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大佬在下乡综艺洗白了在线阅读 - 1 最烦装逼的人了

1 最烦装逼的人了

        “颜疏?你究竟有没有在听我讲话?”经纪人李冉皱眉看着面前正在走神的自家艺人,伸手就推了下颜疏的肩膀。

        颜疏被她这么一推,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

        “听着呢。”颜疏抬手揉揉太阳穴,觉得眼前的状况有些不可思议。

        她本是大渊历史上唯一一位女将军,却不料在被皇帝猜忌诛杀后,来到了一千年后的未来。

        这具身体与她面貌一致,只是身条较她自己的要纤细柔软,身上更是洁白干净的没有一点疤痕。

        她还趁着去厕所的间隙检查了一下,就发现这具身体连胸口小痣的位置都和她自己一模一样。

        “那你重复一遍我说的话?”李冉可不相信颜疏的话。

        颜疏在娱乐圈里是出了名的笨蛋美人,演技不好就算了,台词更是记不住,好几次导演都很无奈的让她在拍摄时直接念一二三四五,只等着后期找配音演员给她配音。

        偏偏这个金鱼脑袋还在外立学霸人设。

        就因为这个,金鱼脑袋更是成了她最大的黑点之一。

        “你说,有个直播真人秀来找我参加,是一档下乡旅游综艺,一起参加的嘉宾有顶流何玮思,小花路茗茗,影帝盛珩遇,剩下的你还没说完。”颜疏准确无误的将李冉的话重复了一遍。

        边说,还边用那双黑曜石一样透亮澄澈的眸子看着李冉。

        李冉和颜疏相处了足足三年,陪着她一路从选秀出道的顶峰,走入如今黑料缠身的境地。

        她最了解,颜疏看着漂亮虽漂亮,但内里却着实没什么内容,就是个草包。

        颜疏看着人时,那双眼睛里满是骄矜和傲慢,听李冉说话时总是不耐烦偏多,像个叛逆期不得不听母亲训话的孩子。

        但今天颜疏的眼神却坚定凌厉,即便她今天素面朝天一点妆没带,但直视着李冉的时候,却总给李冉无形的压迫感。

        面对大boss时也不过如此了。

        “你……今天记忆力怎么变好了?”李冉疑惑的看着颜疏,总觉得颜疏像是变了个人。

        颜疏对她笑笑,抬起手很感兴趣的观察指甲上花花绿绿的图案。

        “这个综艺我接了。”颜疏伸手拿过李冉手里的合同,很干脆的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李冉见她这么干脆,一点妖也没闹,不由多看了她两眼。

        “你之前不是说有路茗茗的综艺你就不去吗?”一边问,李冉一边有些恍然的睁大了眼睛,“你不会是想着去节目里和她扯头花吧!”

        颜疏之前在和路茗茗一起参加选秀节目时,两人因人气高的不相上下,所以还没出道就成了对家。

        再加之最后路茗茗凭着背后资本c位出道,压了颜疏一头,所以颜疏就更加讨厌她了。

        刚出道那一年两人在一个团里还能勉强和平相处,但自从她们团解散后,颜疏但凡参加活动遇到路茗茗,势必会和她争锋相对的斗上几个来回。

        “姐,你想哪去了,我和一小姑娘扯什么头花,我就是感觉最近有点闲,想给自己找点事做。”颜疏这话的的确确是真心的。

        原主因为上一部戏演的太垃圾,从而引发了全网嘲。

        再加之原主自尊心太强,所以愣是在家宅了两个月都没出去工作。

        但她刚来这里,需要接触外界来了解这个未来世界,所以即便颜疏并不想做这份工作,也不能随随便便就拍屁股走人。

        李冉手中最黑的艺人是颜疏,最红的也是颜疏。

        她顶着公司的压力让颜疏休息了这么久,已经是极限了。

        此时见颜疏这么懂事,李冉也松了口气。

        她比颜疏大了十岁,从来都是把她当自己妹妹看。

        “真没想到,这次被黑倒是让你长大了不少。”李冉拿过她签好的合同,又叮嘱道,“盛珩遇那边你可别再去做舔狗了啊,这次上节目别往人身上贴。”

