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大佬在下乡综艺洗白了在线阅读 - 10 杀鸡

10 杀鸡

        盛珩遇活了二十一年,吃过鸡,但抓鸡,却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

        “你不会抓?”颜疏瞧瞧看着像是在和盛珩遇说话,但脚下已经慢慢挪动,悄悄靠近离她最近的一只鸡,“还是说,你怕鸡?”

        鸡扇起翅膀来的架势还是很吓人的,以至于很多人都不敢抓鸡。

        “我没抓过,不知道怎么抓。”盛珩遇的声音头一次有点虚,他有些茫然的看着那些不停蹦跶的公鸡,皱着眉头,像是在面对什么世纪大难题。

        颜疏眼疾手快,一弯腰,将一只公鸡的翅膀捏在了手里。

        那公鸡连扑腾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她一扬手扔回了网子内。

        盛珩遇没想到颜疏出手会如此迅速,当下竟就那样看呆了。

        “你……还挺会抓鸡的。”盛珩遇的好胜心也上来了,他学着颜疏的样子,快速对身边一只鸡伸出毒手。

        不过还不等他的手碰到那公鸡,公鸡就像是踩了电门一样“咯咯哒”跑走了。

        “你这样太慢了,看我的。”颜疏撸起袖子,一伸手,再次将一直大公鸡抓在了手里。

        在不远处看着的老李见状也是没想到。

        老人家对颜疏竖起大拇指,“小姑娘可以啊,小伙子要加油了,怎么一只鸡都抓不到。”

        盛珩遇从小到大做什么都是第一,被人比下去的情况这真是头一遭。

        他紧抿着唇,看向颜疏,“你教教我。”

        颜疏可没那么好心。

        她对盛珩遇笑笑,“教你也可以,你要叫我什么?”

        盛珩遇脸上露出个为难的表情,犹豫半天也没能张嘴说出话来。

        他吐出一口气,凉飕飕看了颜疏一眼,“算了,不要你教。”

        说完,盛珩遇又是一俯身。

        这次也不知是盛珩遇走了狗屎运,还是那只被抓的鸡有些走神,那鸡竟恰恰好被盛珩遇抓在了手里。

        有了这一次成功的经验,盛珩遇终于由衷的露出了个笑来。

        他提着手里的大肥鸡,洋洋得意的对颜疏抬起下巴,“我抓到了。”

        “哈哈哈哈!遇哥小学鸡实锤了!”

        “我那么大一个成熟稳重的老公呢!怎么遇上颜疏就变成这样了!”

        “这两个小学鸡斗嘴还蛮有趣的,我居然觉得ys没以前那么讨厌了,说实话,黑转路了。”

        “前面的是水军吧,抓个鸡你就改观了??”

        “都别吵了,能看看,不愿看就滚蛋!”

        “遇哥得意的样子真的欠欠的!”

        “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才能意识到,我们遇哥也就是个还在上大二的学生啊!”

        ……

        颜疏这还是头一次见盛珩遇笑。

        这人不笑的时候的确很凶,但一笑起来,却又会自带一种独特的少年气。

        盛珩遇是最典型的浓颜,是那种站在人群中会被第一眼注意到的特殊存在。

        即便是站在养鸡场边上,他周身的独特气场和氛围也会让人觉得此地风景独绝,就算有鸡站他边上,也是只眉清目秀的鸡。

        “还剩下……七只鸡。”颜疏数了下还在外逃逸的鸡,对盛珩遇挑眉,“比赛?”

        盛珩遇当然不可能认怂,点头,“奖惩?”

        “输了的人今天剩下的时间不许说话。”颜疏道。

        “可以。”盛珩遇信心满满。

        还不等颜疏说比赛开始,他就已经冲进了鸡群中。

        颜疏看着被盛珩遇惊的到处乱飞的鸡,摇了摇头,弯腰从地上拿起了几颗小石子。

        依旧像是那天晚上用石子瞄准大鹅般轻松。

        只听“嗖嗖”两声,两只公鸡应声倒地,还没扑腾着站起来,就被颜疏捡起来扔回网子里了。

        盛珩遇还在和鸡较劲,听到动静下意识的停下动作往颜疏的方向看去。

        就见颜疏微微眯眼,两块小石子飞速从她指间弹出,破风声响起,又是两只鸡倒在了地上。

        比赛至此胜负已分。

        颜疏拍拍手,挑眉看向盛珩遇,“我先去那边休息,剩下三只交给你了。”

        盛珩遇:“……”

        “我靠!颜疏怎么能瞄这么准的!”

        “被打中的鸡真的没受伤吗?”

        “鸡还活蹦乱跳的,我刚刚特意观察了下。”

        “我说她是神射手没人反对吧!”

        “姐姐好帅啊!”

        “美女太飒了!斯哈斯哈。”

        “遇哥实惨,哈哈哈哈!”

        “其实叫一声颜老师也可以啦!”

        “遇哥这该死的胜负欲!哈哈哈哈!”

        “你们都是盛珩遇的粉丝吗,为什么笑的这么开心?”

        “真粉无所畏惧!”

