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634章 我从来没说过自己是神医

第634章 我从来没说过自己是神医

        “怕你不成?”黑子将慕楠递给他的那杯酒一饮而尽,显然是要将他的事管到底。

        慕楠嘴角噙着幸灾乐祸的笑,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徐景澄,你到底是觉得我们好欺负,还是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就带了这么两个人敢闯进来,我劝你不然现在就跪下来求黑哥,我呢大发慈悲帮你求个情,说不准黑哥就放过了,否则的话,今天你可能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站在徐景澄身侧的保镖警告道:“慕楠你少做梦了!老黑你今天敢动我们徐总一下,你和你的这些弟兄一个也别想好过!”

        慕楠此刻有了靠山,当着众人的面直接抡起拳头就往徐景澄脸上在砸去,可惜徐景澄一直都保持着百分百的警惕,直接把他挥过来的拳头给握住了,反手就将他一脚踢到了茶几上。

        慕楠从地上爬起来,砸碎茶几上的酒瓶,破碎的玻璃瓶直直地对着徐景澄,“妈的!老子弄死你!”

        徐景澄手疾眼快地躲开了,伸脚一绊,慕楠整个人失去了重心,朝着地板砸去,而他手中的碎玻璃瓶也划伤了自己的脸。

        他疼得直叫,自知自己不是徐景澄的对手,朝着黑子呼救,“哥!这徐景澄完全不把你放在眼里啊!他明知道我是你的人,还敢当着你的面动手!”

        新仇旧恨叠加在一起,黑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大手一挥,旁边的一帮小弟各个摩拳擦掌着上前,将徐景澄他们三个人团团包围住了。

        黑子身形魁梧,尤其是臂膀上的发达的肌肉,看上去特别的壮实,他之所以能当上这一带的大哥,也正是因为他的实力摆在那里。

        “徐景澄,两年前的事我没去找你算账,你我相安无事,今天你当着我的面打我兄弟,这账,我看是得一起跟你好好算算了!”

        他把酒杯往地上一砸,手下的几个小弟立马朝着他们冲了过去,两个保镖都是训练有素的,身手自然是高于这些小混混。

        可是寡难敌众,对方人太多了,这么打下去,他们必输无疑。

        徐景澄来之前并没有想到黑子也在这里,他是想着即便慕楠躲在这里,自己带上两个人照样能把他教训一顿,可到底还是失算了。

        单打独斗徐景澄还是能打,人一多他自然不是对手了,很快三五个人直接把他摁在了地上,慕楠走过去,朝着他踢了几脚一泄怒气。

        黑子瞥了他一眼,一把将慕楠给推开,“滚。”

        尽管他恨透了徐景澄,可是真正要报仇,还得他自己动手来才能获得复仇的快感。

        慕楠连忙往旁边站了站,大气都不敢出一下,一想到之前高高在上的男人此刻这般狼狈,他心里头就格外舒爽,这步棋自己是走得太对了。

        黑子和徐景澄之间说严重了点,那可是杀父仇人,徐景澄这一次是真的栽大跟头了。

        徐景澄双手撑在地上,企图站起来,可背后压制着他的两个混混力气很大,他根本就动弹不了。

        黑子一脚踩在徐景澄的右手上,嘴边露出邪恶的笑:“你说,要是你只手废了,你这医生应该也当不了了,听说你还喜欢打游戏,手废了游戏也只能光看着吧?”

        脚下一点点用力,疼得徐景澄剑眉紧蹙,黑子很享受看到他难受的样子,“这点疼你就受不了了?你害我父亲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他会有多痛苦?”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徐景澄从医多年,也是头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明明手术不是自己主刀的,最后病人早逝却把责任都推卸到他的身上。

        “害你父亲最后一点时间痛苦度过的人不是你自己吗?”徐景澄艰涩的开口,他这样被摁住,连呼吸都变得浅薄了。

        言罢,黑子愈发用力踩他,暴怒道:“你胡说!他是我父亲,我怎么可能害他!”

        指间传来像钻心窝子一般的疼,徐景澄咬紧牙根,“他若不死,你又怎么可能完全接管他的位置?”

        徐景澄三两下地就揭穿了黑子内心最真实的想法,黑子恼羞成怒,一把将徐景澄给拽了起来,拎着他的衣领往墙上撞,“我让你胡说!让你胡说!”

        他眼底的恨意仿佛想将徐景澄活生生给撞死,就在这时,忽然有一帮人闯进了包厢,看到徐景澄受了伤,为首的保镖连忙跑过去将黑子几拳揍倒在地。

        徐景澄得到解救,他鼻青脸肿地扶着墙壁喘着气,“你们是……”

        “徐总,我们是祁先生派过来的,请放心,我们一定会护您周全!”

        关键时刻,来救他的人竟是祁湛行派来的,但他能出手相助,无非就是看在祁子霄的面子上,终究还是他自己大意了,没料到一个小小的慕楠心机如此之深。

        “徐景澄!你个狗娘养的东西!赶紧放开老子!”

        风水轮流转,黑子被人摁在地上,在场所有的小弟都被挟持住了,慕楠还想趁乱开溜,也被抓了个正着。

        徐景澄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一步步走到黑子跟前,居高临下地睥睨着他:“当年你来找到我,就是为了确定动手术会不会加速他的死亡,在得到答案后,你立马就让其他的医生给他动手术。”

        “你内心仅剩的良知让你很懊悔做出这样的事,所以你就想找个人来发泄你的情绪以及怨恨,又或者说你想找个替罪羔羊,只有这样,你父亲手下那些的人,才会愿意于信服你。”

        他将黑子的内心想法看得透透的。

        正如徐景澄所言,这些年每每黑子想起这件事的时候,他的愧疚感让他内心感到十分地惶恐和不安,所有他才将这些所有的情绪都化为对徐景澄的恨意。

        只有这样他心里才会好受一些。

        黑子隐藏了这么久的秘密总算是浮出水面,他情绪彻底地崩溃了,开口大骂:“你是什么狗屁神医!连我父亲都救不了,就不要打着幌子在外面招摇撞骗了!”

        “我从来没说过自己是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