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 酸

        何玮思选的这部恐怖片长达一个小时四十分钟,看完这部电影,盛珩遇觉得自己得到了升华。

        “诶,越越和沅姐怎么不在?”何玮思站起来开了客厅的大灯,这时候才发现少了两个人。

        “可能累了先去休息了吧。”林烛浑不在意,“刚刚那部电影告诉我们,不作死就不会死。”

        颜疏点点头,她也很不明白,为什么那六个人明明很怕鬼,却还要在晚上去鬼屋探险。

        “我出去一趟。”颜疏对大家交代了一下行踪,就端起了刚才装红烧肉的盘子往外走。

        这时候刚晚上八点钟左右,她刚才问了张奶奶,她们一般是九点才会睡觉,颜疏想趁着这会儿把盘子给张奶奶送回去。

        “你去哪里?”盛珩遇下意识的跟着颜疏站起来,“外面雨还很大。”

        “没事,我打着伞过去。”颜疏拿起门边的伞,举起来就走了出去。

        盛珩遇皱了皱眉,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抬手挠了挠头,有些不得劲的在沙发上坐下。

        然而就在他刚坐下的时候,他的手机却弹出了一条消息。

        拿起来一看,他就见是周鸣给他发的微信。

        【颜疏还真能忍,居然一直没告诉你刚才那盘红烧肉是她亲手做的。要是搁以前,她估计会把这事宣扬的人尽皆知。】

        盛珩遇看完这条消息立刻又站了起来,也没和何玮思和林烛说什么,拿起门边的伞就往外走。

        大雨浇在伞面上,砸出“哗啦啦”的声响。

        在这声音的掩映中,是盛珩遇那难以忽视的急速心跳声。

        颜疏不会做饭,但却因为他想吃红烧肉,就去和张奶奶学着做了。

        可是颜疏不是说以后要和他做普通朋友吗?

        普通朋友之间需要做到这一步吗?

        她是不是还对他……

        盛珩遇举着伞往张奶奶家那边走,村子里没有夜灯,只有零星的灯光从还没休息的人家中透出来,微微将青石板路照出轮廓。

        走过拐角,前面就是张奶奶家。

        盛珩遇不知为什么有点紧张。

        他待会见到颜疏,究竟要不要问问她为什么要为他做红烧肉?

        还是……

        还不等盛珩遇想出个头绪,就见陈越和颜疏打着一把伞从张奶奶家走了出来。

        “我知道一家味道很好的老式火锅店,等回海市,我可以带你去吃。”陈越撑着伞,在伞下微微低头,一脸温柔的看着颜疏。

        颜疏双臂环胸,对陈越向她突然献殷勤感到奇怪。

        他们也就是一起录了一期节目和一起拍了个宣传片的交情,再怎么说,也不足以让陈越这就对她产生好感吧?

        “等回海市我会很忙,应该没时间。”颜疏并不打算给陈越什么错觉,干脆直接开口拒绝。

        盛珩遇听不见那边两人在说什么,就只能看到颜疏和陈越肩并肩,笑眯眯的互相对视。

        说什么呢笑的这么开心?

        一股子酸气从心底冒出来,盛珩遇眉头皱起。

        这就是颜疏说的有事?

        和陈越打着一把伞,一起冒雨送一个盘子?

        “盛老师,你怎么在这里?”陈越被拒绝了也没生气,抬头见盛珩遇站在不远处,就挑眉向他打了个招呼。

        颜疏的视线刚才被陈越挡住了,也是这时候才注意到盛珩遇。

        她对盛珩遇一笑,刚想开口说话,却见盛珩遇把脸一板,生硬的道,“出来消消食,这就回去了。”

        说完,也不等颜疏开口,转身就走,只把一个冷酷的背影留给颜疏和陈越。

        “我怎么觉得盛老师有点不太开心?”陈越皱眉,状似担忧的道。

        颜疏也猜不到盛珩遇突然晴转阴是怎么回事,就摇了摇头,“睡一觉应该就好了。”

        据她这段时间的观察,盛珩遇这人就是小孩子脾气,什么情绪来得快去的也快,兴许一晚上过去,他第二天就能把自己哄好。

        陈越点点头,眼底情绪复杂,但他什么都没说,和颜疏走回小院,才收了伞准备先去洗澡。

        “颜颜,你可回来了。”林烛见颜疏回来,立刻拉着她到角落里,捂着麦说话,“刚才盛老师不是出去找你了?你们没遇上吗,他怎么回来之后臭着个脸啊?”

