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大佬在下乡综艺洗白了在线阅读 - 12 上山

12 上山

        下午三点钟左右,剩下两位嘉宾才将将赶到录制节目的小院子。

        陈越和林烛先是向众人问了声好,这才在颜疏几人的帮助下将行李都放到屋中去。

        “师兄好久不见了。”陈越一一和其他人打过招呼,而后才特意走到盛珩遇面前与他攀谈。

        盛珩遇和陈越是一个学校的,陈越叫他一声师兄无可厚非。

        但这个好久不见,恕盛珩遇不能苟同。

        他可不记得自己见过陈越。

        盛珩遇疏离客气的对陈越点点头,随即坐到沙发上,没再开口。

        “盛哥早上和颜姐比赛输了,今天一天都不能讲话。”何玮思见陈越面上有些尴尬,好心出言解释。

        陈越点点头,下意识的转眸看向坐在角落里单人沙发上的颜疏,眼底隐隐有些不屑。

        他在来的时候也看了直播,颜疏的那些改变他都看在了眼里。

        但颜疏说自己不会再纠缠盛珩遇,陈越是不相信的。

        林烛比起陈越来就随意多了。

        她也看了一早上的直播,此时见到颜疏,莫名就有种熟悉感。

        “颜疏,你好厉害啊,我好喜欢你!”林烛凑到颜疏身边,从口袋里掏了只白色的小鹅递给她,“战胜鹅的女人!这是我给你的礼物!”

        颜疏一抬眸,就见眼前是一只背着书包,带着小黄帽的大白鹅。

        她噗嗤一声笑出来,对林烛一笑,双手接过小鹅,“谢谢,它很可爱。”

        “咦!小林你好偏心啊!怎么只给颜疏礼物?我们都没有吗?”路茗茗觉得自己从刚才起就有点没存在感。

        这时候给她逮到机会,立刻委屈巴巴的冲到了两人面前。

        林烛的毒舌众人皆知。

        她对路茗茗微微一笑,“小于一鹅的都没有礼物哦!你这样的,估计连半鹅都没有呢。”

        “你好过分啊!”路茗茗自然不能真和林烛翻脸。

        她佯装生气的一跺脚,就转身向陈越和何玮思告状,“你们看小林啊,说我还不如半鹅!”

        “她……说的不对吗?”何玮思弱弱开口。

        陈越捂嘴,没让自己笑出声来。

        “有新任务!”导演组见嘉宾聚起,立刻开始发布第二个任务。

        六位嘉宾立刻坐直身体,何玮思离卡片最近,干脆接过导演组递过来的任务卡,拿着卡片给大家念任务要求。

        “淇河村中有座月恒山,山顶风景秀丽,是看日出的绝佳去处,请六位嘉宾三人一组,前往山顶露营,拍摄明日日出景色。嘉宾拍摄的照片将被拍卖,用来筹措给淇河村盖村图书馆的资金。”

        “可是我们没帐篷啊?”念完任务,何玮思意识到了关键所在。

        其他嘉宾想的都和何玮思差不多,但颜疏却在听到任务后微微勾了勾唇角。

        这她熟啊!

        行军打仗时她可没少和手底下的兵一起扎营,这点小事还难不倒她。

        “节目组都这么说了,肯定会给我们帐篷的吧?”路茗茗很乐观。

        “帐篷和其他物资就藏在进山的路上,请各位嘉宾自行探寻。”节目组无情的道。

        “又来这出啊!”路茗茗哀嚎。

        陈越低头看了下手腕上的表,“现在已经三点半了,我们需要在天黑前到达山顶,还是收拾一下就立刻出发吧,不然时间可能来不及。”

        颜疏和林烛两人穿的都是轻便的休闲服,随时可以起身出发。

        何玮思、陈越和盛珩遇三个男生穿的也都很休闲,一副随时能上山的样子。

        只有路茗茗穿了一条蓝色的蓬蓬裙。

        一时间,众人都将视线投射到了她身上。

        “都看我干什么?”路茗茗没有觉得自己的穿着有什么不对,“我也可以随时出发。”

        “你确定不去换件衣服?”颜疏指了指她身上的小裙子,“我们是去露营,不是踏青。”

        “露营不就是散散步,看看星星嘛,我想穿的漂亮点怎么了。”路茗茗理直气壮。

        林烛见她不听劝,伸手压了压颜疏的手臂,“孩子还小,叛逆也正常。”

        实际上路茗茗今年已经二十四了,比颜疏只小了一岁。

        林烛就是故意这么说的,免得后面路茗茗穿着小裙子出了事,她的粉丝在弹幕上又怪大家不提醒她。

        颜疏看出了林烛的善意,笑着对她点了点头。

        众人各自了个小包就往山上走,其中尤以路茗茗的包最小,里面只放了一只手机。

        三个男生的包倒是都比路茗茗的大,但都瘪瘪的,估计也就装了手机充电宝这种必需品。

        “你居然背了这么大一个包?什么时候收拾的?”林烛刚才一直和颜疏在一块,根本没看见颜疏收拾东西。

        颜疏即便脱离了战场,也还是习惯在手边准备一个随时可以背上出行的包。

        别看包不大,却能给她十足的安全感。

        “上节目前就收拾好的,我也没想到真能用上。”颜疏道。

        “你背的包这么大,待会又是要拿物资又是要爬山的,你真的能行吗?不行就别逞强啊。”路茗茗见两人聊天,也凑上来,“就上山一晚上而已,至于带这么多东西吗?”

