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大佬在下乡综艺洗白了在线阅读 - 34 舆论

34 舆论

        颜疏一大早醒来,就见手机上有好几通李冉的未接来电。

        她回拨过去,李冉那边瞬间接起。

        “看微博了吗,林家想就着这阵风把你按死。”李冉的声音中压抑着怒意,“幸好你之前已经把户口从他家牵出来了,抚养费也还给他们了,要不然我们这波就很被动了。你把付给他们抚养费的汇款记录截图给我。”

        “冉姐,先别急。”颜疏靠坐在床头,也不急着起床了,先拿过ipd仔细看了看林家这波操作的来龙去脉。

        她熟门熟路的打开微博文娱热搜,最上头被标了“爆”字的,就是一条叫做“颜疏与养父母断绝关系,辱骂养父母殴打妹妹”的词条。

        颜疏看笑了,点开就见是林数和以林氏集团总裁的身份发布的一条文字博。

        林数和v:原本我们不想将家事闹的如此难看,但前几日颜疏回到林家,将我们的亲生女儿推下楼,导致她多处骨折,并伴随轻微脑震荡,我和我妻子终于是忍不住想站出来将颜疏的真面目公之于众。

        因我们的亲生女儿在五岁时走失,所以我们才决定收养一个孩子。

        在颜疏十二岁的时候,我们从孤儿院收养她,给她提供良好的生活和学习环境,原本我们以为我们一家三口会生活的很幸福,但随着颜疏的逐渐长大,她变得越来越任性乖张,动辄向我们索要十几万的生活费,一旦我们不给,她就会闹的家宅不宁。

        我妻子曾因颜疏的顽劣被气进医院,我那时候也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身体也一度出现问题。

        我们本来以为就要这样和她互相折磨一辈子了,但上天眷顾,我们的亲生女儿林知密@林知密v被我们找回来了!!

        颜疏因不满我们将知密接回家,闹着出去单独居住,并要求我们帮她开设艺人工作室,给她提供资源和资金进行补偿。

        我们觉得孩子的确受了委屈,就照她的要求办了,谁知就在最近,颜疏却闹着要把工作室独立出去,但同时,却还要求我们给她提供资金支持和资源。

        这样的要求我们当然不会答应,就让她到家中就此事进行商谈,岂料商谈期间,她与知密拌了几句嘴,然后就把知密从楼梯上推了下来!

        我与妻子都忍受不了亲生女儿被这样对待,颜疏从今日起就不再是我们林家的孩子!

        最后,我还有一点疑问,这样私德有亏的艺人,真的能在娱乐圈工作吗???

        这条博文一经发出,颜疏的黑子立刻都活跃起来,曾经被“颜疏”的罪过的人也纷纷开始在微博上半真半假的爆颜疏的黑料。

        这条博文下的评论区更是没眼看。

        鱼儿没尾巴:啊这,我看综艺的时候刚对颜疏产生好感呢,这些事如果真是她做的,那真的好下头啊!

        啾啾不是秋秋:艹了,这种人就是畜生啊,这样的人怎么配做公众人物!

        了无痕:颜疏滚出娱乐圈!

        唯密:颜疏滚出娱乐圈!!

        ……

        颜疏觉得荒诞。

        这些人是不是觉得她要完了,就能开始使劲在她头上蹦跶了?

        “冉姐,先别回应,让他们全都跳出来,最后再一波带走。”颜疏淡定的对电话那头的李冉道。

        “你给我透个底,你是不是有林家的把柄握在手里?”李冉见她不慌,也慢慢跟着冷静了下来。

        “你还记得曾经带过我的那个保姆吗?”颜疏道,“我之前就在着手找她,最近终于有点眉目了。”

        “行,那等你那边有进展了跟我说,我配合你。”得到颜疏一句准话,李冉有底了。

        那个保姆带了颜疏好几年,对她好不好另说,主要是那个保姆知道林家是如何对待颜疏的。

        只要能让那个保姆出来给颜疏作证,就不愁没法将林家按下去。

        颜疏又和李冉聊了两句,而后就挂了电话,打开微信给她之前找的私家侦探发去消息。

        【刘美娟现在还在医院吗?】

        那边消息回的很快。

        【在,她丈夫还在住院,就在中心医院15楼37号病房。】

        【好的,收到。】

        得知刘美娟的地址,颜疏穿上一身普通的运动服,随手从茶几上捡起昨晚忘记还给盛珩遇的棒球帽和口罩戴上就出了门。

        中心医院25楼vip病房内,盛珩遇一脸无语的看着床边坐着的周鸣。

        “骨裂而已,不用住院吧?”盛珩遇坐在病床上,左脚脚踝处打了石膏。

        他的左脚脚踝在拍打戏的时候摔骨裂了,也幸好那场戏最后过了,不然盛珩遇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周鸣心疼坏了,给他端茶递水的,就差把饭直接喂盛珩遇嘴里了。

        “哎呦喂我的哥,什么叫骨裂而已,您这腿要是出点什么问题,你让我们这一大群人靠谁吃饭。”周鸣把削好的苹果递给盛珩遇,“反正金导的戏已经拍完了,你最近就好好休息。”

        “我休息可以回家休息啊,我不想待在医院!”盛珩遇不高兴的咬下一大块苹果,正想要求周鸣给他办理出院,就见秦幼思女士一脸着急的推门走了进来。

        “儿子!你怎么了!”秦幼思上前先是看了看盛珩遇的脸,见脸上完好无损,才松了口气,“幸好没伤在脸上!妈妈刚才看了下微博,才发现林家居然对颜颜下手了!这帮子混蛋,儿子,咱们可要帮颜颜出头啊!”

        盛珩遇昨晚把颜疏送回家之后,就回剧组去了。

        今天早晨是他的杀青戏,他一直都没看手机,还不知道林家居然趁着昨晚颜疏和叶无颐绯闻的东风,想要把颜疏锤死。

        “我先看下微博。”盛珩遇皱眉道。

        同一栋住院楼的十五层,颜疏找到37号病房。

        透过病房门上的窗户往里面看,她就见病房里最靠内侧的那张床上躺着个形容枯槁的瘦高男人,男人一脸病容,看着就是一副被病痛折磨了很久的样子。

        他的床边坐着一个有些矮胖的中年女人,女人正红着眼给男人喂饭。

        颜疏敲了敲门,隔着门叫了那女人一声,“刘美娟。”

        刘美娟在看清颜疏那张脸时,瞬间眼睛睁大,惊恐的像是被猫按住的老耗子。

        但当着她丈夫的面,刘美娟不敢多说什么,只俯身和她丈夫交代了几句,就跟着颜疏走到了医院走廊尽头没人的地方。

        “你丈夫需要钱做手术,我能给你钱,但你要为我做一件事。”颜疏开门见山。

        刘美娟本来还以为颜疏是来寻仇的,却没想到能听到这样一番话。

        她那双红肿的眼睛里显出光彩来,抬眸惊喜的看着颜疏,“你没骗我?”

        “你有什么值得让我骗的?”颜疏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答应还是不答应?”

        “只要不让我做违法的事,我就都答应你!”刘美娟几乎没多做犹豫就答应了颜疏。

        颜疏对此早有预料,对刘美娟道,“行,照我的要求拍一段视频发给我,记住,一定要说实话。”

        刘美娟双手紧握在身前,神色间有些恓惶,但想到还在病床上躺着的丈夫,她抹抹眼泪,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