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大佬在下乡综艺洗白了在线阅读 - 15 牵手

15 牵手

        “啊,遇哥选谁都不合适吧。”

        “不要啊!我只能说在座的都不配和遇哥做这种爱的小游戏!”

        “让开,放着我来!”

        “啊啊啊啊!遇哥不要啊!”

        “虽然但是,我想和遇哥贴贴!”

        “举手!加我一个!”

        “遇哥为什么不老老实实抽真心话卡!是节目组安排的吗?”

        “我只想说,谁敢安排遇哥,应该就是他手气不好自己抽的吧……”

        ……

        众人看着盛珩遇的牌面,一时都有些傻眼。

        还是盛珩遇先将牌放下,无奈的说,“我接受惩罚。”

        “行吧,那你抽下惩罚牌。”林烛将惩罚牌在盛珩遇面前摊开,语气中很明显带了惋惜意味。

        没能看到热闹,颜疏也有点遗憾,但盛珩遇的身份和地位摆在那里,在场任意一个人如果和他做了这个游戏,都会被置于舆论盆地,被骂吸血蹭热度都是轻的。

        盛珩遇随手抽了张排,他先看了眼卡面,随即面色又是一变。

        靠!他的手气怎么能这么差!

        “什么呀什么呀?”林烛问。

        “和我左边第二个人牵手直到游戏结束。”盛珩遇将牌面给众人看。

        颜疏本来还乐呵呵的看戏,看到牌面后,和众人一起沿着盛珩遇左手方向数。

        “都看我干什么?”颜疏刚问了一句,就反应过来。

        那个倒霉催的第二个人就是她自己。

        “这究竟是在惩罚谁?”颜疏傻眼了,“我拒绝和盛珩遇牵手,我选择接受惩罚可以吗?”

        她看向林烛,等主持人给个答案。

        盛珩遇本来也不是很愿意和颜疏牵手,但被她这么一说,他倒是来劲了。

        怎么搞得好像很嫌弃他一样?

        他手上是有什么病毒吗?

        “你玩不起?”盛珩遇挑眉看向颜疏,唇角挑起一个刚好能挑衅到颜疏的弧度。

        颜疏不欲和盛珩遇再有什么瓜葛。

        她明白的很,她这边和盛珩遇牵手,下一秒她就能被盛珩遇的粉丝骂上热搜。

        李冉肯定很不愿意看见这种事情发生,颜疏不想给李冉添麻烦。

        “是啊,我玩不起,你最玩得起,就是不敢和人玩1mm不亲亲挑战罢了。”颜疏分毫不让。

        两人争锋相对,目光相接,都恨不能拧掉对方狗头。

        “盛老师你还别说,在场的谁敢和你牵手啊!”林烛知道两人就是小学鸡斗嘴,实际上并没有生气,立刻张嘴打圆场,“颜颜你不想和盛老师牵手也可以,那你摸一张惩罚牌吧。”

        何玮思和陈越在旁边笑眯眯看两人斗嘴。

        “只要颜颜抽的不是和右边第二个人牵手就什么都好说。”何玮思道。

        颜疏看了眼自己的牌面,有些咬牙切齿的看向何玮思,“你这嘴开过光吧,把你送去非洲求雨应该很有效。”

        “啊啊啊!被我说中了吗?”何玮思激动的捂住自己的嘴,他看向镜头,在手底下闷闷的说,“非洲兄弟,等我。”

        众人一阵哄笑,过了会林烛才无奈的看向颜疏和盛珩遇,“二位,接受命运的安排吧。”

        林烛站起来和盛珩遇换位置,盛珩遇坐到颜疏边上,有些别扭的不去看她,只把手伸向颜疏的方向。

        颜疏知道这次是避不开了,也没再挣扎,很干脆的伸手握住盛珩遇的手。

        握上盛珩遇手的那一刻,颜疏才真切感受到两人之间体格的差距有多大。

        她自己的手在女生中算大的了,但盛珩遇却能把她的手完全包裹在掌心中。

        即便盛珩遇没有用力,那种骨节分明的触感和隐而不发的肌肉爆发力却依旧透过相贴的皮肤被颜疏明白的感知到了。

        盛珩遇和颜疏一样,都是头一回牵异性的手。

        颜疏的手和他想象中的一样柔软细腻,被他握住的时候,颜疏一点都不挣扎。

        给他的感觉像是握住了一尾滑溜的小鱼,这鱼不情不愿的,但却不得不待在他的手心里。

        想到这里,盛珩遇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竟觉得耳根有些微微发烫。

        屏幕前的观众看到这里全都疯了。

        “啊啊啊!他们居然牵手了!我不同意!”