        ……

        弹幕上一片哈哈声。

        半小时后,盛珩遇满头大汗的将三只鸡扔回网子中。

        他提着卫衣前襟扇风,走到颜疏面前时还在微喘。

        “我认输。”盛珩遇也算是服了颜疏了。

        他也是没想到,颜疏的准头居然会这么好。

        她打鹅那次他还以为是凑巧呢。

        “行,那从现在起,不许出声。”颜疏对盛珩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盛珩遇的目光不可避免的落在颜疏竖在唇畔的手指上。

        他刚刚就注意到了,颜疏的手指白皙纤长,线条流畅但又不过分柔软,筋骨匀称,就连指甲盖都是淡粉色的,像是雕塑家手下的完美造物。

        盛珩遇张嘴想要说“好”,但嘴巴才刚张开,他就又闭上了。

        “你们要选什么作为今晚的食材?”导演组都在憋笑。

        颜疏看了眼盛珩遇,盛珩遇用手势表达自己的看法。

        颜疏看了一眼他捏成尖尖嘴的手指,了然点头,“他说他要鸡。”

        盛珩遇竟也没觉得颜疏猜对他的想法有什么不对,就点了点头。

        “鸡鸭鹅都可以这样表示嘴巴吧,你怎么看出盛老师就是要吃鸡呢?”导演好奇。

        颜疏也不知道这要怎么解释,难道她要说,在那一刻,她在盛珩遇眼底看到了对鸡的杀意?

        “刚才盛老师被鸡欺负的不轻,报个仇不过分吧。”颜疏笑着调侃。

        盛珩遇没法说话,只能侧头无奈的看着颜疏,唇边竟带上了点笑意。

        两人回到小院,就发现厨房内多了许多调料和米面。

        颜疏将活鸡放在院子中,和盛珩遇大眼瞪小眼。

        “看我干什么,我没杀过鸡。”颜疏思量片刻,“但是应该不难。”

        杀人她倒是得心应手,可是鸡这么小一个,动刀的话,应该从哪里下手呢。

        没等颜疏琢磨出个究竟,就听外面传来何玮思和路茗茗的哀嚎声。

        “啊啊啊!我要洗澡!”路茗茗露在外面的皮肤和干净的小裙子上此时沾染了不少污点。

        不用她说,众人也能看出那是什么,也不怪她吵着要洗澡。

        何玮思身上也不干净,“把我给臭死了!羊肉串那么好吃,为什么羊粪那么臭啊!”

        “不要提那个字,我又想吐了!”路茗茗把手里提着的一筐菜放在院中的石桌上,举着两只手冲进了卫生间。

        “你们任务也完成了吗?”何玮思见卫生间被路茗茗占了,也就没再着急。

        将手里的鸡蛋放到厨房里后,他干脆一边在院子里的水井边洗手,一边看向颜疏和盛珩遇。

        盛珩遇被消音了,只能由颜疏回答。

        “完成了,领了只鸡。”颜疏拍拍笼子。

        “啊,给了只活鸡啊,我就看过我爷杀鸡,还没动过手呢。”何玮思看向在场第二位男性,“遇哥会杀吗?”

        他没敢说的是,盛珩遇看着就是那种杀鸡不眨眼的男人。

        颜疏笑眯眯的看了眼盛珩遇,并没有要为他解释他被禁言的事。

        “他说他害怕,就把这件事交给我了。”颜疏道。

        盛珩遇看向颜疏,眼中有不赞同。

        谁害怕了!

        但要是叫他杀鸡,他又的确下不去手……

        于是乎这个哑巴亏,他也只能吃了。

        在何玮思的目光中,盛珩遇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

        何玮思也习惯了盛珩遇的寡言,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对。

        “颜颜你居然敢杀鸡!”何玮思佩服的看向颜疏,“那我给你打下手!”

        “好,请你先帮我查一下杀鸡的步骤。”颜疏还有些没用明白手机,就把这个前期准备工作交给了何玮思。

        “好嘞!”何玮思一通百度,“先割脖放血,再用滚水脱毛,有点血腥啊,你真弄得来吗?不行这鸡就先养着吧?”

        弹幕上这时候也疯狂讨论起来。

        “我说,ys要是不会杀就算了吧,别杀不了鸡弄自己一身血,丢人。”

        “就是,会不会杀鸡都不会影响我黑你,还是别装这个逼吧。”

        “我见过杀鸡,那场面嘎嘎血腥!鸡脖子被割了它还能继续蹦跶呢!”

        “哎呦!老吓人了!”

        “ys要被打脸了吧。”

        “姐姐别动手啊,交给节目组吧!”

        “她就算敢杀,也播不出来吧,血呼啦的。”

        “我还蛮想看的……”

        “……想看+1”

        ……

        颜疏对何玮思点点头,“盛老师说了今天这鸡他吃定了,得杀。”

        盛珩遇本来在旁边装电线杆子,这时候也不困了,侧头一脸深意的看向颜疏。

        还说不喜欢我了,这是什么!

        居然又向我示好!

        察觉到盛珩遇的视线,颜疏对他一笑,“可不能让盛老师失望呢。”

        盛珩遇撇开头,不愿给颜疏好脸。

        何玮思自然知道两人之间那点事,见状夹在中间只能尬笑。

        “给我递把刀吧,我先去穿下围裙。”颜疏拿过挂在厨房外头的围裙给自己穿上。

        何玮思闻言立刻跑进厨房,给颜疏拿了把刀过来。

        接过何玮思递来的菜刀,颜疏在院子中的水井边坐下,伸手将鸡抓着翅膀提到面前。

        侧头看向盛珩遇,颜疏自然的道,“麻烦帮我烧一锅开水,谢谢。”

        “你来帮我抓一下鸡翅膀。”颜疏又看向何玮思。

        何玮思听话上前,颜疏腾出手来抓住鸡脖子。

        紧接着,不等在场人有所准备,她一挥手就割断了鸡脖子。

        与此同时,直播间骤然一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