刻,半晌,才失笑道,“颜疏,她是我表妹,另外,我是单身,没什么小女朋友。”

        “抱歉,是我误会了。”颜疏也是没想到喻幼星和盛珩遇会是这种关系。

        顿了顿,她又道:“我还是等她做完手术再走吧。”

        “谢谢。”盛珩遇真诚道。

        “不客气。”

        两人这边挂了电话,颜疏立刻就给文叔打了电话,请了一早上的假,还说明了请假的理由。

        文叔自然没有不答应的。

        在手术室外等了四十分钟,半阖着眼的喻幼星就被从手术室里推了出来。

        颜疏立刻迎上去,主刀医生就对她点了点头。

        “你妹妹手术很成功,不用担心。”主刀医生又交代了一下术后的注意事项,就让人把喻幼星送进了病房。

        因为喻幼星打的是局部麻醉,所以她这时候虽然蔫蔫的,但人却是清醒的。

        “谢谢你。”喻幼星被人送进了vip病房,一个女护工早就等在了那里。

        颜疏看着脸色苍白的喻幼星,点点头接受了她的谢意。

        “不用客气,你好好休息,我就先走了。”颜疏可没时间耗在病房里,说完这话就想离开。

        但喻幼星却用小手指勾住了她的衣袖,像是小孩儿一样,脸上露出了个羞涩的表情。

        “还有事?”颜疏低头看她。

        “那天我不该那样和你说话。”喻幼星指的是她俩第一次见面时的情形,“对不起,不过你以前真的是有点讨厌,我也是没忍住。”

        见她别别扭扭的向自己道歉,颜疏也没计较,“恩,我接受你的道歉。”

        “那个……看在我被拉了一刀的份上,我能不能求你个事?”喻幼星用那双大大的眼睛恳切的看着颜疏。

        颜疏突然觉得这眼神和某些时候的盛珩遇很像,眼巴巴的,像只小狗。

        她唇角无意识露出一抹浅笑,对喻幼星又有了点耐心,“说说看。”

        喻幼星眼睛瞬间一亮,“你能不能帮我和玮思牵个线,我想认识他!”

        “这我暂时不能答应你。”颜疏一眼就看出眼前的人对何玮思有好感,“不过等我下次再见到他,可以问问他愿不愿意加你好友。”

        “谢谢颜姐!”喻幼星激动的声音大了点。

        但才刚说完这话,她就被疼的倒抽了一口气,“完了,麻药药效要过去了!”

        颜疏失笑,向喻幼星告了别就离开了医院。

        她先是回到家中,将写好的《战长亭》卷起来放进一个纸筒中,而后才给朱曳发去了消息。

        【朱老师,我参赛作品写好了,要怎么交给你?】

        那边朱曳回的很快。

        【我下午正好在你们工作室附近有工作,我们就约在你们工作室楼下的咖啡店见面吧,到时候你可以直接把作品交给我。】

        【好的。】

        颜疏回完消息,在家吃了顿午饭,才打车去工作室。

        李冉见她又是打车过来的,就皱了皱眉,“你什么时候能去考个驾照?老这么打车,难保不会被有心人拿来造谣,说你穷的都开不起车了。”

        “穷的开不起车的人不是很多,多我一个很有问题吗?”颜疏没觉得这有什么问题,“而且有没有钱我们自己清楚不就行了。”

        “就你歪理多,我说不过你。”李冉将手里的平板递给颜疏,“《暗涌》的定妆照已经发布了,你用大号转发一下。”

        颜疏伸手接过平板,点开《暗涌》官博,就见置顶的一条微博,就是她和盛珩遇的单人定妆照。

        他们两人的海报整体是暗色的,被选来第一批次发布的,分别是盛珩遇坐在沙发上的那张和颜疏背对镜头的那张。

        颜疏下意识的点开评论区,只看了一眼,她眉梢就是一扬。

        嚯,作妖的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