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643章 另有隐情的失忆

第643章 另有隐情的失忆

        “好。”

        在他答应后,聂佳乐这才放心地躺了下来。

        徐景澄满心澎湃,眼底难掩激动,他时不时地就用余光偷偷地瞄身旁的女人,他们这应该算得上是同床共枕吧。

        尽管他是偷瞄,可聂佳乐也很敏感地察觉到了,她侧着身子背对着徐景澄,睡意全无,可明天就要比赛了,她还是强迫自己静下心来,好好睡觉,只有养好了精神明天比赛才有一个好的状态。

        徐景澄见她背对着自己,更是明目张胆地看她了,谁知转过头的时候,碰到了自己脸上的伤,疼得他倒吸一口凉气,又怕被聂佳乐听见,他只能强忍着不吭声。

        没多久传来她清浅规律地呼吸声,徐景澄也是很满足地闭上了眼睛,无论明天比赛结果如何,只要她能够一直陪在自己身边,输赢已经变得不重要了。

        ……

        “总裁,派去调查的人说,刚刚的烟花是祁湛行安排人放的。”

        许家老宅这边,许绍康得知乔知语回来了,原本在隔壁区出差的他,连忙赶回了老宅,谁知他刚一踏进院子,就看到不远处有人放烟花。

        他下意识地往乔知语的房间望去,恰好见她在阳台打电话,这才意识到这场烟花不简单所以才派人去查。

        许绍康手里夹着一根雪茄,白烟寥寥之下他那双黑曜石般深邃的眸子溢出阴鸷的暗芒,“他还真是阴魂不散。”

        他自然知道这一次乔知语带着两个孩子回来是为了给许嘉睿庆生的,祁湛行并没有跟着一起来,原本他还想着趁祁湛行不在,可以有更多的机会跟乔知语单独相处,却没想到祁湛行还搞这么一出。

        “总裁,不如趁着这一次,咱们把大小姐强行留下来?最好能把她藏起来。”身旁的助理是他新提拔上来的,人还算聪颖,好几次都在许绍康遇到难题的时候,给他出了不少的好点子,所以许绍康这才重用了他。

        方迄知道许绍康喜欢乔知语,但乔知语已为人妻,所以唯一的办法便只能强行留下她,“既然您得不到她的心,也不能全都便宜了那祁湛行吧?得到了大小姐的身体,那祁湛行难道还不死心吗?”

        虽然这主意很没有下限,但不得不说却是好主意。

        许绍康却犹豫了,“绝对不能这样做。”

        他了解乔知语的性子,如果自己强行和她发生关系,说不准她会干出什么傻事来,所以他只想等她情愿,等她心甘情愿地接纳自己的爱意。

        强盗一般的做法,对于乔知语来说,那就如同拿刀架在她的脖子上。

        方迄见他反对,也只好收了声,“总裁,还有一件事我得跟您汇报。”

        “说。”

        “派去盯梢的人说,祁湛行今晚派遣了一批人去了black酒吧,黑子还被警察给抓了,那一带的好些人都落网了。

        “黑子干了什么惹祁湛行下这么狠的手?”

        “听说祁湛行是派人去救徐景澄,那个徐景澄就是之前帮大小姐救治火灾那批患者的医生,据说医术高超,老爷都昏迷了这么多年都没醒,不如请那个徐景澄来看看?说不准有希望可以让老爷醒过来?”

        方迄的话点醒了许绍康,他父亲足足昏迷了五年,这五年来母亲每每提及都是泪流满面,父亲从小就很疼他,几乎是百依百顺,倘若父亲醒过来,必定会站在自己这边,支持他去追求乔知语。

        再不济,父亲也能帮着自己稳住母亲和爷爷,不让他们再插手自己的事。

        “我已经调查过了,徐景澄这个人有个怪癖,他不会轻易给人治病,但他跟大小姐这么熟,不如你去找大小姐帮忙,她肯定不会拒绝你的。”

        许绍康顿悟了,原本回来的路上他就在思考,要用怎样的理由去接近乔知语,好像什么都不合适,但如果事关父亲的病情,尽管乔知语并没有跟父亲接触过,可看在母亲和爷爷的面子上,她必然不会拒绝。

        “你这主意不错。”

        他毫不吝啬对方迄的夸赞,然后将手中为抽完的雪茄直接丢进了烟灰缸里,直奔乔知语的卧室。

        谁知,刚走到楼道处时,就撞上了祁子霄。

        祁子霄直接拦住了他的去路,“你干什么?”

        从许绍康走的方向看,那边只有母亲的房间,所以祁子霄立马就警惕了起来。

        “小子,大人的事,你小孩子少管。”

        许绍康并不喜欢祁子霄,因为他长得完全就是小版的祁湛行,而且祁子霄都跟防狼似的防着他靠近乔知语,他能喜欢才有怪嘞。

        祁子霄丝毫不退让:“你少纠缠我妈妈,我是不会让你过去的。”

        许绍康好笑地说:“这里是我家,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你管得着吗?”

        他蛮横地卷起袖口,祁子霄本能地后退了两步,那小眼神仿佛能把许绍康戳穿个洞似的。

        眼见着许绍康一步步走来,他沉着脸,十分镇定地说道:“你以为,这样一次次接近我妈妈,她就能喜欢上你吗?她早就说过了,她喜欢的人只有我爹地,你想挖墙脚还是省省吧!都被拒绝这么多次了,还不死心,真不知道你脸皮是什么做成的。”

        他再一次被祁子霄给挑衅了,若不是他身上还流着一半乔知语的血,换作是其他人的孩子,他早就动手教训了,到底是怕乔知语生气,所以他才一次又一次的隐忍着,可不代表他真的好欺负。

        “臭小子,你不会真的以为你妈妈有多喜欢你父亲吧?”

        祁子霄眉头一蹙,“你什么意思?”

        只见许绍康勾了勾薄唇,意味深长地说:“你不会真的以为她是因为车祸才失去记忆的吧?你母亲跟我朝夕相处整整五年,你觉得她为什么忽然要回国?”

        这两个问题,仿佛就像是一盆冷水般直接从祁子霄的头上一浇而下,许绍康的话让他陷入了深思。

        “笑笑?你在干什么?”

        这时,身后传来乔知语的声音,当她看到祁子霄的身前还站着一个许绍康的时候,不由得警惕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