        “大家都在玩游戏,看看就好不用当真。”

        “遇哥脏了!”

        “前面的说话注意点,什么叫脏了,美女都拒绝一次了,你难道让她再拒绝一次吗?这样的话你不觉得下不来台的就是你家遇哥了吗?”

        “和美女牵手我可以啊!”

        “这两人牵手没什么粉红泡泡,我觉得没啥。”

        “盛老师演戏的时候也牵过女演员的手吧,就把这当成两人是在演戏好了。”

        “你把十岁的小演员和颜疏放一起比吗??”

        “美女很坦荡啊,反倒是盛老师,怎么老偷看颜颜啊。”

        “我本来就是点进来随便看看的,但是现在我怎么有点磕到了呢……”

        “前面的,不瞒你说,我也……”

        “危险发言!”

        ……

        弹幕上众人讨论的飞起,殊不知一小撮人艺高人胆大的已经在北极圈偷偷磕起了颜疏和盛珩遇的cp。

        盛珩遇发红的耳根被夜晚的暗色很好的遮挡住了。

        他下意识的侧头看向颜疏,就见颜疏没事人一样看向对面的林烛,“下面到谁了?是我吗?”

        “你抽吧。”林烛点头。

        颜疏伸手,随意抽了张真心话的卡牌。

        翻开后,众人就见卡面上下写着,“你现在有喜欢的人吗?”

        众人都知道之前颜疏对盛珩遇求之不得,也知道颜疏在节目开始之前很明白的表示过要放弃盛珩遇。

        之前不认识颜疏的时候,林烛、何玮思和陈越还觉得她这是在欲擒故纵,但和颜疏稍稍熟了之后,不明原因的,他们就觉得颜疏说的是真的。

        她已经不喜欢盛珩遇了。

        如果颜疏还喜欢盛珩遇,不会和他牵着手还能一脸坦荡的和众人玩游戏。

        “没有。”颜疏回答的干脆。

        陈越看向颜疏,唇角下意识的勾起。

        而盛珩遇却是有些不自在的抿了抿唇,侧头看了颜疏一眼。

        颜疏也不避着他,干脆转头与他四目相对,“盛老师放心,我说放下了就是放下了,就算我们现在牵着手,我对你也没有感觉了,你大可放心。”

        “这样最好。”盛珩遇也说不清心里是个什么感觉。

        但庆幸和放松暂时肯定是占了大头的。

        “到我了到我了!”何玮思伸手抽牌,他看了下牌面,啊啊哀叫了一声,“为什么到我就是这种题目啊!”

        “我看看!”林烛伸手接过他的牌,念到,“你小时候做过的最丢脸的事是什么?”

        何玮思双手捂住脸,“我做过的丢脸的事有点多,容我想一下。”

        “哈哈哈哈,就说最丢脸的就行,”林烛道。

        “尿裤子不算啊。”陈越补充。

        “尿裤子还不算啊。”何玮思欲哭无泪,“是这样的,我小时候生活在乡下,乡下都是旱厕你们知道吧,就是有亿点点原生态的那种。我那时候嫌弃旱厕臭,就去苞米地里‘嗯嗯’,正嗯着呢,也不知道从哪里飞来一直大公鸡,追着我要啄我的屁股蛋!我吓死了,站起来就跑,一边哭一边回家找妈妈,一路上不少乡亲看到了,他们那笑声,震天响,一个帮我赶鸡的都没有!”

        “哈哈哈哈!”众人哈哈大笑,就连盛珩遇都笑出了声。

        “后来呢?”颜疏追问。

        “后来我妈帮我抓到那只鸡,我爷把它给炖了,我含泪吃了两大碗鸡肉。”何玮思骄傲的道。

        看到这里,弹幕上瞬间被“哈哈哈哈”刷屏。

        “哈哈哈哈!笑不活了,思思是什么绝世小可爱!”

        “让你说丑事,没让你连底裤都丢出来啊!”

        “我滴个乖乖!思思真没把我们当外人啊!”

        “我靠,我也被鸡追着啄过,笑死!我当时还不如思思呢!”

        “哈哈哈哈,我被何玮思圈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