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跑

        老人家和老伴没和儿子儿媳住在一起,他们自己单独住在一个温馨的小院子中。

        他们的儿子儿媳常年在外地打工,小孙子一直和他们住在一起。

        “老赵,把你孙子抱去。”老人家刚进院子,就招呼自己老伴来抱孙子。

        一个精神矍铄的老头儿闻言叼着旱烟袋从屋内走出来,笑眯眯的从盛珩遇手里将小孙子接了过去。

        “您有哪里需要帮忙的就直接提。”颜疏直接道。

        老人家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们想请你们帮我和我老伴拍张照片,再去镇上把照片洗出来,我们年纪大了,这些都不会弄。”

        “可以啊。”颜疏爽快答应。

        盛珩遇主动去节目组那边借来相机,颜疏从屋里搬来一条长板凳,让两位老人并肩在院子里坐下。

        “小孙子要一起拍吗?”盛珩遇问。

        “不拍他,能帮我们抱下吗?”老人家道。

        颜疏伸手想去接小孙子,盛珩遇却把相机塞到她手中,又将小孙子从老赵手里接了过去。

        “小孩儿不轻,我来抱。”盛珩遇酷酷的在颜疏耳边解释。

        颜疏勾唇轻笑,对两位老人举起相机,“两位笑一笑。”

        老人家肩碰肩,脑袋往对方的方向偏,脸上的笑淳朴又温暖。

        颜疏找准角度,按下镜头,看着取景框里靠着头笑着的两位老人,她也情不自禁跟着笑了起来。

        拍好照片,老人家从钱包里掏了三百块递给颜疏。

        “你们去镇上洗照片,顺便就在镇上把饭吃了吧,我请你们吃。”老人家将钱往颜疏手里塞。

        颜疏只从老人家手里拿了张一百,“用不了那么多,就一百都用不完呢。”

        老人家还想往颜疏手里塞钱,却都被颜疏拒绝了。

        颜疏和盛珩遇告别老人家一家三口,坐船到了镇子上。

        因为两人之前到达镇子上的时候是深夜,所以那时候颜疏和盛珩遇并没有看清镇子是个什么模样。

        今天两人公费外出,可算是将这个小镇看了个真切。

        小镇不大,却充满了烟火气。

        今天似乎是集会的日子,颜疏和盛珩遇刚上岸,就看到了济济人潮。

        似乎因为青壮年外出务工了,所以一眼看过去,大街上还是中年人和老年人偏多。

        来往行人面上大多带着笑,就算是看到颜疏和盛珩遇身边围着的一大堆拍摄人员,也都仅仅是在不远处好奇的驻足围观。

        “要戴口罩和帽子吗?”工作人员问。

        “我不用。”颜疏拒绝,“天气挺热的,戴那些人家指不定以为我们是什么可疑人员呢。”

        “听她的吧。”盛珩遇下意识道。

        说完,他才有些尴尬的找补道,“他们估计都不一定认识我们。”

        颜疏没多说,和盛珩遇一起往镇中心走。

        因为街上来往电动车和行人都很多,所以颜疏没走两步,就被挤得撞在了盛珩遇身上。

        “小心。”盛珩遇伸手扶住颜疏肩膀,带着人往人流稀疏的地方走了两步。

        “那边可以洗照片。”颜疏指着一家招牌上写着“小镇相馆”的店,转头招呼盛珩遇,“我们过去看看。”

        盛珩遇点点头,“你走我后面。”

        说完,他拨开人流就往相馆走去。

        而颜疏就跟在他后面,走的无比顺畅。

        看着盛珩遇的背影,颜疏似乎有点明白,为什么原来的颜疏会喜欢上他。

        相馆洗照片只要10块钱,颜疏又在店里给照片挑了个相框,加起来不过15块。

        十几分钟后,两人拿着装裱好,被装在盒子里的照片重新走入人流中。

        “吃什么?”盛珩遇有点饿了。

        颜疏将装着相框的盒子放进背包中,头也不抬的道,“我想吃肉,有点酒就更好了。”

        “肉可以,酒就免了。”盛珩遇带着颜疏走近街边一家粉店。

        两人进入店中,一起抬头看着墙上的菜单。

        “螺蛳粉,听起来很好吃的样子。”颜疏没吃过这玩意儿,在原主的记忆里也不曾出现过关于螺蛳粉的记忆。

        “不行。”盛珩遇道,“今天不许吃这个。”

        “为什么?”颜疏好奇。

        盛珩遇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见老板娘端着一碗螺蛳粉从两人身边经过。

        瞬间,颜疏闻到了一股诡异的臭味。

        她眉头紧皱,下意识闭气。

        盛珩遇将她的反应看在眼中,笑着道,“那就是螺蛳粉,知道为什么不让你吃了吗。”

        颜疏点点头,“那我要大排粉丝,你呢?”

        “我要牛肉粉丝。”盛珩遇坐着不动。

        颜疏瞬间明白,将背包放在座位上之后才去前台点单。

        两碗粉丝一共花了三十块,加上洗照片和来回船票钱,老人家给的一百还能剩下四十七。

        颜疏将钱收好,转身回去,就见盛珩遇对面坐了两个二十几岁的小姑娘。

        “你是盛珩遇吗?”双马尾小姑娘激动的看着盛珩遇,居然伸手就想去抓他的手。

        盛珩遇冷淡的收回手,却依旧保持着绅士风度,“不是。”

        转头看见颜疏,他又道,“我同伴回来了。”

        “你们只有两个人,对面不是空着两个座位吗,我们和你们拼桌吧。”单马尾小姑娘也很激动。

        即便盛珩遇否认了自己的身份,两人依旧没有要离开的打算。

        颜疏环视了一圈店内,见果真再无空位,只能在盛珩遇身边坐下。

        “你是颜疏吧。”双马尾小姑娘看向颜疏,“我知道我知道,你们不是盛珩遇和颜疏,我明白的。”

        “我刚刚还看了直播呢,没想到真能在这里遇到你们。”单马尾小姑娘激动的手都在颤抖,“我请你喝奶茶。”

        说着,小姑娘将手里提着的一杯奶茶就往盛珩遇手边放。

        盛珩遇皱了皱眉,正要开口拒绝,就见颜疏伸手挡住单马尾小姑娘的那杯奶茶,笑着道,“他不喜欢喝甜的,你们自己喝吧。”

        单马尾小姑娘很明显不高兴了,她皱眉看着颜疏,“你又不是哥哥,你怎么知道他不喝?”

        “那哥哥你想喝什么,我去给你买。”旁边的双马尾小姑娘用胳膊肘捣了一下同伴,示意她不要再说了。

        “不用了,我不喝别人送的饮料。”盛珩遇拒绝的干脆,伸手拿过颜疏给的矿泉水大喝了一口。

        两个小姑娘频频搭讪遭到冷遇,脸上一时都有些挂不住了。

        但她们就是厚着脸皮不肯走。

        颜疏和盛珩遇也不能赶人,只能在两人的注视下默不作声的嗦粉。

        一顿饭颜疏和盛珩遇吃的食不知味,吃完他们立刻拿上包起身走人。

        那两个小姑娘见他们要走,就算碗里的粉没吃完也还要跟着他们。

        盛珩遇见那两人还要继续跟,侧头和颜疏对视了一眼。

        “跑?”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