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被黑

        “刚看完视频回来,只能说,高糊镜头也挡不住姐姐的美貌!”

        “啊啊啊!我们小颜老师真的太飒了!”

        “那些黑子可以闭嘴了吧,我们小颜老师可不是早起装样子,别再无脑黑了!”

        ……

        颜疏的粉丝在看完视频后纷纷回到直播间为颜疏说话。

        而原本正在其他直播间苦苦等待自家正主开门的粉丝在得知颜疏这边的消息后,都纷纷好奇的围了过来,一时间,颜疏直播间的人气居然登顶榜首,一跃超过了其他五人的直播人气。

        而颜疏却还不知道这件事,带着众人参观完自家之后,又安排工作人员坐下吃早饭。

        原本早起来拍摄颜疏的工作人员还怕这位会不好搞,所以如今见颜疏这样客气有礼,大大超出自己的预期,一时竟都对她生出了些好感。

        路茗茗这时候才刚起来不久,虽说她已快速给自己化了个淡妆,整个人看着比素颜时精致了许多,但即便如此,她还是很不想就这样面对镜头。

        带着起床气给工作人员开了门,路茗茗碍于还有镜头在,勉强对众人挤出了一个笑。

        “进门记得换鞋。”路茗茗将人带进屋就往自己卧室钻,徒留工作人员在客厅里面面相觑。

        弹幕上的观众看了这一幕,即便不在现场,也都尴尬的脚趾扣地。

        “整个一大写的尴尬……”

        “起床气有点重啊这位。”

        “不是说路茗茗很有礼貌的吗?我怎么觉着她还不如隔壁颜疏?”

        “啊啊啊!女儿全素颜啊,皮肤吹弹可破,我吹爆!”

        “这也叫全素颜??眼线都要飞到天上去了,说素颜的建议看下眼科……”

        “刚从隔壁ys直播间过来,看过真素颜,假素颜真是一眼就能看穿……”

        “前面的都是哪里来的黑子!你们都是ys的粉吧!滚出直播间,别在妹妹的直播间ky!”

        “纯路人!你们正主没礼貌还不让人说了!”

        “说她化妆了又不是骂她,这就叫我们滚了?香茗就这个素质?粉随正主,无语。”

        路茗茗躲在卧室里补妆,一边化妆,一边看自己直播间的弹幕。

        见不停的有人提到隔壁颜疏的直播间,她立刻一皱眉,随手切换到了颜疏的直播间。

        颜疏这时候正把收拾好的行李箱往家门外推,但即便是什么看点都没有的直播间,此时的观看人数也远远把她的直播间观看人数甩在了后面。

        “靠!她买水军了吧……”路茗茗低骂一声。

        那张原本清纯可爱的脸有些扭曲起来。

        她打开通讯录,找到备注为陈总的号,直接打了个视频电话过去。

        视频电话过了好一会儿才被接通,屏幕中是肉乎乎一片,好半天路茗茗才辨认出那张让她恶心的脸。

        但再怎么恶心,她这时候也得捏着鼻子笑脸相迎。

        “陈总,有人欺负我!”路茗茗撒娇道。

        屏幕中的陈总才上手路茗茗没几天,正在浓情蜜意的时候,闻言,强忍着被吵醒的不悦,将从旁边环上来的女人推开,“谁敢欺负我的人!”

        颜疏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她带着一个行李箱坐上节目组安排的保姆车,有些好奇的问坐在前头的工作人员,“我们这是要去哪里?能说吗?”

        镜头后的工作人员对她摇摇头,“目的地暂时还不能告知,不过我们顺路要去接另一名嘉宾。”

        似乎是知道颜疏要问那人是谁,工作人员接着补充道,“这位嘉宾是谁也不能告知哦。”

        颜疏无奈的笑笑,刚想拿起包里的平板接着看大渊历史,就见李冉给她发了好几条消息过来。

        【你上热搜了!】

        【你什么时候去和老头老太太练剑的!】

        【这也是好事,这件事你暂时先别回应,我用工作室账号帮你回复。】

        颜疏一句话还没说呢,李冉那边就单方面做出了决定。

        她有点生疏的打开微博,找到颜疏工作室的账号,就见在一分钟前,李冉用工作室账号转发了老太太拍的那条小视频,并配文“完美融入!doge”

        下面的评论一溜都在玩梗,还有不少舔颜的,黑粉一时之间竟找不到下手黑她的地方。

        颜疏没有点开评论区,她见李冉那边没再有消息发过来,给李冉回了个好就把手机放下了。

        此时颜疏并未说话,只静静的拿着平板看书,但直播间里的人却丝毫没有减少,都在讨论接下来要和颜疏坐同一辆车的会是谁。

        “不会是我家哥哥吧,救命啊,千万保佑别是我家哥哥,我家思思可是很单纯的,万一被颜疏扒着吸血怎么办!”

        “同为我家正主担心!我家茗茗小可爱可不是ys的对手!”

        “你们一个个的不去你们正主的直播间,赖在这里干什么??”

        “我也想问,我们黑粉蹲在这是为了等着黑她,你们这些别家粉在这凑什么热闹?”

        “谁和颜疏一辆车谁倒霉,她什么德行大家还不知道吗,捧高踩低的!”

        “去年红毯还踩了我们茗茗的裙子,害我们茗茗差点走光,她到现在还没出来道歉!”

        “还说要转型做演员,你看ys今年演的那部小成本偶像剧,全程演技被吊打,甚至不如八岁的小演员!”

        “这种人也能上节目,节目组下限真的很低。”

        “想起我家正主要和她一起拍摄那么久我就心疼。”

        “节目组真的不考虑让她滚蛋吗?”

        ……

        就这短短一段时间,黑颜疏的声音不断在弹幕上闪现,不仅黑颜疏,还在不停的带节奏,想逼节目组以颜疏品行不端让她退出综艺直播。

        李冉此时正守在屏幕前看直播,此时见了这个情形,一眼就看出这是有人在雇水军挖以前的料黑颜疏。

        她立刻联系公关部和节目组控评,忙的不可开交。

        颜疏这边已经看完了渊厉帝的结局。

        她搁下平板,有些不可置信的抿着嘴看向窗外。

        渊厉帝居然在她死后的第三年就死了,还是被他最信任的首辅叶无颐刺杀而亡的。

        颜疏感觉十分稀奇,她可是记得清楚,当年渊厉帝和叶无颐好的几乎能穿同一条裤子,她兵权被收背后,也有叶无颐的手笔。

        颜疏很想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她和过往相隔了千年,很多东西就像被盖了层纱,想看都看不真切。

        “盛老师早!”工作人员对窗外的人打招呼。

        颜疏这才发现保姆车不知何时停在了一幢独栋别墅前头,保姆车的车门被人从外面打开,颜疏一转头,就撞进了一双黑沉沉的眸子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