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611章 过往

第611章 过往

        苏暇景几乎很笃定地说:“你早晚都会告诉我的。”

        江卓璇气得往被子上一锤,“可恶!”

        她感觉自己现在完全就被苏暇景拿捏得死死的。

        苏暇景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一本正经地说道:“要锤往我身上锤,不要打疼了你自己。”

        江卓璇:“……”这是重点吗?

        ……

        另一边,霍英杰从病房离开后,经纪人见他脸色极差,连忙凑过去问:“哥,你这是怎么了?刚刚我看苏老师进去了,你俩吵架了?”

        霍英杰没搭理他,但脸上的表情足以证明了一切。

        他头也不回地直接上了车,经纪人摸着下巴,不经感慨道:“看来表白就是失恋的开始啊!”

        病房外他听到霍英杰表白的时候,就看到苏暇景来了,但苏暇景给了他一记警告的眼神,吓得他也不敢出声提醒自家影帝。

        而为了避免被骂,他见苏暇景一进去,赶紧开溜,只要他不在场,他就是无辜的!

        ……

        病房里,江卓璇的气色好了许多,吊针打完后,她就想着出院的事了,但苏暇景死活不答应,“今晚住一晚,明天医生说你一切安好,我再带你出院。”

        “可剧组那边……”

        “我已经跟章导请假了,何况她知道你溺水的事,怎么可能让你带病拍戏,她还让我好好照顾你。”苏暇景把江卓璇的后路堵得死死的。

        江卓璇仰头叹息,这到底是什么苦日子,她不喜欢医院,因为医院带走了她最爱的亲人,爷爷当时身患重病,她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爷爷痛苦,束手无策。

        所以后来,江卓璇一直都很抗拒来医院。

        “高一的时候,因为我长得比祁嘉柔好看,所以她带头针对我,同学们都迫于她的家庭背景,谁也不敢得罪她,只能跟着她一起欺负我,孤立我。”

        她目光凝视着天花板,忽然谈及那段过往。

        苏暇景听到她的话后,心脏不由得一缩,疼得厉害,正如霍英杰所言,江卓璇经历过什么样的日子,他一概不知,即便他后来去查了,也只知道一个大概的情况。

        在他看不见的黑暗角落,江卓璇过着他毫不知情的苦难日子。

        “为什么祁嘉柔那样对过你,你还能去救她,你不应该恨她吗?”

        江卓璇扯了扯唇角,笑道:“我的确恨她,可是她即便有罪,也应当由法律去裁决,还轮不到方书闻越俎代庖。”

        “何况她已经被折磨得够惨了,我看到她那个样子,忽然间对她的恨意也释怀了。”

        祁嘉柔也是个可怜人,但她又是可恨的,她明明可以安分守己地在祁家过她大小姐的好日子,可她偏偏不知足,去肖想那些不属于她的东西。

        最后落得如此下场,全是她咎由自取。

        尽管当初苏暇景也问过她同样的问题,可那个时候他并不知道祁嘉柔跟江卓璇之间还有着这样一层恩怨,但她能够做到去救祁嘉柔,已经不能用善良来形容了。

        她明明生活在一个那样的家庭里,却还能有这样正确的三观,属实不易啊。

        “其实我也一度崩溃到想轻生,可我爷爷身体不好,我做不到他白发人送黑发人。我想转校,爸妈死活不让,那时候爷爷就已经住院了,我也不想他生着病还担心我,所以我一直忍着所有的委屈和痛苦,一直到——”

        江卓璇顿了顿,忽然将视线转向了苏暇景,柔和的声音中透着一丝庆幸,“我遇见了你。”

        “我?”

        这完全不能怪苏暇景记性不好,主要是他当主持人这么久,见过的人太多了,再加上他一向不喜欢跟女人打交道,像江卓璇这种比他小好几岁的姑娘,他更不感兴趣了!

        可事实却狠狠地打脸了他,有些人命中注定会在一起。

        无关年龄,无关家世,只因为爱,超越了一切。

        江卓璇弯了弯眉眼,难得露出温柔的模样,“是啊,那是我最难过的夜晚,是你给了我活下去的希望。”

        “你应该早就知道,我虽然是江勇军他们的亲生女儿,可是我并不受他们待见,整个江家只有爷爷对我好,可爷爷身体不好,他去世的那天,我哭了很久,我想着地下应该很冷吧,我想下去陪爷爷,至少我在他身边能给他一点点温暖……”

        “你恰好出现了。”

        江老爷子是在江卓璇高二那年去世的,六年前的那个夜晚,很多人来江家追悼,江卓璇因为承受不住打击,从灵堂里跑去了院子里。

        当时的江家有一口古井,是江老爷子生前留着用来浇院子里的花的。

        江卓璇就站在那口古井的旁边,刚想跳下去的时候,苏暇景就出现了。

        苏暇景是为了躲避苏老爷子的念叨才去院子透气的,看到江卓璇的背影,便说道:“你以为你死了就能见到你爷爷吗?”

        江卓璇当即攥紧了拳头,觉得这人真是多管闲事,“要你管!”

        “我是不想管,但你爷爷尸骨未寒你就跟着去了,他估计要死不瞑目了。”

        苏暇景并没有安慰她,也没有直言阻拦她,只是用特别现实的话来让她看清现状。

        江卓璇情绪彻底崩溃,想死还不能死,还有比这更让人难受的吗?

        她‘哇’地一声就哭了起来,苏暇景没想到自己遇到了一个小哭包,见对方年纪还小,生怕事闹大了被爷爷责骂,赶紧掏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手帕丢给了她,“哭得难看死了。”

        “轻生和哭,是最软弱的表现。”苏暇景站在她的身后,磁性的声音宛若大提琴一般传入女孩的耳中,“人生来都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你就这样跳井自杀,毫无意义,只会让人觉得你蠢笨。”

        江卓璇当时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听到他骂自己,直接把拿手帕搓成团砸了过去,“你才蠢你才笨!你又不是我,你根本就体会不到我的感受!站着说话不腰疼!”

        苏暇景一手接住了手帕,随后猛地扣住了江卓璇的手腕,逼迫她和自己对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