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社死

        在听到那声盛老师的时候,颜疏就确定了来人是那位她惹不得的盛珩遇。

        外面阳光很好,温度刚刚好的秋日中,盛珩遇上身穿着一件宽松黑色t恤,外套是一件藏蓝色休闲西装,一条黑色休闲西装裤压住t恤,很恰到好处的勾出了他的蜂腰长腿。

        颜疏不动声色的打量盛珩遇,就见那双黑眸也一动不动的盯着她瞧。

        这人长得好看诚然好看,但眉弓凸起,眉目深邃,不笑的时候整个人显得很凶,薄唇抿着,像是随时都会张嘴叫人滚。

        “不是说专程来接我的?”盛珩遇显然没料到自己要和颜疏坐同一辆车,看了她一眼就移开目光,不善的看向站在不远处的工作人员。

        他这一句,成功的将颜疏问好的话堵在了喉咙口里。

        工作人员显然也没料到这位影帝当着镜头的面也这么不给面子,他讪笑一声,张了张嘴,最终没能解释出什么像样的话来。

        盛珩遇只是看着咄咄逼人了些,实际上并不打算为难工作人员。

        他将自己的行李箱放进后备箱,打开车门沉默的坐了进去,全程没有再看颜疏一眼。

        保姆车有三排座位,因为前排全被工作人员占了,颜疏占了第二排左侧位置,故而盛珩遇一上车,就坐到了最后一排距离颜疏最远的角落里。

        面对盛珩遇的冷淡,颜疏倒并不觉得尴尬,始终很闲适的靠在椅背上没什么动作,甚至连要打招呼的意思都没有。

        哪次遇上盛珩遇,颜疏不是巴巴的赶上去热脸贴冷屁。

        所以此时无论是工作人员还是屏幕前的观众,都有些不敢相信颜疏居然会对盛珩遇这么冷淡。

        就连盛珩遇自己,也有些没料到颜疏会这么坐得住。

        保姆车重新上路,盛珩遇摸出手机给周鸣发消息。

        【倒了八辈子霉,我居然和颜疏坐了同一辆车!】

        周鸣那边消息回的很快。

        【她没骚扰你吧哥?你小心点。】

        盛珩遇冷着脸回消息。

        【正欲擒故纵呢,居然理都没理我。】

        正当盛珩遇和周鸣聊得正酣的时候,弹幕上这时候也炸了锅。

        “我靠,真没想到,节目组居然真敢把这两位放一辆车上!”

        “真会搞事情!我喜欢!”

        “不过颜疏这次怎么回事,居然全程和遇哥无交流!”

        “遇哥做得好,就是要让ys下不来台,下次她就不会上赶子纠缠你了!”

        “我怎么觉着美女是想通了的样子,希望她不要再倒贴了,独美不好吗!”

        “我不信她改好了,应该只是欲擒故纵吧,哥哥不要上当啊!”

        ……

        见着了盛珩遇,颜疏这才想起来去网上搜一下她和这人究竟有什么宿怨。

        她有些不熟练的进入微博,在搜索框内打出了她和盛珩遇的名字。

        两人的名字一输入进去,下边就出现了很多相关词条。

        最上头的是个叫“颜疏当众表白盛珩遇被拒”的词条。

        光是看着这个词条,颜疏就有了不好的预感。

        她点开那个词条,下面很快出现了相关消息,最上头的是一个带视频的博文。

        视频有点糊,还没点开的时候,颜疏只能依稀辨别出视频封面那个穿红色连衣裙的似乎是原主。

        她下意识的点开视频,瞬间,一阵喧哗声从她的手机中传出来。

        颜疏心中大叫不好,就见视频中已经传来她自己那道熟悉的声音。

        “盛珩遇,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好不好!”

        这道声音一出,颜疏立刻点了暂停。

        可就算她点的已经很迅速了,她一抬头,依旧收获了全车人震惊的目光。

        弹幕上也在一瞬间的寂静之后,疯狂的刷过“社死”两个字。

        颜疏做事一向雷厉风行,此时她能想到的最好的补救办法就是立刻解释。

        于是乎她也没多想,立刻转头看向盛珩遇,对他大方一笑,“抱歉,我的喜欢对你造成困扰了,以后这种事情不会再发生。”

        颜疏向来洒脱坦荡,求而不得这种事几乎不会发生在她身上,要不是原主,她这辈子估计都不会有说这种话的机会。

        盛珩遇一脸怀疑的看着颜疏,似乎是没料到社死之后,颜疏竟还能对他说出这样一番话来,觉得不可思议的同时,也觉得眼前的颜疏好像有哪里变了。

        但具体是哪里变了,他又说不上来。

        “你最好说到做到。”盛珩遇抬手指着前方架着的镜头,“这可是都拍下来了。”

        颜疏点头,笑起来的时候脸颊边上就显出了两个小酒窝,“放心,保真。”

        言毕,颜疏果真没有再多纠缠,转身继续网上冲浪,只不过这次她不敢再随便点开视频了。

        即便冷静如颜疏,刚才那一遭也差点把她送走。

        盛珩遇见颜疏这样利落,面上不显,心里却冷哼了一声,低头继续给周鸣发消息。

        【颜疏段位又升了,她居然知道以退为进。】

        周鸣守着直播在看,当然也看到了这一段。

        【我靠!她还真敢说,我有点佩服她了!是条汉子!】

        颜疏手机震动了下,李冉给她发了条消息。

        【我就知道你和盛珩遇凑一块准没好事!节目组还偏偏故意搞事情!】

        颜疏回复,【怎么,我又上热搜了?】

        说着话,颜疏打开热搜榜单,就见自己刚才社死的那一段果然在逐渐往热搜榜高位缓慢爬升。

        这些未来人天天都这么闲吗?这么关注别人的事情。

        颜疏有些不理解,但还是点开了和自己相关的词条,进去一看,就发现评论已经被自己的黑粉和盛珩遇的唯粉占领了。

        点赞数最高的评论是盛珩遇的粉丝。

        【遇哥我老公:呵呵,这么有自知之明的人真是太少见了呢!】

        颜疏这时候还不知道呵呵的含义,只以为这位粉丝是真的在夸她。

        她回复李冉,【我可以回复那些粉丝吗?】

        李冉那边回的很快。

        【!!】

        【你回一个试试!】

        颜疏还没习惯打字语气的微妙之处,见李冉同意,就直接去点赞数最高的那条评论下大号回复。

        【颜疏v:谢谢,人在车上,和你家哥哥前后排,需要帮你代为问候他吗?】

        【遇哥我老公:是高仿吧?是吧是吧??】

        李冉一个阻止不及,再看颜疏时,人已经在榜一了。

        她一边掐人中一边给颜疏发消息。

        【吸氧.jpg】

        【给老娘关机,我谢谢您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