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644章 天道好轮回

第644章 天道好轮回

        乔知语走过去,一把将祁子霄拉入自己的怀中,握着他的手,发觉他指间一片冰凉,不由得蹙起了黛眉,“笑笑,你怎么了?”

        祁子霄沉着脸,抿唇没有说话,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乔知语只好严肃地质问许绍康,“你对笑笑做了什么?”

        许绍康耸了耸肩,故作轻松道:“我能对他做什么?我找你有要紧的事,他不让我去找你,我就跟他争论了几句而已。”

        乔知语抱紧儿子,对着许绍康冷声说道:“他还是个孩子,你跟他争什么?”

        顿了顿,她别过身子,嘲讽道:“何况,你能找我有什么要紧事?许绍康,我早就说过了,你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做陌生人不好吗?非得我把你当仇人对待是吧?”

        她从未见过祁子霄露出过这样的表情,许绍康一定是跟祁子霄说了些什么!

        许绍康表情严肃起来,一本正经地道:“我真的有要紧事找你帮忙。”

        见他难得这么正经,乔知语半信半疑,她揉了揉祁子霄的脑袋,轻声哄道:“笑笑,你先回房间去,妈妈等下过去找你,好吗?”

        祁子霄握着她的手不肯松,显然是不愿意让乔知语和许绍康单独相处的。

        乔知语也不想跟许绍康有单独的接触,便直接对着许绍康问道:“有什么事直说。”

        许绍康淡淡地瞥了祁子霄一眼,尽管觉得他是个电灯泡,但眼下他并不占据局势的主导权,只好妥协地说道:“关于我爸的病,他昏迷了五年都还没醒过来,我是想着妈的年纪也大了,这五年来她也是硬撑着自己去照顾爸,如果爸能醒过来的话,妈一定很高兴吧。”

        提及沈又伶,乔知语不禁心疼起来,这五年来,沈又伶时常偷偷地抹眼泪被她发现了好几次,她也曾从寇妈的口中,知道了很多关于许先生和沈又伶之间的故事,所以她完全能明白沈又伶心里对于丈夫成为植物人的痛有多深。

        “我能帮什么忙?”

        这件事不仅关乎于沈又伶,倘若许新翰醒过来的话,许老爷子也会高兴,毕竟许新翰可是他最骄傲的儿子。

        乔知语受许家五年的恩惠,只要能帮得上忙的,她必定义不容辞。

        许绍康看了一眼一直瞪着他的祁子霄说道:“听说徐景澄医术高明,他跟你应该是老熟人了吧,能否请他给我爸看一下病。”

        他的话点醒了乔知语,对啊!徐景澄的医术有多高超,她是再清楚不过的了,好多疑难杂症他都能治,说不准真的有希望可以让许新翰醒过来!

        “这件事我可以帮你去跟徐景澄说,但他愿不愿意这也不是我能决定的。”乔知语其实跟徐景澄并不熟,真正能喊得动徐景澄的人也只有祁子霄了。

        许绍康不解,“他跟你不是朋友吗?”

        乔知语弯腰抱起祁子霄,很淡定地解释道:“他跟我儿子是朋友,他之前能帮我,也全是看在我儿子的面上。”

        许绍康:“???”

        他自然是不敢相信那么有名的一个‘神医’,居然跟一个五岁的孩子交情这么深?

        对于刚刚还‘得罪’了祁子霄的他来说,如果徐景澄真的不愿帮忙的话,那自己岂不是要去求祁子霄这臭小子帮忙?

        他深吸了一口气,还真是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祁子霄冷哼一声,板着脸搂住乔知语的脖子,“妈妈,我们走。”

        显然,他是不愿意帮许绍康的。

        乔知语并没有着急着让祁子霄帮忙,她此刻更好奇的是许绍康到底跟祁子霄说了些什么。

        许绍康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母子俩转身离开,拳头握得紧紧的,原本还想通过这件事跟乔知语拉进关系,没想到一切都是自己太过于冒失了。

        他应该找个更好的时机约乔知语单独见面的,这样也不会闹到现在这个尴尬的局面。

        ……

        另一边,乔知语抱着祁子霄回房了,一进屋,她把门给锁上了,母子俩坐在沙发上,四目相对。

        “笑笑,你告诉妈妈,刚刚许绍康是不是跟你说了什么?”

        祁子霄拧着眉,没有说话,尽管他心里对于许绍康说的那两句话特别的好奇,可是一向沉稳的他,此刻却不知道要怎么办。

        乔知语握住他的手,安抚道:“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没关系的,我是你的妈妈,无论是什么,妈妈都会保护我们笑笑的。”

        祁子霄动容了,纠结之下还是将那个问题问出了口:“妈妈,当初你为什么要回国啊?”

        乔知语很诧异他会忽然之间问这个问题,但她还是很耐心地跟他解释道:“因为爷爷不想让我学摄影,想让我在许氏集团工作,可是摄影是我的梦想,我在国外有自己的工作室,当初也是为躲着爷爷吧,恰好当时有个颁奖会在国内,我就顺势回国了。”

        “那你是真的因为车祸才忘了我们,也忘了爹地吗?”

        这话一问出来,乔知语顿时就猜到了一大半,“许绍康是不是跟你说,我是因为他才回国的?还是说,你觉得妈妈是故意要忘掉你们吗?”

        “我没有这样想。”

        祁子霄连忙解释道:“我知道妈妈很爱我和鱼鱼,无论怎样也不会是故意要忘掉我们。”

        “你呀,就是因为太在意妈妈了,所以才会被许绍康的三言两语给蒙骗了,他就是故意这样骗你,让你多想,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乔知语瞬间就明白了许绍康的用意,“虽然我不记得五年前我跟你爹地到底发生过什么,可是我能清楚地感觉到你爹地对我爱,无论怎样,五年后我跟他再次重逢,重新在一起了,那么这一次,谁也不能使我们分离。”

        祁子霄仰头看着母亲,母亲在提及父亲时,眼睛里都闪耀着光,这才是爱一个人的表现,而许绍康口口声声所谓的爱,只不过是不甘心罢了。

        不甘心和他朝夕相处五年的女人,成为了别人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