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642章 同床共枕

第642章 同床共枕

        秦芷爱抵达医院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她在医院把徐景澄发给她的邮件交给了俱乐部那边的人处理,俱乐部那边把证据发到网上去后,网友们再次炸开了锅。

        “当真是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心疼我们sun!”

        “那个慕楠也太恶心了吧?自己直播事业被毁了,就想毁了sun的职业生涯?这种人渣活在世上都污染空气!”

        “他们工作室的人也下头,居然还骗sun说是有机会送他来打职业,合着就是让他当慕楠的幕后打手?我宣布我要全网黑这家工作室!”

        “心疼sun!听说当时慕楠把sun骗出来见面后,见sun不答应还要打他,是徐神医救了sun!这才有现在打职业的他!”

        “徐神医真的是sun的伯乐了,姐妹们,给我往死里磕!”

        “内部消息,今天徐神医为了给sun报仇,亲自去找慕楠算账!这男友力max啊!”

        “啊啊啊!绝世神医和他的电竞小娇夫!我直接爱了!”

        “……”

        网上的风向顿时全都维护起sun了,而当初那些黑粉也有好多跑到官博底下忏悔给sun道歉,俱乐部这边见到这阵势,直接把他们给sun注册的账户给发出来,这涨粉的速度惊为天人。

        秦芷爱拿着手机,点开微博给他们分析:“sun,你看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短短几分钟,你就涨了十万粉,要知道就连狗队也是打了一年职业才有几十万粉丝,照你这速度发展下去,很快就能超过他了。”

        聂佳乐并不在意这些东西,但还是很直白地问道:“粉丝多,是不是赚的钱也多?”

        秦芷爱哭笑不得,之前拍广告聂佳乐也是问钱的事,眼下当着徐景澄的面,她不由得问道:“徐熬夜,你是不是背着我们偷偷地压榨sun啊?我怎么感觉她特别缺钱的样子?”

        “我怎么可能压榨她?”徐景澄直呼冤枉,但被秦芷爱这么一提醒,不禁想起之前他给了聂佳乐那十万块的事。

        后来他派人去查过,聂佳乐的那十万块打给了一个叫聂风的人的账户,聂风是她的弟弟,后来又查到聂佳乐的母亲去世,全家都靠她一个人赚钱。

        他看得出来聂佳乐是个自尊心很强的女孩子,所以也没有在她面前提及过这件事。

        “打职业的人,到最后又能剩几个真正是因为热爱这个游戏才打下去的呢?要是打职业没钱,也没多少人敢放在自己的前途不要来打职业吧。”徐景澄三言两语地就把这个话题终结了,随后他朝着秦芷爱挑眉示意,“你把她带回酒店好好休息,明天就要比赛了,她还想睡在这里。”

        秦芷爱不可置信地张了张嘴,她拍了拍聂佳乐的肩膀,“他就受点小伤你紧张成这样,你是不知道他,他皮糙肉厚的,这些对于他来说算不了什么的,住院都是奢侈浪费钱,你赶紧收拾一下跟我回酒店吧。”

        尽管她这样说,可聂佳乐还是不肯走,“小爱姐,我不放心他一个人在这里,我保证明天一定会提前去比赛现场,一定一定不会耽误比赛的,你就让我留下来吧。”

        秦芷爱有些动容了,平日里聂佳乐都不爱说话,一直闷着,这还是她头一次请求自己,她赶紧看了一眼徐景澄,见他依然坚持不肯,只好说道:“这样吧,现在就给他办出院手续,我把你们都带回酒店,你们住一间房,这样总行了吧?”

        “毕竟明天早上就要集合,你睡在医院这边,我也不放心。”

        她的顾虑也在理,徐景澄只好妥协依着聂佳乐,否则的话还不知道要僵持到几点钟。

        聂佳乐也退了一步,“好,那就都回去。”

        三人打定主意后,聂佳乐就屁颠屁颠地跑去办出院手续,病房里只剩下秦芷爱和徐景澄。

        “徐熬夜,你跟我说实话,你真的想好要跟他在一起吗?”

        徐景澄掀开被子,从病床上站了起来,表情很认真地道:“我是想好了,但她还没有接受我,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吧。”

        “他到底哪里吸引你了啊?你这钢铁直男居然也能被掰弯?不会就因为他游戏打得好吧?”秦芷爱跟徐景澄认识这么多年,他一向是把女人当男人看待,换句话说,在他的眼里,压根没有男女之分,跟他玩得好的女人,大家统统都是好兄弟。

        而且他也没谈过恋爱,虽然时不时大家都会打趣他,这辈子要么跟游戏过日子,要么哪天被男人掰弯,结果他直接喜欢上一个游戏打得厉害的男人?

        她只能直呼,好家伙!

        对于这个问题,其实徐景澄自己也没想过,他就是在不知不觉中发现了自己对聂佳乐的在意,不同于其他人的那种兄弟情,完全是在意她的喜怒哀乐的那种。

        当时他还以为自己真的喜欢上一个男人,谁知在医院的时候,整容医生李宏宇的一席话点醒了他,一番试探之下,他才确定聂佳乐是个女人。

        而他喜欢的人也是聂佳乐,无论她是男是女,只要是她,他皆心动。

        秦芷爱看到他没说话,可笑得跟个傻子似的,不禁摇了摇头,“没救了,没救了。”

        三人一道去了酒店,聂佳乐直接把徐景澄带到了自己的房间,秦芷爱没进去,站在门口跟他们挥手,“你们别闹腾太晚,早些休息啊,注意身体!”

        她刻意咬重最后四个字,听得徐景澄和聂佳乐双双脸红,两人想到一块去了。

        聂佳乐连看都不敢看他,逃似得转身走到沙发前坐下,“你睡床,我睡沙发。”

        徐景澄不肯,“你睡床,我睡沙发。”

        “不行!”

        “那我们一起睡床?”

        聂佳乐:“……”

        徐景澄怕她误会,赶紧解释道:“我们盖两床被子就好了,中间拿枕头隔开,这样总可以吧?”

        聂佳乐思忱了半晌,最终还是点了头。

        两人洗漱完后,不约而同地爬上了床,聂佳乐害羞不已,拿起枕头往中间一放,故意凶狠地警告道:“你要是敢越线,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