        “遇见了,不过他说他是出去消食的。”想起盛珩遇的说辞,颜疏禁不住笑了,“我也不知道他在气什么。”

        见客厅中只有她和颜疏两个人,林烛才打趣道,“会不会是盛老师出去找你,但是看到你和越越在一块,所以吃醋了?”

        “不可能。”颜疏斩钉截铁的否定,“我和他俩都是普通朋友,这有什么好吃醋的。”

        林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颜疏,“行啊,普通朋友,我看你还是得多经历几次修罗场才能长记性。”

        观众们见林烛和颜疏捂着麦偷偷讲话,都好奇的抓心挠肝。

        “说什么是我们不能听的啊?”

        “是不是在讨论刚才遇哥出去消食的事啊哈哈哈哈!”

        “啊啊啊,再说一遍,yrbsszd,太他么甜了!”

        “天!我是遇哥唯粉的,真没想到有一天我居然会磕他和颜疏的cp!”

        “没有人觉得颜疏和陈越也很有cp感吗,cp名我都想好了,就叫越人无疏,哈哈哈哈!”

        “哪来的邪教,叉出去!”

        ……

        小院为了让六位嘉宾用的方便,特意做了两个卫生间给他们使用。

        陈越拿着换洗衣服走进男用卫生间,刚推开门,就见章沅穿着一件白色蕾丝吊带连衣裙站在里面。

        “抱歉。”陈越还以为是自己走错了,下意识的就想关门离开。

        谁知还不等他退出去,却被章沅拉着衣服给拽了回去。

        卫生间的门在身后关上,章沅把陈越压在卫生间门上,一只手摸在他脸侧,一手抵在他胸前,媚眼如丝的看着他,像只勾人的狐狸精。

        “陈越,今晚要不要去我房间?”章沅直接道。

        陈越别开脸避开章沅的手,“不去,你自重。”

        说着,陈越推开章沅就想拉开门离开。

        岂料章沅却不依不饶的缠上去,掰着陈越的脑袋踮脚就吻了上去。

        陈越没料到章沅会来这一出,一个不防竟被她吻了个正着。

        呼吸急促间,陈越一把将章沅推开,抬手用手背狠狠擦过自己的嘴巴。

        “你还要不要脸了!”陈越气的脸都红了,走到洗手池前就开始用冷水洗嘴巴。

        章沅也不生气,反倒是又伸手摸上了陈越的背,“我看出来了,你对颜疏有点意思吧,但是颜疏好像对你没什么兴趣。”

        “和你没关系。”陈越躲开章沅的手,拿上自己的东西拉开门就往外走。

        章沅伸手扯住陈越的手臂,继续挽留,“我也不和你发展什么长线关系,就这两天,节目结束我就不会再找你。”

        “你……”陈越真是没想到章沅居然在节目上就敢找他月炮,刚想再斥责她几句,转头却见盛珩遇双手插兜就站在不远处。

        “你们……在这里?”盛珩遇没把话说全,但在场的人都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盛珩遇没有多看衣衫不整的章沅,只把不善的目光落在陈越身上。

        “没有!”陈越斩钉截铁。

        章沅却别有意味的一笑,伸手撩了撩肩上的大波浪长发,“盛老师,对,我们没有。”

        只她一句模棱两可的话,就把陈越的辩解给衬得苍白无力。

        盛珩遇眉头皱的能夹死苍蝇,“你们的事我不想知道,但是,别影响到其他人,还有,把卫生间打扫干净,记得通风。”

        说完,他转身就走。

        靠,渣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