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大佬在下乡综艺洗白了在线阅读 - 62 不用真的亲吧?

62 不用真的亲吧?

        将剧本上的内容都记在心里,颜疏默默盘了下女主秋痕的情绪和心理,等揣摩好秋痕的情绪变化,她这才对厉竞炎说自己准备好了。

        “行,那就开始吧。”厉竞炎抬手拍了拍盛珩遇,“去吧小盛。”

        盛珩遇点点头,起身走到颜疏身边。

        “台词都记住了吗?”盛珩遇挡在颜疏和导演三人中间,低声问她。

        颜疏点点头,对盛珩遇一笑,“开始吧盛老师。”

        说着,颜疏将那两页剧本折好装进口袋里,再抬头时,脸上的神情就已经变了。

        原本还带笑的脸上变得一片冷漠。

        这时,颜疏变成了秋痕。

        她先是冰冷的晲了盛珩遇一眼,随即转身就走,却被盛珩遇伸手拉住手腕。

        颜疏反应很快,手腕一转就反将盛珩遇的手腕折在手中,行云流水的来了个擒拿。

        因为她的动作太过熟练流畅,所以即便是盛珩遇,也差点被她这一手搞出戏。

        “让你别跟着我,你是聋了吗?”颜疏一脚踢在盛珩遇的膝弯,将他踢得单膝跪了下去。

        盛珩遇也一改平的高冷模样,这时候他将肩膀一缩,嘴里开始嚷着“疼疼疼”。

        “我都说了,我不是在跟着你,我就是碰巧和你顺路,你快放开我,我手臂要断了!”盛珩遇捂着肩膀,疼的龇牙咧嘴。

        颜疏轻嗤一声,把手一松,转身又要走。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盛珩遇却转身往前一扑,双手就把颜疏的小腿抱住了。

        “等会!我们做个交易吧!”盛珩遇一屁股坐在地上,抱着颜疏的小腿不肯撒手。

        颜疏尝试着拔了几次脚都没能把脚从盛珩遇怀里拔出来,她干脆没再动弹,转而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小刀。

        “不松手是吧?”颜疏眼底划过一抹杀意,手中那把隐形的刀子在手里转了一圈,随即转了个向,朝着盛珩遇的脖子就划了过去。

        盛珩遇吃痛,松开手抱着颜疏小腿的手,转而捂住被她划开一道血口子的脖子,“你他娘真想杀了我!我都说了做交易,老子给你钱你懂不懂!你不缺钱吗!”

        颜疏翻了个白眼,一脚踹在盛珩遇心窝子上,“老娘稀罕你那点臭钱,滚远点,晦气。”

        说完,她收刀再次想要离开,谁知这时候盛珩遇又不甘心的道,“一箱小黄鱼!你送我去蜀地找我小叔,我给你一箱小黄鱼。”

        听到这话,颜疏脚步一顿,转头打量盛珩遇,“你知道对我撒谎会有什么下场吗?”

        盛珩遇像是想到了什么,刚才那股子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儿瞬间消失,他紧张的咽了口口水,“我……我知道,我没骗你,我是池呈的儿子,你知道池呈吧,就刚死的那个大军阀。他死前告诉我,他在蜀地藏了十箱小黄鱼,为了不让池家绝后,死老头是不会骗我的。”

        听到池呈的名字,颜疏上下打量了盛珩遇一眼,“三箱,给我三箱,否则免谈。”

        这段戏到此为止,颜疏说完这句话,身上那股冷冽感瞬间消失不见。

        她对还坐在地上的盛珩遇伸出手,“刚刚有没有弄疼你?”

        盛珩遇原本对颜疏的演技没抱什么希望,这时候见她演的还不错,不由觉得十分惊喜。

        “不疼。”盛珩遇一把握住颜疏那只比他的手小了一半的手,借力站了起来。

        “你演的挺好。”盛珩遇又悄声补充道。

        颜疏轻出口气。

        其实也多亏了秋痕这个角色和她本身的性格有相似的地方,她才能演的这么顺。

        但凡换个活泼的角色来,颜疏觉得自己就不可能演的这样自然了。

        那边的尤寻安和厉竞炎也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一抹惊喜。

        颜疏的演技虽还有瑕疵,但瑕不掩瑜。

        不得不承认,她演这个角色时有种浑然天成的魅力在里面,叫人不由得就会被她吸引。

        冯慧更是毫不吝啬的鼓了鼓掌,“你们要是准备好了,就继续下一段吧。”

        “那就继续?”盛珩遇想到下面要演的片段,耳朵又开始泛红。

        他直愣愣的垂眸看着颜疏,一副想要得到她肯定的模样。

        颜疏见盛珩遇小心翼翼的,心里那点尴尬不知怎么就消失不见了。

        她对盛珩遇点点头,紧接着就转身背对了盛珩遇。

        盛珩遇脸上神情缓缓变化,眼底的悲痛和绝望逐渐浓郁,让旁观者不由自主的就能与他共情。

        “你杀了小叔?你不是说你不会动他吗!”盛珩遇痛苦的难以呼吸。

        一边是他最后的亲人,一边是他最爱的女人。

        他最爱的女人杀了他的小叔,池烈远这时候的情绪纠结又痛苦,他被对秋痕的爱和对她的恨让他分裂成了两个人。

        一个想要继续爱秋痕,一个想和她同归于尽。

        “你傻不傻,我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啊。”颜疏转身,怜悯的看着痛苦的盛珩遇。

        这时候的秋痕心里的痛苦不比池烈远少,但她却远比池烈远理智,从始至终都很平静。

        “你这么做是有原因的对不对,是不是那些人逼你的?”盛珩遇上前两步想要拉住颜疏的手,但却在要碰到她手指的时候,微微瑟缩了一下指尖,“你不是那样的人,你之前答应我的事都会做到的,你说要一辈子和我在一起,还要和我生两个孩子,就为了这些,你就不可能动手杀小叔,你告诉我,你是不是被逼的?”

        颜疏垂眸看着盛珩遇那只始终没牵上来的手,嘴角勾出一抹苦涩的笑来。

        “你错了,我从遇见你的那一刻就在骗你,杀了你和你小叔,一直都是我的任务。”颜疏再抬头时,敛去了眼底的涩意。

        她做了个给木仓上膛的动作,紧接着,她抬手用手里的木仓对准盛珩遇的眉心。

        眼圈干涩的发疼,在这一刻,颜疏只觉得自己的心好似也被风干了。

        “别自欺欺人了池烈远,我从来就没爱过你。”颜疏扣动扳机,在盛珩遇复杂的目光中,将子弹送进了她最爱的男人的身体中。

        盛珩遇中木仓倒下,颜疏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走到意识不清的盛珩遇身边,将他半抱在怀里。

        颜疏眼中的泪积蓄在眼底,她伸手抬起盛珩遇的下巴,低头慢慢凑近他的唇。

        这一段到这里其实就结束了。

        然而盛珩遇的眼睛却还一直闭着。

        他能感觉到颜疏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自己的唇畔,但她的亲吻却始终没有落到他的唇上。

        这一刻,盛珩遇只感觉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止了,心脏在这一刻快速跳动起来。

        他慢慢睁开眼睛,就看见了颜疏近在咫尺的那双眼睛。

        “不用真的亲吧?”颜疏悄声道,澄澈的眸子紧盯着盛珩遇。

        ------题外话------

        有没有按头小分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