        “录制节目也只要三天两夜,我看你带的箱子也不小。”颜疏不客气道,“力气太足就留着待会搬物资,别在我这撩闲。”

        “我就关心你一下嘛!”路茗茗被颜疏堵得下不来台,心里妈卖批,脸上却还要保持微笑。

        她撇撇嘴走到何玮思身边,不敢再向颜疏搭话。

        林烛见状,悄咪咪向颜疏竖起了大拇指。

        不多时,众人来到月恒山山脚下。

        上山的小道前,有个抱着抽签箱的工作人员正在等着众人。

        “先抽签分组,再上山。”导演组道。

        盛珩遇走在队伍最前方,闻言干脆直接将手伸进箱子里,抽出了一只红色小球。

        “颜姐你抽。”何玮思这次想和颜疏组队。

        颜疏也不客气,上前摸出了一只蓝色小球。

        她下意识的抬眸看向盛珩遇,正巧盛珩遇也在看着她。

        两人四目相对,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一点挑衅意味。

        “这次我们是对手了,盛老师。”颜疏对他扬了扬手里的小球,“还比吗?”

        盛珩遇一挑眉,想都没想就点了点头。

        他对颜疏做了个请的手势,意思是让她制定比赛内容和规则。

        颜疏看懂了他的意思,略一思量,就道,“那就比谁找到的物资多吧,输了的人明天要为赢家端茶递水,鞍前马后,同意吗?”

        盛珩遇眯了眯眼,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他就不可能输,明天他一定要把颜疏指使的团团转,看她还有没有时间调侃他。

        颜疏捏着小球转身,就见余下四人正在看着他们。

        她又解释道,“这就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比赛,你们不用参加。”

        “我觉得还蛮有意思的,我想参加,算我一个!”何玮思信心满满的举手。

        路茗茗一向是有热度不蹭白不蹭,见盛珩遇都点头了,也跟着要参加。

        林烛本身就是爱凑热闹的,也点头道,“一起玩呗!谁还输不起了!”

        “那我也参加。”陈越不是爱说爱闹的性格,却也不想不合群,干脆也加入进来。

        导演组:“……”

        你们问过我们的意思吗??

        “哈哈哈,笑拉了!就没见过上节目的嘉宾自己制定游戏规则的!”

        “越越还有点不适应啊!”

        “遇哥怎么回事,不是说要离颜疏远远的吗?怎么又和她比赛了!”

        “颜疏能别再缠着遇哥吸血了吗?无语!”

        “怎么了,看个综艺不就图个乐呵吗?要是没有颜疏,这节目我还不想看了呢。”

        “对啊,没有这两个小学鸡,会少很多乐趣好吗!”

        ……

        弹幕上争吵不休,嘉宾这边已经分好了组。

        颜疏和陈越林烛一队,盛珩遇和何玮思路茗茗一队。

        何玮思对颜疏伸出尔康手,“颜姐,下次我一定要和你一组!”

        “怎么了,你不想和遇哥一组吗?”路茗茗仗着盛珩遇张不了嘴,干脆叫起了遇哥。

        盛珩遇墨镜一戴,根本没给路茗茗丝毫眼神。

        “不是不是,和盛老师一队我当然开心,就是……”何玮思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颜疏刮了路茗茗一眼,随即开口为何玮思解释道,“就是比较想和我组队,这有什么不好说的。”

        此时直言不讳,倒是将那种尴尬给盖了过去。

        “嘻嘻!是这样的啦!”何玮思感激的看向颜疏。

        “出发吧。”颜疏对自己的队员道。

        陈越表面看着平静,但骨子里却也有好胜心。

        他对颜疏指了指不远处山石后面一块不寻常的大鼓包,“那里是不是有东西?”

        颜疏顺着陈越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然而还不等他们确认好那边是不是有物资,就见路茗茗向着那块山石就冲了过去。

        一边冲还一边喊,“先到先得!”

        “我靠!她好鸡贼!”林烛见状下意识的也想往前冲。

        颜疏却在此时拉住了她的手腕,“不要急,在山脚下捡到大件可不是什么好事。”

        节目组不傻,既然让他们一边爬山一边找物资,那就肯定不会把大件全部藏在山脚下,让他们一路吭哧吭哧把大件搬到山顶去。

        “说的也是。”林烛冷静下来一想,这才停下脚步。

        陈越也跟着点了点头,为防说话再被盛珩遇那一队听到,他干脆俯身凑近颜疏,在她耳边小声道,“我好像又发现了物资,我先上去看看,你们慢慢跟上来。”

        颜疏不习惯有人靠她这么近,下意识的侧头躲开。

        见陈越因为她这个动作面上有些尴尬,这才对他笑笑,“好的,那就辛苦你了。”

        陈越眯了眯眼,目光落在颜疏耳廓上一颗小痣上。

        他抿了抿唇,移开视线,往他发现的物资方向走去。

        而路茗茗那边已经和何玮思合力,从山石后面的落叶堆中找出了一顶帐篷。

        “哇,我们运气也太好了,居然这么快就找到帐篷了!”路茗茗得意的看向颜疏和林烛,“不好意思啊,被我们队抢了先。”

        “没关系,你拿到的就是你的。”颜疏十分大度,并不打算和她计较。

        盛珩遇皱眉看着路茗茗手里的帐篷,张了张嘴想说什么,然而见颜疏和林烛已经上山,他就没开口,只淡淡看了路茗茗一眼,打头也跟着往山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