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623章 独守空房

第623章 独守空房

        “半个月好啊!要是能住上半年就更好了!”

        许老爷子如今整日里有许嘉睿陪着,倒也没有当初那样孤寂了,儿孙满堂,承欢膝下是他最大的心愿。

        想他戎马一生,在商界更是叱咤风云这么多年,却落得这般境地。

        大儿子家庭破碎,大孙子更是混蛋一个如今被关在牢里,二儿子躺在医院昏迷了整整五年,孙女五年前也意外身亡,小孙子如今虽然继承了公司,但依旧是未婚,唯有这么个曾长孙能陪着自己。

        万幸还有个孝顺的儿媳妇,沈又伶剥了个柑橘递给他,笑道:“爸,你要是有那个本事可以做孙女婿的思想工作,住上半年自然也是可以实现的。”

        许老爷子一想到祁湛行那张冰山脸,顿时脸色沉了下来,“他一块木头似的,能跟他讲清道理才怪呢。”

        “哈哈哈。”

        沈又伶没忍住笑出声,也不知道祁湛行听到有人这样评价他,作何感想。

        于此同时,正在登机的乔知语刚准备跟祁湛行吻别的时候,他忽然打了个喷嚏,一旁的祁子渝打趣道:“爹地你瞧,妈妈这都还没走呢,心里就这么想你。”

        唐驰拆台道:“我怎么觉得是有人在骂老板……”

        祁湛行如同利刃般的目光扫了过去,吓得唐驰赶紧咳嗽了一声,慌忙转身恨不得自己现在不存在。

        乔知语忍俊不禁,牵着祁湛行的手晃来晃去,踮着脚在他的薄唇上落下一吻,“我现在就很想你了怎么办?”

        祁湛行松开她的手,搂着她说道:“那你留下来。”

        “那不行,我怎么放心让两个孩子去国外。”

        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多派些人保护他们就行了,但乔知语觉得作为母亲,在面对这样的事情时,应该和孩子们一起,她不想跟他们再分开。

        祁湛行知道自己留不住她,也没有强求,吻了吻她的额头,叮嘱道:“有事给我打电话,不准怕我担心什么都不肯告诉我。”

        乔知语有个坏毛病就是什么事都想自己一个人扛,遇到事总觉得自己可以处理好,不肯麻烦别人,但祁湛行觉得自己是她的丈夫,是守护她一生一世的男人,有这个责任和义务去帮助她。

        “好好好,我知道啦,这话你都说了八百遍了,祁先生你都快成为啰嗦老太婆了!”乔知语这几天一直被他灌输着有事就找他的意识,她觉得自己的耳朵都听出茧子了。

        祁湛行尽管没说什么肉麻的话,但他眼中清晰可见的不舍让乔知语有些心软,她又亲了他一口,“等我回来。”

        两人也不是第一次分开了,上一次乔知语出国也是一个人去的,只不过祁湛行处理完安承逸之后又立马追出了国。

        可这一次祁湛行这边的的确确有走不开的事要处理,关系到祁家和瑞宁集团合并的大事,他自然没时间跟她们一起出国。

        若不是乘务催促,估计两人还能腻歪到天黑。

        祁湛行单手插在裤兜里,机场的风特别大,他的目光却丝毫不受风沙影响,一直凝视着远处已经起飞的飞机。

        唐驰站在一旁,眼睛都眯成缝了,“老板,那你岂不是要独守空房半个月了啊,这未免有些太惨了。”

        祁湛行冷冷勾唇,“谁能比你这没开过荤的人还惨。”

        唐驰:“……”老处男是他的错?

        妈的!

        老板没有人性!

        ……

        在乔知语起飞的同时,公司这边也被朱婷蓉处理的井井有条。

        朱婷蓉的脚伤已经痊愈了,火灾一事处理完后,公司一切照旧,乔知语在公司挂了个总裁的职务,其实所有事都由朱婷蓉在管理。

        如今有许家老宅那边帮她接送孩子,她也减轻了不少负担。

        她也从许嘉睿那里得知乔知语他们要过来住半个月的事,想着趁着这次空闲多,请乔知语他们好好吃顿饭,表示一下自己的感谢。

        乔知语那边也都约好了,一下飞机就去朱婷蓉订好的饭店。

        今晚上许老爷子和沈又伶两个长辈也要去,所以朱婷蓉便提前下班去饭店那边点餐。

        她特地订的这家饭店是中式菜肴,档次也很高,就连店内的装修都是江南风,朱婷蓉刚被服务员领到包厢,身后就响起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朱婷蓉!”

        是朱昌明。

        朱婷蓉本来是打算装作没听见的,可朱昌明却直接走过来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老子喊你,你是聋了吗?”

        朱婷蓉自从上次受伤后,就再也没见过朱昌明了。

        再次遇到他,还真是倒霉。

        她用力甩开朱昌明的手,冷漠地和他保持着距离,“你想干什么?”

        朱昌明的印象中女儿一直是个特别温顺乖巧的样子,对于他们的话,基本上也是言听计从,除了在婚姻这件事上,她一直都很执拗,好似他们为她筹谋的婚姻都是为了害她一样。

        “柳总就在那边的包厢里,你跟我去见见他。”

        “我不去!”

        朱婷蓉态度坚决,甚至说道:“朱先生,我们已经签了父女断绝书你忘了吗?你没有资格命令我做什么。”

        周围有好些人往这边看,朱昌明觉得自己的脸上倍没面儿,顿时脸色也凶狠起来,“你以为仅凭一张破纸就可以真的跟老子断绝关系吗?”

        “你可是我亲生女儿!我辛苦把你养大,你就这样报答我的啊?”

        这些话可能换作以前,朱婷蓉还会心软动容,可经历了这么多之后,她是彻底地死心了。

        她眼底透着寒气,一字一句说道:“小睿之前不是已经警告过你了吗?不要再出现到我面前,看来你真的是一点也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啊。”

        许嘉睿早就将他怎么威胁朱昌明签下断绝书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

        而且那个装有朱家这些年所干坏事的证据的u盘,就在她的手中,她不会再对朱家人心慈手软了,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儿子,她再也不会妥协心软了。

        朱昌明眼珠子一转,浑身上下透着戾气,“你还敢提他?他竟然逼着自己的外公跟母亲断绝父女关系,你看看养了个什么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