        之前因为颜疏当众给盛珩遇表白被拒,不仅她自己大量事业粉脱粉,更是被盛影帝的粉丝追着一直骂到了现在。

        本来李冉是不考虑让颜疏和盛珩遇参加同一档节目的,但公司那边一直在施压,想要让颜疏蹭盛影帝热度来制造话题,她也是没办法。

        “知道了。”颜疏想了半天,没想起盛珩遇什么模样,也没想起来原主和他有什么瓜葛。

        但听李冉的一准没错。

        她初来乍到,还是静观其变,顺其自然的好。

        “你自己先准备准备,过几天节目组的人会来你公寓直播拍摄,记得把屋子收拾收拾。”李冉老妈子一样叮嘱半天,这才匆匆离开。

        颜疏目送李冉离开,才拿起手机,继续看大渊历史。

        她倒要看看,渊厉帝最后究竟是怎么死的。

        然而还不等她看上两眼,就见一个微信备注为两个黑爱心的账号给她发了条消息。

        【?】

        颜疏盯着那问号等了半天也不见黑爱心再发消息来,她失去耐心,连这人是谁都没看就很笨拙的将人给删了。

        呵,最烦装逼的人了。

        手机那一端,盛珩遇见颜疏久久没回消息,又耐着脾气发去一条,“上了节目,请装作不认识我,在外更不要让别人知道我们订婚了。”

        然而消息一经发出,他却赫然发现自己的消息后面出现了个红色的感叹号。

        “她居然把我删了!”盛珩遇诧异的转头,看向身边的经纪人周鸣,“你说她是不是终于疯了?”

        周鸣盯着前面堵得走不动的车流,有点着急。

        “嚯,敢删您的,我敬他是条真汉子!”周鸣急着带盛珩遇去拍杂志,没看见盛珩遇那满脸的惊诧,“哥,怎么着,您要顺着网线过去抽他丫的?”

        在粉丝眼里,盛珩遇高冷禁欲,不苟言笑,就是现实生活中的活体霸总。

        眼里有调色盘,不高兴了天凉王破,高兴了命都给你。

        然而只有周鸣和他身边的人才知道,盛珩遇就是个还没过完中二期的活体祖安遗民,易燃易爆炸,极其执拗小孩子气。

        “删我的是颜疏!”盛珩遇像是被侮辱了一样,双手环胸,气的望向窗外,优越的侧面线条被窗外的灯光照的似是镀上了一层光。

        周鸣一听这名字,霎时也惊了,“她!她不是爱你爱的要死要活吗,搞了那么多小手段才要到你的微信号,怎么这就给删了。”

        盛珩遇冷哼一声,“八成是欲擒故纵,不过我可不吃这一套,她不是想和我上一档节目吗,好,那我就让她知道知道什么叫郎心似铁。”

        “哥,那你这次可得多加点小心,别再给她扒着吸血了,那颜疏心眼多的和蜂窝煤似得,你玩不过她,就躲的远一点,别和人小绿茶硬刚。”周鸣忧心忡忡。

        “我哪次和她对线输过!你瞧不起谁呢周小鸣!”盛珩遇气的瞪周鸣,“妈的,真不知道我妈怎么想的,非要我和她订婚。”

        还哪次输过。

        周鸣苦涩的笑了。

        应该说您哪次赢过……

        周鸣无奈的叹了口气,只能安慰道,“您消消气,反正这婚结不结最后还是看你,你自己坚定内心不动摇不就成了。”

        “动摇是不可能动摇的,我要是能喜欢她,除非是失智了。”盛珩遇把黑卫衣的兜帽往头上一罩,酷酷的说,“我睡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