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大佬在下乡综艺洗白了在线阅读 - 16 下山

16 下山

        五人又玩了两圈真心话大冒险,眼看时间不早了,众人才意犹未尽的结束游戏。

        盛珩遇松开握着颜疏的手,有些不自然的将手背到身后,虚虚握着。

        “明早几点起来?”盛珩遇问导演组。

        “五点起来就行,你们自己定闹钟。”

        众人点点头。

        “你们要怎么睡?”颜疏指了指剩下的两个帐篷,看向三个高大的男生。

        “陈越,要不咱俩一起?”何玮思主动道。

        他可不敢和盛珩遇一起睡,虽然盛珩遇并不凶,但他总觉得半夜他要是吵到盛珩遇,就会被他毫不留情的丢出帐篷。

        “好。”陈越不怵盛珩遇,只是觉得他和盛珩遇两个身高都超过一米八的睡一个帐篷有点挤。

        帐篷安排妥当,众人没再多说,互相道了晚安就各自去睡了。

        “林烛,醒醒。”五点闹钟一响,颜疏醒了,顺便还叫了声还在熟睡的林烛。

        “啊,我怎么觉得我才刚睡下啊!”林烛痛苦的在被子里扭成蛆。

        “我记得物资包里还有泡面,你要吃吗?”颜疏发动美食诱惑。

        “要!”林烛瞬间清醒,“谢谢颜姐!”

        外面天色还没亮起,天边依稀还能看见几颗星星。

        颜疏没有多说,走出帐篷,就见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已经全部就位,正打着哈气藏匿在黑暗中。

        “早上好,都吃了吗?”颜疏往导演组露营的方向看了下,隐约还能看到点炊烟。

        许多工作人员回应她,说刚才就吃好了,这时候直播都已经开了。

        颜疏笑笑,捡了点柴火就把锅架了起来。

        “早。”身后传来盛珩遇的声音。

        火光映衬中,颜疏周身被罩上一层融融暖光,她回头看向盛珩遇,半边好看的脸被火光照亮。

        她对盛珩遇笑笑,“泡面,吃吗?”

        盛珩遇扭着眉毛似乎是在犹豫要不要接受颜疏的好意,但还不等他回应,那边陈越和何玮思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我们吃!这就来帮忙!”

        “我也要吃,我也可以帮忙。”盛珩遇跟着道,他在颜疏身边坐下,帮忙把泡面归拢到一起。

        不多时,泡面的香味散发出来,何玮思和陈越已经摆好碗筷在旁边眼巴巴的看着了。

        “哇!香!”林烛短发有一撮翘起来了,闭着眼睛闻着味儿就坐在了颜疏身边。

        “路茗茗是不是还没起来?”何玮思看了一眼路茗茗那顶紧闭的帐篷,看了下众人,“要叫她吗?”

        林烛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叫是肯定要叫的,但起不起来就是她自己的事了。”

        这时候摄像机已经开了,就算是早上五点出头,直播间的观看人数也已经突破了百万。

        “路茗茗,起床啦!”林烛站在路茗茗帐篷外叫她。

        不多时,帐篷内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半晌,路茗茗才哼了声。

        “她说她待会起来。”林烛自动翻译。

        他们已经招呼过了,起不起来就是路茗茗的事了。

        其余几人比林烛还不如,表面功夫都懒得做,听林烛这么说,都没再管路茗茗。

        一顿泡面下肚,众人各自提着自己的小椅子,找了个视野开阔的地方排排坐下,等着不久后的日出。

        “我还是第一次起这么早看日出呢。”林烛感叹道,她看向身边的颜疏,“你经常早起,应该看过很多次日出吧。”

        颜疏点点头,目光放的很远,“我在大漠戈壁看过日出,很美很壮丽。”

        “自驾游吗?”林烛随意的问。

        “算吧。”颜疏回道。

        如果自己骑马带兵前往大漠戈壁算的话。

        盛珩遇正在闭目养神,却控制不住的去听颜疏在说什么。

        她,居然会去过沙漠?

        放在以前盛珩遇肯定是一万个不信,但和颜疏相处了这一天下来,他却发觉将现在的颜疏和大漠联想起来,竟也出奇的和谐。

        不多时,天色渐渐亮起,一轮红日慢慢在不远处的山峦之间冒出头来。

        众人见状,纷纷精神一振,拿起手中的相机对着日出就是一顿猛拍。

        日头逐渐升高,众人的照片也拍的差不多了。

        “那咱就下山呗?”林烛道。

        “走吧。”颜疏和剩下几人一起应和。

        然而就在他们刚走回营地的时候,却见路茗茗这时候才睡眼惺忪的从帐篷里爬出来。

        “早啊,现在去拍照吗?”路茗茗看着整装待发的众人,还有点回不过神,“你们起的好早啊!”

        “不早,我们已经拍完了,这就下山。”颜疏道。

        “什么!你们怎么不叫我?”路茗茗有些恼怒又有些委屈,“大家不是一个队伍的吗?”

        “早上林烛叫过你,是你自己没起来,还要怪别人吗?”盛珩遇冷着脸,“导演组单独通知过你,让你定五点的闹钟,你如果定了,就不会一直睡到现在。”

        盛珩遇板起脸来还是很吓人的。

        路茗茗的起床气当即就被他吓飞了。

        她缩了缩脖子,红着眼圈道,“对不起,是我自己的错,盛老师你能原谅我吗?”

        “抱歉,这和我没有关系,你没做好工作,应该向观众和节目组道歉,这点希望你能明白。”盛珩遇没再多看她一眼,默默开始收拾东西。

        路茗茗被训的满脸通红,匆匆向导演组和观众道了个歉,转身就往山下跑。

        导演组那边立刻派人跟上,嘉宾这边就只往她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都没有要去追她的意思。

        “我们也收拾东西,尽快下山吧。”颜疏道。

        众人一阵忙碌,终于在将近八点的时候回到了小屋。

        “我不行了,我要继续睡。”林烛将东西扔在院子里就往屋里跑。

        其他人也没好到哪里去,全都进屋睡回笼觉去了,瞬间,院子里就只剩了颜疏一个人。

        “颜老师你不去睡觉吗?”工作人员问。

        “不用了。”颜疏不困,干脆将枸杞等物拿出来给自己煮了一壶茶。

        她捧着热茶坐在秋千上,腿上还放了本《大渊史》。

        接着上次的头她正在看渊厉帝死后的大渊,却听到节目组那边闹哄哄的一片。

        颜疏合上书,看向导演组那边,“出什么事了?”

        “路茗茗跑下山走了小路,不小心摔了。”导演解释道。

        “摔得很严重?送医院了吗?”颜疏也是没想到,路茗茗空手下山还能摔了。

        “就……破了点皮。”导演挠挠头,“已经在去医院的路上了。”

        颜疏点点头,很平静的继续看书。

        只是心里有点疑惑。

        破皮还要去医院的吗?

        路茗茗一路颠簸到了市里的医院,大喊大叫着让医生给她层破油皮的膝盖裹了一层厚厚的纱布。

        她躺在病房里,拍了张自己的膝盖伤残图发给了金主爸爸。

        等陈总回复期间,她还不忘发微博。

        路茗茗v:大家别担心,我自己不小心受了点小伤,请大家不要怪其他嘉宾和节目组,是我自己没好好看路,哭,哭qaq。

        配图是她拍的伤残膝盖九宫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