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560章 无人可及的徐神医

第560章 无人可及的徐神医

        刚好晚上八点,徐景澄他们下飞机了。

        “让徐景澄直接来医院这边吧,给婷蓉看看。”徐景澄虽然人看着不靠谱,但他的医术靠谱啊,乔知语也是十分信任他的能力。

        祁湛行正在跟唐驰通电话,听到身旁女人的吩咐,立马照办,“你带他们过来。”

        唐驰也听到了刚刚乔知语的声音,“好,我立马带他们过去。”

        挂了电话后,祁子霄坐上车便问:“我们现在是去哪儿?”

        “朱小姐受伤了,刚做完手术,老板娘的意思是先让徐神医过去帮忙看看伤势,毕竟也只有他的医术才能让老板娘放心。”

        唐驰在驾驶座准备出发,徐景澄坐在副驾驶座上听到这话,不禁得意地挑眉:“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我的医术,那可是无人能及。”

        祁子霄坐在后排拆他的台:“无人能及的神医却连一个连连看都玩不通关,也不知道是智商问题还是什么?”

        谁知他刚说完,旁边的妹妹就十分天真地说:“诶?熬夜叔叔既然是神医,那要是自己脑子有问题的话,可以给自己治治吧?”

        徐景澄:“……”你们俩做个人吧!

        他再也不装逼了!

        要不是看在祁子霄答应陪他打一个月副本的份上,他才懒得跑这么远给人治病呢。

        果然除了游戏,没什么能吸引他的了。

        他们几个人就拌了一路的嘴,可怜唐驰憋笑憋了一路,还真是三个活宝。

        祁子渝也早就跟徐景澄混熟了,一口一个‘熬夜叔叔’,徐景澄也喜欢逗她,每次就想着把她拐入自己的阵营一起对付祁子霄,可即便如此,每次都是完败。

        医院这个点肃静得很,走廊里都没什么人。

        唐驰一路领着他们三个来到了朱婷蓉的病房,朱婷蓉刚醒没多久,一看到祁子霄他们两个小团子,就想起了许嘉睿,忍不住落泪。

        祁子渝乖巧地跑到病床边,抽了张纸巾给她擦,“阿姨你是不是很疼啊?你不要哭啊,我妈妈说人要坚强一点,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

        明明不过五岁的她,嘴里说出来的话却跟个小大人似的。

        朱婷蓉吸了吸鼻子,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阿姨受伤的事,你要保密不可以告诉小睿好吗?”

        明天上午许嘉睿就放假了,他们学校都是上午放假,这次也有半个月没见到他了。

        “你是怕小睿哥哥担心你吗?”祁子渝歪着脑袋问,“好吧,那我就替你保密好了,我哥哥也会保密的!”

        乔知语被她这么一提醒,不由得问:“可你现在的状态也不可能出院,那你怎么跟他解释?”

        朱婷蓉沉下眸子,无奈地说:“明天你帮我去接他吧,告诉他我出差了,等到我腿伤好点了,我再跟他解释。”

        “这行得通吗?你这腿骨折了,这伤筋动骨一百天啊!你能瞒他那么久吗?”

        乔知语叹了口气,“其实小睿没你想得那么脆弱,他远比你想象中地要坚强很多,而且他也特别地懂事,我是觉得既然事情已经发展到现在这个局面,与其一直瞒着他,倒不如跟他说实话。”

        一个谎言需要用无数个谎言去弥补,倒不如从一开始就坦诚相待。

        也让许嘉睿知道,他的妈妈真的很不容易,反倒可以激起他拼搏奋斗的心。

        朱婷蓉仔细斟酌着乔知语的话,觉得有些道理,“那……明天就麻烦你帮我去接他过来吧。”

        “好,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好好地养伤,快点痊愈,至于其他的事,我会帮你解决。”乔知语现在也有可以保护别人的能力了。

        同样都是母亲,她很能理解朱婷蓉的心情。

        她们都有一个不幸的家,但相比于朱婷蓉,乔知语要幸运一些,因为她嫁给了一个很爱她的丈夫,后来还遇到了许家很疼爱她的爷爷和母亲。

        朱婷蓉却相反,嫁给了家暴的丈夫,被折磨了数年,好不容易脱离苦海,自己的亲生父母却还想着将她推入一个新的深渊。

        乔知语并不什么善良的人,但她身边值得信赖的女性朋友太少了,所以才格外地照顾朱婷蓉,也是真心实意地把她当成了好朋友。

        她绝对不允许朱家人再伤害到朱婷蓉!

        朱婷蓉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握住乔知语的,感动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知语……谢谢你……要是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你不用跟我客气,日子一定会慢慢变好起来的,你也要努力变强大,只有这样你才有足够坚实的铠甲可以保护自己和孩子。”

        在她的激励下,朱婷蓉更加坚定了要跟朱家断绝关系的想法。

        两人聊完之后,徐景澄就给朱婷蓉做了个检查,在确定她的伤势没什么大碍后,乔知语才松了口气。

        病房外,乔知语又跟徐景澄简单地讲了一下其他烧伤患者的情况,“他们被烧伤的地方都挺多的,身上的那些倒是影响不大,主要是脸上,你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给他们治治脸上的伤疤。”

        徐景澄思忱了片刻,说道:“这得等我见到患者才能回答你。”

        尽管他手里的确有研制一种特制的药,但具体伤势还得具体处理。

        乔知语颔首:“这没问题,刚好都在这家医院,你坐飞机过来也累了,先休息一晚明天再说吧。”

        “好。”

        唐驰在这附近的五星级酒店订了房,两人谈完后,唐驰便负责送徐景澄回酒店。

        一上车,徐景澄就拍了拍唐驰的肩膀:“先不回酒店了,你帮我找找这附近有没有高档一点的网咖。”

        唐驰眉头一蹙:“这么晚了你还去网咖干什么?打游戏?明天打也行啊!”

        他一点也不了解网瘾少年的癖好, 徐景澄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这才十一点多,我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你不懂,游戏这东西白天打哪有意思,越是深夜越刺激。”

        “不如?你跟我一块?我跟你讲,我最近发现了一款特别有趣的游戏……”

        唐驰摆摆手:“打住打住!我从来不玩游戏!”

        徐景澄一脸坏笑地看着他:“什么不玩游戏,是你玩得菜吧?”

        唐驰:“……”你礼貌吗?