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大佬在下乡综艺洗白了在线阅读 - 68 喝酒

68 喝酒

        “这组定妆照拍的非常好!晚上我请大家吃饭。”厉竞炎对颜疏和盛珩遇组合在一起的感染力感到十分欣喜,大手一挥,干脆叫助理定了三个包厢,把在场所有工作人员都请了。

        颜疏和盛珩遇还没来得及说话,那边摄影师却连忙摆手拒绝,“我没时间,我要回去修片。”

        “不急在这一时。”厉竞炎觉得有点好笑。

        “我急!”摄影师也不管厉竞炎还要再说什么,带着自己的设备和助理就匆匆离开了。

        “你们不会拒绝我老头子吧?”厉竞炎无奈的看向颜疏和盛珩遇。

        “那要看您请我们吃什么了。”盛珩遇咕哝道。

        而颜疏则是一笑,“当然不会拒绝,还有,您一点都不老。”

        越是相处,颜疏就越觉得厉竞炎像她祖父。

        他看着十分威严肃穆,但实际上就是个洒脱随性的小老头。

        当然,说厉竞炎不老的那些话就是在哄他。

        厉竞炎自然明白颜疏是在哄他,但这话他听着就是觉得舒服。

        “还是小颜会说话,不像这臭小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厉竞炎笑着指了指盛珩遇。

        盛珩遇杵在颜疏后边,接着又道,“我又没说不去。”

        厉竞炎定的是一家私密性很好的私厨餐厅,比中午颜疏点单的那家还要再高上一个档次。

        普通工作人员分别占了两个包厢,厉竞炎、盛珩遇和颜疏等几个主要人物单独占了一个包间。

        “要是老尤在这里,我非要让他陪我喝几杯。”厉竞炎正在戒酒,这时候酒瘾上来了,咋摸着嘴就想喝酒,“不过这手边只有你们这几个年轻人,我就不喝了吧。”

        他叹了口气,那样子好像真是被馋的不行。

        盛珩遇知道厉竞炎的情况,“您别装可怜了,给您简单点个二锅头,稍微过过瘾得了,不过只能稍微喝一小杯啊。”

        “诶,好!”厉竞炎高兴了。

        盛珩遇让服务员上了一小瓶白酒,当然,这不可能是什么普通二锅头,而是盛珩遇偷偷叫服务员兑了水的双蒸酒。

        “我陪您喝一杯。”颜疏也很久没碰酒了,这时候被白酒的香味一勾,馋虫也被勾出来了。

        盛珩遇惊讶的看着颜疏,“你会喝白酒吗?”

        李冉也有些诧异,颜疏之前可是连啤酒都不怎么喝的。

        “没喝过,这酒闻着香,我想试试。”颜疏还记得要维持人设,找补道。

        盛珩遇和李冉听了这话,才将心中的疑惑放下。

        想到这酒兑了水,盛珩遇就很放心的给她倒了一小杯。

        “先尝一下,不能喝就别勉强。”盛珩遇在颜疏耳边交代。

        颜疏点点头,没注意到另一边的李冉有些欲言又止。

        怎么这盛珩遇老抢她活儿干呢?

        平时提醒颜疏不要喝酒的不该是她吗?

        李冉越看越觉得盛珩遇可能是对颜疏有点意思,她越发警惕的盯着两人,生怕在她不知道的时候,颜疏被盛珩遇占了便宜。

        厉竞炎端起那拇指大小的玻璃杯细细品尝杯中酒,一边喝,一边舒服的喟叹出声。

        “小颜,你知道吗,原本试镜女主的演员是只需要自己演一段的,但盛珩遇这小子一见你来试戏,立刻提出要配合你再演上两段。”厉竞炎没工作的时候是很放松的,一边笑一边扒盛珩遇的底裤。

        “导演,你好好喝酒,别呛着!”盛珩遇恨不能上手去捂厉竞炎的嘴。

        颜疏听到这话,别有意味的看了盛珩遇一眼,“盛老师还挺照顾我的。”

        一注意到颜疏的眼神,盛珩遇就知道她可能是误会了是他主动要求演有吻戏的那段。

        但实际上他比窦娥还冤,试镜的片段全都是厉竞炎和冯慧一起选的!

        “我……”盛珩遇想要开口解释,但才刚开个头,他却又觉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解释这种事情有点羞耻。

        还是等着两人独处的时候解释好了。

        他按下心头的焦躁,泄愤一样拿起筷子拼命干饭。

        颜疏看了盛珩遇的反应,不由有点想笑。

        她端起酒杯,将杯子里那一点点酒水一饮而尽,随即又很自然的拿起酒壶给自己斟满一杯。

        “诶诶诶!你当是喝白开水呢!”李冉见颜疏还要喝,立刻就想抬手阻止。

        但不等她拦下颜疏手里的酒,就见盛珩遇将杯子从颜疏手里接了过去,举头将那杯白酒一饮而尽。

        “这……是我用过的杯子。”颜疏来不及阻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盛珩遇的薄唇贴到了刚刚她碰过的杯口。

        盛珩遇刚才也是为了阻止颜疏多喝酒,这一杯酒下肚,他才想起来他们好像间接接吻了。

        想到这一点,盛珩遇耳根子一红。

        “抱歉。”盛珩遇搁下杯子,抬手挠了挠烧红的耳朵,“但你不能再喝了。”

        颜疏噙笑看他,“知道了盛老师。”

        紧接着她站起身,对几人说要去趟洗手间。

        走到走廊尽头,颜疏正要转弯往洗手间方向去,就听最近的一间包厢里传来碗碟被摔碎的声音。

        紧接着,一个中年男人暴怒的声音就从里面传了出来。

        “林知密,你还当你是林家的大小姐呢!我告诉你,你别给脸不要脸!”

        听见这个久违的名字,颜疏眉梢微扬。

        “杨总,你放我走吧,我不想……我不想……”林知密的声音听来有点虚弱。

        即便还没看见她现在的状态,但颜疏却能从她的声音中判断出,她现在应该是被那个杨总强迫了。

        颜疏脚步一顿,也没多想,干脆转身一脚就将那个上了锁的包间门给踹开了。

        屋内的人似乎是没想到居然有人敢踹门,都齐刷刷的看向颜疏。

        这也就给了颜疏用手机拍照取证的机会。

        “咔嚓”一声,照片存入颜疏手机。

        她也是这时候才看清屋内是个什么情形。

        然而等她看清屋内情形时,她立刻被恶心的皱起了眉头。

        只见包厢内一共坐了五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剩下的三个都是年轻漂亮的女孩儿。

        林知密就是三个女孩儿之一。

        此时除了林知密,那另外两个女孩分别被两个老男人抱在怀里上下其手。

        而林知密则是无力的被一个秃头老男人压在沙发上,身上的裙子被掀起一半,见颜疏进来,她立刻扬起那张满是泪痕的脸向她投来求救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